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 > 第725章 丢你喂鱼

第725章 丢你喂鱼

  第725章 丢你喂鱼

  啧啧,他的体内,所有的气息都是紊乱的,并且体内的细胞和神经都和别人不一样。

  除此外,就连他的血液都特么带毒。

  按道理来说,这样一个已经完全变异的身体,早就该承受不住而死亡。

  但不知是不是这男人的意志力太强,竟然一路撑到了现在,直到他已经和这身体完全契合,就再不会出现死亡的现象。

  只不过那些因为变异而带来的副作用,倒是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比如面容上的变化,脸色白如纸,显现出一种苍白近乎透明的妖异,以及日夜颠倒和吸血鬼差不多的作息,还有种种潜在还未展现出来的副作用

  探到此,慕凉都忍不住为这男人掬一把同情泪。

  这么多年,他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

  能像现在这样的安然无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不过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连她自己都是一个死而复生的人,也就不觉得眼前这个被改造过的人,有什么大惊小怪了

  黑袍男人见慕凉脸色变幻不定,不禁冷笑一声,讥讽道:“怎么,凭你诊诊脉,就能知道我的身体状况?”

  别说道行不够的小丫头了,就连现在最精良的设备和仪器,都无法给他身上的体质带来任何的改变,更不可能将他复原。

  因为那些毒素,已经和他的血液融为了一体,甚至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异变。

  若是想要治好,将他变回正常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办法就是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血液和细胞,通通换掉,半点不留。

  可是这方法行得通吗?

  自然是办不到的。

  照这种不可能完成的方法治疗,和直接给他换一个身体的馊主意一样,都是只能想想,但却没有丝毫做到的可能性

  所以,他完全不相信,面前的小丫头有这个能力和办法。

  说是说和他做交易,只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外加诓他一回,好救走她的同伴罢了

  哪知就在黑袍男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气时,慕凉却先一步松开了探他脉搏的手,然后一字一句,吐字清晰的说道——

  “你体内的毒,无解。因为你身上的血,和这毒素已经融为了一体。并且照我的探知来看,这毒,应该也有十年了吧”

  “所以?”

  黑袍男朝慕凉逼近一步,墨绿色的眼眸中,满满都是凉薄的寒光,“你和我做交易,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

  “”慕凉被噎了一下。

  原本她还想要装出点高深莫测的样子,所以一语道出他这个毒在体内积存了十年。

  一般人听到这种话,难道不应该很是惊讶,甚至对她的信服程度也嗖嗖的提升好几倍吗?

  哪知这个死变态,一点儿都不按常理出牌!

  慕凉心中暗骂,但面上却不显,就好像没有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杀意一般,老神在在嬉皮笑脸的说道——

  “年轻人,别动不动脾气就这么火爆,我那一句话,不还没有说完的吗?”

  “”用这一句年轻人来形容他,黑袍男人倒是成功的被噎住了。

  行,行,行。

  小丫头年纪轻轻,语气倒是老成的很。

  他倒要看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好,你继续。”

  于是黑袍男眯着眼,语气狠厉而威胁:“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丢你去海里喂鱼!”

  慕凉轻咳一声,不打算和他计较。

  于是便换上了一副比较正经的语气,一脸正色道:“我说你的毒无解,但并非完全没有解开的可能,甚至我有这个把握可以给你解毒,但是,我需要你放了我要的人。”

  “哦?”

  黑袍男似笑非笑的扫了慕凉一眼,那妖异而苍白的脸色,在月光之下,形成了一种透明的缥缈朦胧。

  分明看不真切,但在此刻,却让人没来由地心中一寒。

  这是个十足危险的男人。

  喜怒无常,性情暴虐。

  甚至很有可能,他上一秒笑眯眯的看人,语气也平淡甚至称得上是温柔,可眨眼之间,就能够拧上别人的脖子

  如同那条眼镜王蛇的下场。

  和这样的一个男人做交易,甚至是谈判,一点儿都不亚于高空之中单脚走钢丝。

  谈得拢还好说,万一谈不拢,就和羊入虎口没有什么两样。

  慕凉微笑,面上看不出半点慌乱,可她侧在腰际的手,已经无意识的攥成了拳。只待谈判一旦失败,她便要防守或进攻

  两人对视了好半晌。

  一人眼眸清澈,坦坦荡荡。

  一人墨绿色瞳孔,全是审视和考量。

  气氛虽然诡异沉默,但谁都没有退,谁都没有避让

  直到树上偶尔又有泛黄的落叶飘荡了下来,黑袍男人这才挑眉,问了一句,“你用什么方法,又有多少把握?”

  “我的方法保密,但只要你配合,可以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慕凉不避不让,悠悠回应着。

  开玩笑,她所用的方法,当然是借助于她系统的力量。

  这力量可以说是超乎了所有人的认知,因此这只能作为秘密,哪能大喇喇的说出来呢。

  “我凭什么相信你?”男人眼眸之中,尽是危险的寒意。

  一般来说,当一个人开始问上这么一句的时候,多半是已经愿意去相信,甚至达到了交易谈成的最后一步。

  慕凉当即绚烂一笑,然后再一次伸出手,从手里变出一个黑色的药丸,就递到了男人的面前。

  “独家秘制,会给你带来一点点的效果,尝尝。”

  她没说这东西是什么,但男人嗅觉灵敏,看着这个黑漆漆的药丸的第一眼,鼻尖就嗅到了一丝丝甜腻的味道

  哪里是苦涩的药丸,分明就是哄孩子的巧克力豆!

  这是在耍他,还是在耍他,还是在耍他?

  黑袍男冷笑一声就要发飙,却在刚要开口说话的那一刻,直接被慕凉的巴掌一拍,那巧克力豆就顺着他微开的口,一把给拍进了他的嘴里

  “啰嗦。”慕凉一脸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