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 > 第1034章 小怂包
  第1034章 小怂包

  轿子里的沉萧不由自主就捏了把汗。

  妈呀妈呀,惟愿这家伙的实力和脾气一样拽,不然的话,这箭要是偏了偏,岂不是要伤了她这个坐在轿子里的人?

  就在沉萧一颗心上上下下时,那支离弦之箭飞速袭来,惊得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听“登”的一声,箭羽稳稳当当的插在了轿框之上。

  “唉哟,夜王殿下真是好箭法,这一箭下去,祝王爷和王妃二人喜结连理早生贵子,夫妻恩爱,白首不相离!”

  喜娘笑得合不拢嘴,因为她说的吉利话越好听,一会儿得到的打赏就会更多些。

  沉萧却听得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啧啧,这嘴能厉害。”

  她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听着这腻歪又掉牙的话,半点没有开心,只有浑身的不自在。

  毕竟假的就是假的。

  她和陆成空并非市井流言传说的那般,夜王殿下一次出门游玩,结果遇到了一个能歌善舞的平民孤女,一见倾心下,当即求娶。

  次日就进宫,请皇帝赐婚。

  如此一来,成就了一桩美谈。

  但事实上,只有沉萧和夜之弦心中清楚,不过是那日她看到了他杀人的场景,为了不被灭口,又为了劫法场救自己的爹娘,不得已之下,两人达成的交易罢了

  他图她的谋略和身手,可以做他暗中的一颗棋子和利刃。

  她图他的身份和野心,可以借此走个捷径,颠覆这朝廷。

  既然是心有所图,又哪里来的两情相悦,哪里来的白首不相离?

  不过是笑话罢了

  在沉萧一阵自嘲时,第二支箭羽同样稳稳的扎进了轿框之中。

  知道他身手不错,沉萧也就不怎么担心了,任由他在喜娘的好话里,继续放第三支箭

  等放过三箭后,她就可以被抬进门了。

  说来,世事还真是难以预测,在一个月前,她都万万想不到,自己一个将军府假公子,竟然会沦落到隐瞒身份,成为夜之弦的王妃

  这颠覆性,又充满戏剧性的变化,简直太刺激了。

  正这么想着,哪知一支箭羽带着凌厉之势,瞬间刺穿了喜轿的门帘,朝着沉萧的门面猛地刺来!

  特么的,刚刚夸他两句,结果转眼人就失手了?

  沉萧暗骂一声,身手自然也不是盖的,立刻往边上一躲,就躲过了那支箭羽。

  暴脾气的沉萧当即将那支差点刺伤她的箭从轿框上拔了下来,掀开帘子就走了出去,说道:“吓死我了,搞谋杀啊?”

  出去的那一瞬间,沉萧突然觉得不太对劲。

  因为包含喜娘和轿夫在内的不少人,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尖叫,像是刚刚遇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所以吓惨了一般

  沉萧有几分懵逼,用那疑惑不解的眼神看向夜之弦。

  夜之弦依旧面无表情,只冷冷淡淡的说了句:“不是我。”

  只见他手上,第三支箭还没放,依旧在他手里拿着。

  新郎官的箭,上面都绑了个红色绸缎象征喜庆,而沉萧手里的那支并没有。

  所以这个意思是有人想要在大婚当日,刺杀她这个王妃?

  沉萧能想到这一点,夜之弦如何想不到。

  只见冷面的夜王殿下走到沉萧面前,表面一脸担忧,实则冷冷说了句:“你可以晕倒了。”

  对外,沉萧是个平民女子,不会武功,温柔小意。

  在面对差点遇袭的事情,哪能这么淡定,当然得吓晕

  所以沉萧没犹豫,两眼一翻倒了。

  夜之弦立刻搂着她,打横抱起就走进了王府,只留下惊恐的一句:“快,快传太医来给本王爱妃瞧看!”

  那声音里,似乎还带着颤音。

  活脱脱一个怂包王爷抱着怂包王妃的戏码,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和那晚冷宫杀人取人心脏的悍然,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被他抱在怀里的沉萧嘴角一抽,在心里疯狂吐槽——

  棒呆了,这装傻子的演技,比她还好啊!

  再然后,就是一堆侍卫找袭击的人,四处戒严

  王府管家立刻进宫面圣告知皇帝,顺便请太医去给怂包王妃瞧看。

  王爷大婚之日遇袭,这可是件大事。

  皇帝就算不宠爱这个儿子,也得做做表面功夫,于是打发了个太医过去,赏赐了几箱堆金银珠宝过去。

  除此外,还派了御林军在夜王府邸四周布防

  美名其曰是保护夜之弦的安全,实际上心照不宣,这就是变相的监禁他了。

  偏偏夜之弦还得感激零涕的叩谢皇恩。

  外人眼里昏迷的沉萧,此刻正坐在房间里盘着腿吃着葡萄,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啧啧摇头,一边打趣着夜之弦,道——

  “我说夜王殿下,这下咱们都被监禁了,你有什么对策不?”

  明明该是很严肃的话题,偏偏从沉萧嘴里说出来,颇为吊儿郎当,满不在乎

  夜之弦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打从心里觉得她半点没女儿家的样子。

  哪有女儿家穿着嫁衣还盘腿坐的,粗鄙。

  所以他接下来的台词本该是说:野丫头。

  只不过,就算此刻的新娘子像极了男儿,却也洒脱率性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所以陆成空出戏了,一下就结巴了。

  这一个镜头,无奈被喊咔。

  “抱歉抱歉,我一时忘词了”

  陆成空看起来很尴尬,他一边对着周围的工作人员还有导演道歉,一边对自己的搭档慕凉道歉。

  毕竟前面进行的很好,因为他一下忘词儿,所有人就要陪他重新来一遍

  慕凉摆摆手,笑了:“没关系,你别紧张,我有时候也会忘词,这个很正常,你不需要太自责。”

  没有谁演戏能够回回一条过,就算是老戏骨也有ng的时候。

  或许此刻的慕凉并不知道,她这一笑,在陆成空的眼里,仿佛整个屋子,不对,是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