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隐婚到底,总裁套路多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大家都有自己的命运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大家都有自己的命运

  老爷子认为,吴玉梅能够到今天,一切全都是因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与任何人没有关系,但是却因为吴玉梅的错误,让他们这个家族饱受了太多的流言蜚语,让自己的女儿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毕竟杀人凶手这么一个词儿可不是好听的。

  “是呀,这么多年,不管是我还是南阳,都受了太多的委屈了,以前我们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寻找女儿上边,不愿意去理会,去计较这些事情,可是当我们找到女儿之后,自己身上有顶着杀人凶手这么一个名号,总归是会觉得我们两个给女儿丢人了,也想着能够早一天把这个罪名洗清楚。”

  “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就算我们自己知道自己是清白的,那些人不知道,不过现在这样也好,我以为自己说出了真相,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对我们指指点点了,也不会有人对我们的女儿说三道四了,还有我们可爱的外孙。”

  归根结底,其实封含就是不想让别人对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的外孙有任何的看法,所以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当年的真相弄个清楚。

  “既然当年的真相都已经弄清楚了,我就去厨房多弄几个好菜,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庆祝一下,然后跟外面的物业那边说一声,不管是任何人找我们家里人都说是不在,不然的话,没一会儿,外面就要聚集一大堆的媒体记者。”封含觉得今天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

  自己跟南阳的清白终于是重见天日了,不会再有人说自己是杀人凶手,更不会有人对自己的女儿和外孙,有任何的诟病,所以封含现在心情特别的好,准备好好的,弄一桌菜,一家人庆祝一下。

  “我去厨房帮你。”莫安安跟着封含去了厨房,然后还抽空,给自己远在国外的师傅师母发了消息把这个事情告知了两位老人。

  “囡囡,有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师傅他们?”封含一边洗手,一边问着莫安安。

  “我给他们发了消息,他们在欧洲,有时差,到时候看到就会给我回消息了。”莫安安当然会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师傅和师母了。

  “那就好,这个好消息一定要告诉他们,你在冰水村的那几年,都是他们照顾你。”

  封含也是非常感激那两个人的,毕竟自己没有照顾到的地方,那些年都是莫安安的师傅和师母照顾着,所以对他们两个人也是非常感谢。

  “是啊,那些年在冰水村的时候,师傅和师母对我特别的好,都是他们照顾我和承桀,如果不是他们两个帮忙的话,我和承桀都不知道能不能撑下来。”

  莫安安内心对两个人也是非常感激的,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傅他们。

  因为几个师兄在国外的生意不错,就把师傅和师母接了过去,准备来个环球旅行,也不知道师傅他们现在在哪个国家,好在可以用手机联系。

  “现在吴玉梅也发了新闻发布会,相信那些媒体记者很快就会把消息都发出去的,我和你爸爸的这个杀人犯罪名,也算是沉冤得雪了。”封含心里也开始期待着,记者们赶紧把消息发出去。

  莫安安笑了笑点头说着:“之前不是也有直播发出来了么,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而且,现在网络的力量这么发达,但凡是有些事情,就会马上被传出去的,我相信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

  “你和爸爸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莫安安搂着封含笑了笑说着:“我知道,其实你和爸爸一直担心的,是我被人指指点点,也怕承桀被人说什么。”

  “现在好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说我和承桀了,你和爸爸可以放心了。”莫安安在心里是非常希望吴玉梅有一天能够把事实真相给说出来的。

  现在终于,梁沉办到了这件事情,把真相给说出来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说他们了。

  “梁沉这件事情做的不错。”封含难得夸赞梁沉一句。

  莫安安听到之后微微一笑:“所以呢?”

  “梁沉这件事情做的还真是可以的,帮我们解决了一直以来最担心的问题。”虽然这么多年,封含和梁沉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这件事情封含倒是认为梁沉做的非常的对。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吴玉梅会这么快就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了。”莫安安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惊讶,以为吴玉梅会继续把这个消息带到棺材里。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当年吴玉梅没有栽赃到我身上,至少这样你和梁沉之间少了一层这么复杂的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吴玉梅,把那件事情栽赃到我的身上的话,你和梁沉现在可能也不是现在的样子。”

  说到这件事情,封含心里还是非常的感慨的,就是因为吴玉梅的栽赃陷害,才把自己的女儿弄到了现在这样,一切事情全都是有连环关系的,当年如果不是吴玉梅做了那些事情,然后栽赃自己,现在的莫安安和梁沉之间,或许问题非常好解决。

  但是莫安安听了封含这句话之后,就笑着摇了摇头:“很多事情都没有回头路的,或许吴玉梅自己也想着,如果当年不做那件事情也好呢?”

  “但是谁都不知道吴玉梅有没有后悔的这种想法,谁也不知道吴玉梅现在的想法又是什么?如果吴玉梅知道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话,当年还会对梁沉的亲生母亲下手吗?这所有的问题我们谁都不知道答案,只有猜测。”

  在莫安安的心里,也是真的无法猜到吴玉梅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想法,可有过愧疚?

  “如你所说,我们谁都猜不到吴玉梅自己的内心想法。”封含叹了口气道:“不管吴玉梅了,我们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