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侠客管理员 > 第二九一章 一日三斗

第二九一章 一日三斗

  “我说你这嘴里啥时候能不跑火车”母老虎哭笑不得地笑骂一声,随即一愣,奇怪道:“咦,不对啊,为啥要说又呢?你还开这车干啥了?”

  “没干啥啊,”毕晶装傻道,“这不把您老人家拉单位又拉回家么,这还不叫功劳?”心说你个娘们儿咋那么八卦呢,瞎打听啥,难道告诉你,这东西飙过一百八么,那要不要告诉你飙车那人叫萧峰?

  “切,还是那句话,信你才怪!”母老虎不满地白毕晶一眼,毕晶觉着这要是个男人,准得跟自己竖个中指,以示彻底的鄙夷之情。不过偷偷瞟一眼,见母老虎没有要继续追问的意思,这才微微放下心来。心说这事儿就算稀里糊涂混过去了,不过以后说话看来得小心点了,真要一不小心被这小妞看出什么来,可就彻底傻13了。

  轻轻咳嗽一声,毕晶偏过头去,昨不在意状看着窗外,假装看风景的样子,不敢再跟母老虎目光接触。

  但目光刚刚转到对面便道上,毕晶就大叫起来:“卧槽!”一脚刹车,七手qq嘎一声就停在路边了。

  母老虎身体猛往前一冲,胸口差点顶到前风挡上去,发狂道:“死胖子你怎么回事,发疯啊你!”

  毕晶头也不回,眼睛直勾勾看着马路对面,瞠目结舌道:“你自己看!”

  母老虎欠欠身子,绕过毕晶的胖脑袋,看了一眼对面,顿时愣住,脱口叫道:“卧槽!”

  隔着条马路,对面便道上,两拨人正在大打出手,一拨是七八个人,另一拨三四个,离得远也看不怎么清楚。但好几个人手里的闪闪发亮,阳光下发射出道道光线,刺得母老虎眼睛生疼。

  光天化日的,居然有人动刀子!

  母老虎楞了一下,开车门就往下冲,毕晶急得直喊:“干嘛啊你我靠你又来?”开车门往下就追,一边追一边喊:“你给我回来!”

  一眨眼的工夫,母老虎早穿过车流冲到对面去了,毕晶刚想跟着过去,一阵喇叭急骤地响起来,面前一阵狂风呼啸,急忙向一蹦,一辆越野在面前画了个弧线,嗖一下子开过去了。毕晶急得直跳脚,手里飞快地翻着手机通讯录,拨了出去:“赵哥你赶紧回来!这边有人打架!动刀子了!”

  话音未落,街那头一阵轰鸣,两辆五菱神车风驰电掣直冲过来。车子一停,赵建江带着六个便衣飞一般跳下车,冲着那帮斗殴的家伙就过去了。

  “警察!住手!”赵建江一边喊着,一边指挥着几个便衣,散成一个扇面,对着中央斗殴现场包抄过去。

  毕晶这才松了口气,一溜小跑着穿过马路时,局势已经控制住了,两拨斗殴的十几个人,一个也没跑掉,母老虎左手捏着把刀子,右手死死把一个家伙摁在地上。

  毕晶急忙窜到母老虎身边。看她没什么事儿,这才出了口气。在一看地上被摁着那人,就是一愣。

  这小子年纪不大,衣衫破烂,双眼又凶又冷,正是早上被母老虎救下来那半大小子!这小子恶狠狠地扭着头,死死瞪着母老虎,似乎搞不清楚,这女人究竟算那头儿的?

  赵建江抹了把冷汗,挥挥手,把参与斗殴的十几个人两人一组带上铐子,一个个塞进五菱神车里,这才松了口气。跟毕晶和母老虎匆匆打了个招呼,居然没多说话,神色凝重地带着人走了。

  “一上午一波小偷,两波打架的,还动刀子,常山市的治安,啥时候这么差了?”母老虎哀叹道,只顾盯着两辆五菱神车远去的方向,看都不看毕晶一眼,自言自语道,“而且赵建江这家伙神色不对啊?不对,一定出事儿了!我打个电话问问!”说着掏出手机,沉吟着就要打电话。

  “不要东拉西扯,妄图蒙混过关!以为装着不理我就行啦?”毕晶全不顾周围吃瓜群众诧异的目光,暴跳如雷,“不早告诉你别这么冲动了?你以为你女超人啊,什么事儿都往前冲!那一群可手里有刀!”一边说一边身体直哆嗦,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

  母老虎关掉手机屏,在两只手里倒过来倒过去,难得地没有发飙,却一言不发。好半天才似笑非笑道:“你着这么大急干什么?这么关心我,不会吧,难道你喜欢老娘?”

  “我呸!我是怕你被人捅了,没办法跟你爹交代!”毕晶那这个忽然不要脸地耍起赖皮的娘们没办法,狠狠瞪她一眼,转身气哼哼地回到车上。母老虎跟在他后面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闭起眼睛,脸上一点担惊受怕的表情都没有,甚至还轻轻哼起了小曲。

  毕晶恶狠狠踩离合挂挡开车,没好气地看她一眼,也不知道这娘们儿美个什么劲儿。

  等回到宿舍上楼的时候,毕晶就有点犯怵。瞧母老虎这架势,一准上自己家里蹭饭吃,可家里好端端地又多出来俩人,还是身受重伤的那种,可别让这小妞儿看出什么来。更别说,还有俩虎视眈眈的暴力女等着自己羊入虎口呢,真要给这俩捉住弄去训练,还不如掉头就走呢

  “磨蹭啥呢你?”母老虎背着大包,冲毕晶直瞪眼,“两层楼你都走半天,你打算走到下世纪去?还是家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毕晶心里一抖,这小妞儿还真说对了,家里他确实就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但脸上当然不能带出异样的表情来,嘴上更不可能认输,瞪眼道:“你管我?你是我啥人啊!师兄打电话托付我,是要你听我话,不是让你管我的!”

  “死胖子你又皮痒了?”母老虎大发娇嗔,心里却又点无奈,也不知道自己那位老爸,究竟是看上这死胖子哪一点了,怎么还没完没了了?更可恨的就是这死胖子了,整天师兄长师兄短的占自己便宜!

  心里发了一阵狠,却见毕晶已经加快脚步,快走到家门口了,不由恨恨地冲那个胖乎乎的背影挥了挥拳头,嘴里骂了一声:“算你躲得快!”

  她自然不知道,就为了不让她看出表情有什么一样来,在刚才那一瞬间,毕晶已经把心一横:反正也是个死,总能想法遮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