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上神难求 > 第二百零四章 谁知深情苦

第二百零四章 谁知深情苦

  明明是两个人在房间内,却只有她在自言自语。忍不住,就想取笑自己!

  伸手,帮着他将被子提一提!直至肩膀,又不由得使她扬去轻抚,“景腾!你莫要忘了!你还欠我一场,没有行完的婚宴呢!你说,要给我们司家一个交代!要给镶灵城百姓一个交代!你这城君可要言而有信!当初在寻仙所行仪式不算!我要你再陪我穿一次红衣喜服!你听见了吗?”

  不禁,又俯身下去,依偎在他的怀里。这种感觉甚暖,暖的让她不愿离开。

  若不是听得门外落了声音,她怕是要在他的旁边,睡上一会儿了。

  “景腾,你好好休息!我去外面看看”

  推开门,随之奔去。忽在中院遇了莫问,尚卿凝二人正将受伤的青黎隽架回。她呆呆的瞧望,心里咯吱落声。

  她忘了,居然忘了!

  眸光投去,随他们轻移。

  被魔物围堵之时,青黎隽为护她,一人抗敌。然,她回到城府拿到绛翎琐后,竟没有回去帮他。

  反身追赶,未到石阶处就垂了泪。她沙哑的痛哭,嘴里声声道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回去找你!没有回去帮你!对不起对不起!”

  “依依你怎么了?”青黎隽被扶到床榻,屁股还没坐热,就见她哭着抬步进来。“依依!我没事的!那些魔物还不能危及到我的性命!没事!”

  她的愧疚太重,可青黎隽并未怨她。这些时日,压在她心内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看她总是以笑迎人,其实她比谁都脆弱。

  “对不起对不起!”低去小脸,让自己能够缓解,声音越来越小,小的似因没了力气。

  尚卿凝赶忙靠近她,借了暖怀来护,“没事的!我跟莫问在旁,青黎隽没有什么大碍!你别自责!不是你的错!是那些魔物太可恨了!总有一日,我们会将他们全部清除!”

  她无声的点点,她在努力,努力让自己变得坚强。

  “依依!”

  “嗯!我在!”提了哽咽,听青黎隽道话。

  “救白祁!靠你们了!”

  “你放心!我一定把白祁师姐给你带回来!”

  ————分割线————

  漆黑的林间,摆放着数颗红蜡。

  白祁弯着头,看他像孩童般,蹲了又起,起了有蹲。他明明会法术,却偏要如此……只因怕自己的功力散去,怕消掉半分。

  天明之时,他要竭尽所有去救他的爱人!

  “师父!”原他平日的绷紧,都是为了遮掩自己的不安。他其实是一个极其孤独的人,很需要寻人陪伴!

  “祁儿,再等一会儿!马上就要日出了!为师要凝神定力,暂不能同你说话!”

  他已经被自己的心魔完全操控,白祁知道,即便再说下去,他也不会改变主意!默默地,从拧眉,到放任,从轻声,到无力。

  抬眼看去,天渐亮起。

  南宫枭手心朝上,兴奋的扬了唇角。奈何天不作美,瞬时乌云遮袭,滴落细雨,哗啦啦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白祁似又生得力气,顷刻对其高喊,“你看,连老天都在阻你!收手吧师父!”

  “不!”他不信天,不信命,他只信他自己!

  翻转掌力欲朝天震!

  霎时,司绫衣,莫问,尚卿凝赶至此处。

  莫问降在地面,先行步靠近,“师叔!你被烬荒骗了!莫要再受他摆布!”

  “胡说!我南宫枭何时被人摆布过!”他将双唇贴紧,狠狠地道音,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厉眸不改。而后,扬臂袭去功法。

  莫问侧身躲避,眼下无招,只得同尊辈动手!与尚卿凝一左一右旋起脚力围攻。

  司绫衣则摆袖高飞,撑开双臂从上方挥力。此番信心十足,只因爷爷教了他们克制南宫师伯功法的招式!

  『破苍穹』于三位并道!着一点袭力,屏气息,凝神思!破其功法,制其身行!划半弧界壁,控其寸步难逃!

  良久,三人互力所设阵法显现。不由得一一逢去。而后,同看壁中那一身红衣妖艳,甚为灼眼。

  好好的一个寻仙日昃堂门尊,竟走上了一条不归的道路。

  “依依!别愣着!赶紧去救白祁师姐!”

  “好!”若不是莫问唤她,她怕是又要静站着原地,寻思一阵了!赶到师姐身旁,扬指落去功法!

  怎得绳索依旧捆绑,毫无反应。

  “怎么不行呢?我再试试!”看了师姐一眼,就又低下头去。

  她全神贯注,不移旁侧。片刻,却忽听身后传来了震碎冰石的声音。

  还有莫问,尚卿凝……

  “依依,快挪开!”

  司绫衣猛地回头,惊见南宫师伯袭来掌力。

  只道一声闷痛,感觉自己浑身轻软无力。渐渐地,脚下踮空,她后倾而去,飘至半空。

  难道自己就这么败了?她答应过,要回去见他的!可是她此刻真的好疼!好累!

  在没他在旁的日子,要她故作坚强,真的不容易!

  霎时,天边初晴,雨滴停袭。

  忽觉身旁应来暖意,司绫衣感到有一只手臂将她轻轻托起。她朦胧的睁开,惊讶的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

  “景腾?”

  “这是谁家的小狐狸!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吭一声!”

  “……”容貌的确是霍景腾,可这语气?

  于她陌生,却又瞬显熟悉。

  “你太笨了!怎么就这么让人给欺负了!”

  “我……”

  “不怕!夫君帮你讨回来!”

  那眸中,似透着些许她一时瞧不清楚的东西。

  霍景腾横抱着她,转瞬下落。脚尖平稳的着地后,却不着急将她放去。

  “南宫枭!你伤我娘子!这笔账我来找你算了!”

  南宫枭此刻见了乌云散去,正要施法行『血灵阵』怎得又来了一个坏他好事的!

  “霍景腾!”

  “亦是赤云霄!”

  “……”司绫衣这才明了,为何方才他会有那样的语气,那样的眼神。

  “赤云霄又如何!我还怕你不成!”南宫枭两步,欲和他来场比试!

  如今的他,禁不起挑衅!

  霍景腾的眸光中流露着满满的自信,虽是如此,却不忘将怀里的狐狸娘子稳稳放下。

  “你在旁等我一会儿,待我去清理门户!”

  司绫衣就这么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两只眼睛紧紧盯着他的背影。

  他此刻有这样的举动~是因前身代行,还是忆起了前尘往事?

  霍景腾~赤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