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 > 第1434章 你暴露了

第1434章 你暴露了

  第1434章 你暴露了

  算计?

  算计是什么意思?

  薛安安想了想,又写了句:“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开口的原因,是因为我今天下午见到的那个女人?”

  这这也太扯了吧!

  薛安安不是没有怀疑过,毕竟自己就是在见了那女人,甚至和对方接触之后才出现的这种情况。

  可即便她有些怀疑,却也不敢真的相信这就是事实啊!

  毕竟谁敢相信,一个好端端的人,正常的人,会因为别人的触碰而出现好一阵的不能言语,不能动弹?

  这太扯了

  薛安安不敢这么想。

  慕凉看了一眼那张纸,说道:“那你觉得是什么呢?巧合?刚刚好身体出了问题而产生的反应?”

  说完之后,慕凉就笑了,“耳朵里听到的你可以不信,但这会儿是你亲身经历的,这你也不信?”

  慕凉有些无奈。

  如果薛安安真的点头,那就真的是傻透了

  这个世界上,道听途说的不一定准确,自己亲身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的,什么个情况自己心里还没点儿数吗?

  果然,慕凉的话说完,薛安安迟疑了。

  她有这么想过,但这种念头太疯狂了,简直细思极恐,所以她根本不敢真的这么去想。

  如今听到慕凉所言,那棵怀疑的种子倒是越来越大

  “那她为什么害我?”

  薛安安再次写下一行字。

  慕凉看到了,但没有回答。

  答案很明显,根本不用她说。

  薛安安想了想,眼睛蓦然睁大,“难不成,她真的想要害我?所以像我示威,并且让季修然对我误会,以这种方式抢走季修然?”

  “”

  慕凉扶额。

  她觉得这姑娘和季修然是真的很般配。

  一样傻乎乎的不说,想问题的方式还总是这么浅面

  不过话说回来,薛安安也算是猜中了一半。

  另外一半嘛倒也不完全对,因为苏念此行的目标处了想要回到从前以外,顺带还是以报复的目的来接近季修然。

  今时不同往日。

  季修然会不会傻比比的上当,那就不得而知了。

  慕凉如今最想要做的,就是等到晚上合适的时候,前去如今的陆怀家探一探情况。

  星宝下落不明,她必须得去看看。

  而另外一边。

  季修然失魂落魄的从公司大楼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之前应酬常去的酒吧,在那里嗨了大半夜。

  酒没有少喝,却越喝越清醒。

  季修然连声苦笑。

  他真的是个二傻子。

  久不动心,好不容易动心一回,却又被人当成了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

  想想就觉得难受啊

  他将空酒杯丢到一边,胡乱结过账后,跌跌撞撞往酒吧外头走去。

  他有些醉了,但也没有真的喝醉。

  明天他还得去工作呢,可不能胡乱在这里呆着,要不然的话,他都对不起自己一手撑起来的公司,对不起低谷时期慕凉伸来的援手

  感情这东西,总得往后排排。

  季修然出了酒吧之后,脑袋就更加清醒了几分,只是胃里当真烧灼的厉害,疼痛难当,这是常年饮食不规律导致的胃病。

  一直没有好,也不得好,加上今天晚上又没有吃晚饭,喝了那么多酒,这种情况之下,胃不疼才怪。

  只是这一回,疼得似乎比以往还要凶猛。

  季修然差点栽倒。

  然而就在他脚步虚浮踉跄的时候,一双娇嫩的手将他扶住,如出谷黄莺一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你没事吧?”

  季修然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带着几分关切和温柔的笑脸。

  面前的女人长得很好看,五官和眉眼都有说不上来的精致柔和,还有那浅浅笑意之中,不难让人看出那份得体的优雅和教养。

  是个美人

  季修然有几分失神,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半晌后喃喃自语的喊了句:“阿念?”

  面前的女人正是陆怀。

  陆怀将季修然扶正之后,就准备松手,“你没事吧?需要送你回家吗?看你的样子,似乎醉了”

  一个女人说要送一个男人回家,这话怎么听怎么浮想联翩。

  尤其是陆怀似有所指的一句你醉了。

  明明酒不醉人的,但在她的笑容和悦耳的声音之下,季修然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几分晕晕乎乎,不知不觉中,他就将自己大半的身子都靠在了陆怀身上。

  陆怀推了他几下,然而没有推动,便很是无奈的说了句:“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季修然傻笑,“没关系,要是你愿意,你捡我回你家也行”

  这话说的,暧昧至极!

  陆怀却没有气恼,只是看了他两眼,然后笑笑,“好啊。”

  也不知道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

  此时的陆怀当真半扶着季修然朝酒吧外走去。

  顺手拦了一辆车,陆怀报了个地址,司机就朝着她家一路开去

  车上,季修然还算老实安分。

  只不过他似乎有些困了,脑袋一直靠在陆怀肩膀上,眼睛更是迷蒙的很,半眯着,像是随时都能够睡过去一样。

  喝多了

  很快,车就到了陆怀家门口。

  结清车费之后,陆怀搭着季修然,一步步朝着自己家而去。

  不管是陌生男女也好,是有所暧昧的男女也好,总之这种时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很多人心中都不言而喻。

  陆怀很清楚,季修然也很清楚。

  但在这一刻,彼此都宁愿装作什么都不清楚

  所谓的自欺欺人,大抵就是如此吧。

  两人进了电梯,然后陆怀便带着季修然来到了她家。家里的布置和她人一样干净清爽,到处都整整齐齐的,极为赏心悦目。

  陆怀将季修然放在了沙发上。

  她微微一笑,正要跟着在他身边坐下,哪知季修然却朝她看来了一眼。

  “这么着急?”

  似笑非笑的语调,从他嘴里吐出。

  这一刻,季修然的眼中,哪里还有喝醉了酒的神态?

  他分明比谁都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