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蹉跎惘少 > 第六百九十章:和平旅社不和平

第六百九十章:和平旅社不和平

  看到自己情急之下,把这个小女孩吓得那么嚎啕大哭,肖尧很自责。可这时他也顾不得许多,当务之急是问出朱晓梅的下落,才是重中之重。

  “你么凶干嘛?吓着我妹妹,你也跑不了。你以为我不认识你啊?”

  抱着小女孩的大姐,紧紧护住怀里的小妹,瞪着肖尧的明眸里,快要冒出火来。

  “你认识我?认识我最好,我不糊把你吗怎么样,但你们一定要告诉我实情。”

  肖尧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个大姐,按照她那姣好的面容,肖尧哪怕见过一次,就算没没说过话,也一定会有印象。他虽想不起来,也放缓了语气,但态度仍然很坚决。

  看到大姐开口,谭尤琳惊恐的看着肖尧,走到她大姐身边。此时,在他们的周围,聚集了不少一个郢子里的村民。而这些人当中,竟然还有一个是肖尧的高中同学。

  现场已经来了不少人,肖尧并没有注意到他。他看到是肖尧,正准备上前和他说话,却见朱习焕从谭尤琳家里跑了过来对肖尧说道:

  “二哥,我三姐肯定在她家,我看到三姐穿的鞋子就在她家门后边。”

  听到朱习焕这么一说,肖尧也不再追问三姐妹,直接冲向屋子里。六间屋除了敞开的三间,两头房门都是关闭着的,心急如焚的肖尧,顾不得叫她们来开门,直接用脚踹开。

  就这样没,肖尧连续踹开三间房门,但都没有发现朱晓梅的踪迹。

  “你确定那双鞋子是你三姐的?”

  肖尧把几间房全部查看完毕,心里才起了疑惑。他对一直跟在身后的朱习焕,不放心的问了起来。

  “肯定没错,就算是同样的鞋子,也不可能破的地方也一样。”

  找不到朱晓梅,朱习焕比肖尧更着急。他坚信门边放着的鞋子,就是朱晓梅的。

  “你们还不说吗?再不说的话,我就是把你家房子给拆了,也要找到她人。”

  “肖尧,你冷静点,门锁都被你踹坏了,你真要把她们怎么样,你也跑不了。”

  看到肖尧回到堂屋,逼问谭尤琳姐妹,孙亮赶忙上前一步,拦住气势汹汹的肖尧。作为肖尧的同学,他可不希望肖尧在这里真的惹出什么祸事来。

  “是你?你也住在这郢子?”

  “她哥和我关系挺不错的,你要有什么,就好好说,对女孩子这么凶,也不是你的风格啊。”

  孙亮还真怕肖尧不管不顾的乱来。在班上,他俩很少接触。孙亮属于内向的学生,只知埋头读书,和肖尧的性格恰恰相反,对肖尧这样的同学,都是敬而远之。但他对肖尧的了解,也不比别的同学少。

  谭家三姐妹见肖尧想疯了一样踹门,早吓得抱做一团,其他人跟在后面,根本就来不及阻止。这是遭到肖尧的逼问,两个妹妹都把目光投向大姐。

  有了孙亮在中间说话,谭尤琴胆子壮了壮,抬头看向肖尧说道:

  “我三妹是昨晚在村口路上遇到朱晓梅的,她昨晚是在我家,但今天一早,就跟我哥去省城了。”

  “那这鞋子是怎么回事?”

  朱习焕简直就是在咆哮,得到三姐的消息,却不见人,怎么不叫他抓狂。

  “她这鞋子破了,我哥早上让她穿我的新鞋子走的。”

  谭尤琳见大姐说了实情,也不再隐瞒。她见肖尧和朱习焕脸色都缓和下来,才继续说道:

  “她昨晚说她不想回家,我哥就带她去了省城,去做贩大米生意。”

  “肖尧,这下你放心了吧。她父亲就是在省城做贩大米生意,谭世柱也一直跟他爸爸后面帮忙,只要人没事,啥都好说。”

  孙亮这时也送了口气,谭世柱是谭家的老大,由于家境关系,手头也敞,他在这一带也是小有名气。

  “哼,她说啥就是啥?我必须要见到她三姐本人才行。你告诉我,他们在省城哪里?”

  肖尧否定了孙亮的安慰,直接再次逼问谭尤琴。

  “我没去过,我只是听说经常住在火车站附近的和平旅社。”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我要是去了找不到人,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肖尧冷冷的说完,对着孙亮点点头,算是告别。他再也没心思留在此地,带着朱习焕几步跨出屋子。

  “二哥,我们明天去省城找三姐吗?”

  朱习焕坐在肖尧车后,心里拿不定注意。

  “不,我今晚就去,你到家门口就下车回家,把这事告诉爸妈,我现在就骑车去省城。如果找到了,我连夜带三姐回来。”

  肖尧语气很坚决,根本没考虑他一天到现在水米没粘牙。

  “二哥,我俩还是先回家吃点东西吧。都一天没吃没喝了,我也饿了。”

  肖尧听他这么一说,也感觉到肚子饿得难受,但他稍一犹豫,还是坚持说道:

  “我路上看到什么,随便买点吃就行。要不是路太远,回来三个人不好骑,我就带你一起去。你回去也能让两位老人早点放心。”

  说完,肖尧不止啊多说,朱习焕也默默不语,尽快找到三姐,也是他所愿。朱习焕下车之后,肖尧越骑越快。不断流下的汗水,遮住了眼帘,他也只是挥手擦去,完全忘记了还要买点吃的这一想法。

  谭尤琴随口说的火车站一带,肖尧根本就拿不准有多大地方。按他本来所想,有了地址,有了旅社的名称,到这里一打听不就知道了?

  可肖尧真到了这里,他在火车站附近问了许多人,都没一个人知道和平旅社在哪。

  天早就黑了,半个多小时打听无果,肖尧没有气馁,他来到一家面食店,一边要买点吃的填填肚皮,一边想从老板这里打听消息。

  “这里附近的大旅社,肯定没有叫和平旅社的。如果你要打听的是 小旅社,你到东边两三里地去问,哪里小旅社比较多,都是个人办的。不是公家人出差,住那里便宜。”

  面食肖老板给肖尧杜昂一碗牛肉面,听到肖尧问话,才热心的指点起来。肖尧一直在火车站附近打听,他都找到了周薇爱家附近,当时他真想去看看小爱来了没有,但他忍住了没去。

  得到肖老板的指点,肖尧深以为然。他三口两口吃光面条,骑上车就像人口比较密集的车站东边找去。

  在路上,他已经想好了,只要再找不到和平旅社,他就要去找李进和蔡小头他们,不管怎么样,找到朱晓梅是他现在唯一的意念。

  肖尧一路骑行,更不敢骑快。只要看到亮灯的建筑,他都要上前打听。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打听,最终有个小旅社的掌柜,知道和平旅社的具体地址。

  他告诉肖尧,离他这里还有两三里地,有个小旅社叫和平旅社,但是不是肖尧要找的旅社,那人也拿不准。

  肖尧也不管是不是,只要有这个旅社名字就好,他千恩万谢的告别掌柜的,顺着他指引的方向,再次往东骑去。

  当肖尧看到一块小小的牌匾,横在一个小门的门头,上面写着“和平旅社”四个字时,肖尧的心一下放了下来。

  他为了不惊动住在里面的人,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等脸上布满僵硬的笑容之后,这才进门对着一个中年妇女笑问道:

  “大姐,谭世柱在里面吗?”

  “你找小谭啊,他这会在不在里面我不知道,但他房间这一会没退。你进去左转,右手边第二个门就是。”

  看到肖尧这么晚骑车找来,这妇女认为他一定是谭世柱的朋友,热情的告知了肖尧的房间所在。肖尧致谢之后,压抑住激动的心情,迈着似缓实急的步伐,走向旅社里面。

  刚向左转个弯,肖尧就看到了第二个门敢开着,他也不敲门,直接进去,随手就把房门关死。

  “你是谁?干嘛闯进来?”

  房间里,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躺在床上,他听到动静,看到肖尧鬼魅一样闪进来,还把们关死,心里害怕起来。

  “你叫谭世柱?”

  “他不在,你找他干嘛?”

  年轻人害怕加巨,神色钢架慌张起来。他坐起身,向床头靠了靠。好像肖尧要是再上前,他就要夺路而逃。

  “你害怕什么?你不是谁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把朱晓梅藏哪去了?”

  小房间不到十来平米,里面没有卫生间和洗浴的地方,肖尧一眼就能看完全部。房间里除了一张正规的床意外,就是一张小条桌。地上还有乱七八糟的被子和垫单,一看就知道是打地铺睡觉没收。

  “什……什么朱晓梅?我不认识,我也不是谭世柱,你……你找错人了。”

  看到肖尧认定他就是谭世柱,而且那话语带着强烈的攻击性,青年人直接下了床。他可不想那么被动挨打,下床最起码更好躲避这一顿无妄之灾。

  肖尧进门就站在门边,没再往里面走。他见这家伙下了床,怕他大呼小叫惊动别人。立即眼色一变,厉声喝道:

  “你要不想挨打,就最好给我老实点。你家我都去过了,你想跑是跑不掉的,我现在只想见到朱晓梅,只要她安然无恙的出现在群殴面前,我绝对不会对你动粗。”

  肖尧这么说,一时为了稳住他,再者也是他心里作响,既然朱晓梅愿意跟他出来,只要她不是强迫她的,他就无权干涉。但在见到朱晓梅之前,他是不会对他客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