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 > 第192章 猪一样的队友!

第192章 猪一样的队友!

  君远寒双眸锋利,身上散发出的骇人气势足以让人避退三尺。

  他用最快的速度将万舒安置在昨夜休息的山洞里,又找来一些木枝和荆棘的枝桠堆在山洞门口,才转身大步的朝着慕凉的方向跑去——

  但这座山头这么大,要找起一个人来,不容易。

  幸亏那群野人们的脚步多,而且脚印也比较深,才能让君远寒顺着这个脚印一路找过去。

  他一路心急如焚,只恨不得自己能够快一点,再快一点。

  而等他走之后,特情处其他的队员们才姗姗来迟!

  顺着痕迹,其中一个人发现了山洞,原以为里面躲藏的人可能是老狼,哪知拨开荆棘枝桠一看,发现了里面躺着生死不明的万舒!

  对于万舒他们是陌生的,但对于万舒的长相他们却是认识的!因为老狼在出这个任务之前,他们都看到过任务人的信息,上面有他的照片!

  奔波了这么久,虽然还没有和君远寒汇合,但起码找到了一个可以被救援的人!

  一行人中分出一个队员来将万舒扛走,剩下的人继续往前走,试图顺着脚印痕迹去追踪他们老大的下落——

  当然,一行人中只剩两个人。四人中一个背万舒下山,另外一个…蔷薇不见了!

  赌着气远远跟在最后面的蔷薇,一声不吭也傲气的不跟任何队员说话!

  其他人乐得清闲,加上实在对蔷薇的任性敬而远之,又被她间接坑得在迷雾森林里渡过了惊魂的一晚上,所以他们也都懒得去搭理蔷薇!

  哪知在上山的时候,他们回过头来一看,才发现蔷薇根本就没有跟上来!

  原以为她只是脚程慢,所以被落下的比较远,可哪知他们等了半天,甚至又回过头找了一圈后,也没有找到蔷薇。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特情处其中一个队员已经第五遍说这样的话了:“所以我说女人就是个累赘!即使她有那么点本事又怎么样,关键时刻还不是个包袱!”

  “算了,算了。现在她已经掉队了,这个地方说不定有危险,我们和老大汇合后,必须将她找回来啊…”另外一个队员也是很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经过这么一遭,蔷薇是不可能继续留在特情处的了。

  …

  慕凉一步步往后退。

  面前的水池里,那群原本在对着水池虔诚跪拜的野人们已经慢慢的站起身,然后…

  朝着慕凉一步步逼近。

  退无可退。

  前面是巨人般的男人们前后站了七八个,后面…是陡峭的山川石壁。

  逃到这里,她原本就知道没有退路。可还是来了,因为…

  慕凉抚摸着自己掌心泛起的小黑点,随后她扬起手,将怀里的星宝往空中一抛!星宝下意识的就张开了翅膀,在空中翱翔着。

  “星宝,先走。”慕凉面目表情。

  【主人!主人!】星宝哪里肯,焦急的在半空中飞啊飞的转圈圈!可慕凉却没有理他,而是同样朝那群变异的野人们走去…

  星宝又惊又怕,当下咬咬牙狠狠心,往别的地方飞走了。

  它要去找外援!

  君远寒正寻着踪迹来到了水池的附近,就看见了一只低鸣的幼鹰在半空中哀嚎的叫唤!而且那幼鹰在见到他后,一副焦急的样子嘶叫着。

  君远寒想也不用想,就朝着那只幼鹰所在的位置极速赶去!

  另一边。

  慕凉上前两步,伸出了自己泛起黑点的手。

  这个时候,金色的太阳刚刚升起,暖黄的光线洒在她的身上手上,显得肌肤更为白皙。但就是这样的白皙之下,才显得那小黑点太过显眼突出。

  在她的手伸出去之后,为首的一个野人已经挥舞着凶悍的拳头朝着慕凉的脸砸去!

  慕凉站在原地,脸上丝毫没有流露出被惊吓恐惧到的表情,反而勾勒出了一抹讥诮的笑意,带着轻蔑,不屑,以及轻慢的意味。

  真下得去手呵,这么好看的脸,毁了多可惜呀。

  慕凉不躲不避,眼睛眨也没眨!

  可就在那大拳头落下,离她的脸还有半掌的距离时,那野人的大拳头,却瞬间停住了!

  带起的拳风吹起了慕凉额前散落的几根发丝,她笑了一下,随后便盯着面前野人猩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说道:“你看,我的手上也有和你一样的东西,我是你们的朋友啊…”

  说这个话的时候,慕凉嘴角带着轻柔的微笑,显得亲和无害。而她的声音更是轻柔娇软的带着丝丝蛊惑的意味。

  最重要的,是她那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就像一个可以吸引人陷进去的漩涡,让人不知不觉的就安静下来,然后跟随着她的想法走。

  就像是催眠。

  上一次慕凉的异能晋级之后,其中就有这样一项催眠的能力。只不过那时的慕凉一直觉得,催眠这个东西她似乎根本就派不上用场,所以从来都不曾重视过。

  哪知误打误撞,在这样险急的关头,这个催眠术却可以让她自保!

  也得亏催眠不需要通过她的系统而完成,所以在这个磁场紊乱的无人山头,催眠这项并没有像瞬移那样失效。

  “呜极?”那被催眠的野人脸上闪过迷茫,说出口的话虽然听不懂,但还是能够猜测,他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朋友?

  “对!”慕凉温柔的盯着那双骇人的眼睛,继续道:“是朋友,是好朋友!”

  如果是他们一类人的话,当然就不会对她怎么样了。

  “唔唔呼!”为首的男人兴奋的将手举高,然后转身就对着他带来的人一边说一边比划着什么,其他野人们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愤怒警惕,变得慢慢放松。

  是了,慕凉手上的痕迹跟他们的一样,这个总是做不了假的!

  干戈紧绷的气氛悄然减弱,慕凉同时在心里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她完全是顺着内心的猜测,而设法一搏,竟然真的成功了  正当她心里的一颗大石头落地的时候,哪知后面又冲进来一个年轻的野人。他的手里,还扛着一个不断在挣扎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