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 > 第1593章 你很甜
  第1593章 你很甜

  苏二夫人气得差点没昏过去,到底还是将这一口气给憋住了,狠狠的瞪了苏北沉一眼后,只能狼狈的暂时先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来,在佣人的搀扶之下直接离开了。

  “你给我等着!”

  手上伤的不轻啊,自然是需要包扎一下下的。

  苏二夫人这么一走,喵喵便看向了苏北沉,问道:“看样子这位老阿姨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要是向你父亲那里告状,你会不会被家法伺候啊?”

  喵喵有些担心。

  苏北沉心中有些什么算计和打算,喵喵还真的不知道,毕竟她对于整个苏家的内幕本身就知道的不清楚。

  作为一个外人,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插手的余地。

  喵喵甚至觉得,若是她想要帮忙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帮倒忙,与其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听苏北沉的就行了

  不拖后腿,就已经是最好的帮忙了。

  听到喵喵担心的语气,苏北沉心情很好的揉了揉喵喵的脑袋,笑道:“不会的,放心。难得我家喵喵还知道担心我?不错不错。”

  这算是一句夸奖吗?

  喵喵眨眨眼,一抬头却撞进了苏北沉漆黑却也难得温柔的双眸当中。

  这句话的语气怎么听都觉得似乎有些温柔宠溺,喵喵听着听着,瞬间就觉得脸红。

  这完全是因为

  眼下的苏北沉看她的眼神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甚至很多时候都叫人觉得暧昧

  尤其是对上这样一双眼睛的时候,喵喵只觉得不但脸红,而且心口处也在砰砰跳着,半点不听使唤,半点不受控制

  这样的感觉是真的很微妙,却也觉得现在这样子似乎挺好的,喵喵脸红的低下头去,嘴角却悄悄的扬起,绝对是打从心底的开心

  曾经的喵喵觉得做人好像没什么好的,但是现在看来,这其中的乐趣无穷不说,很多时候甚至觉得说不上来的开心。

  如果真的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在嘴馋的时候吃到了自己最最喜欢吃的食物,那样的感觉,不但胃里暖暖的,甚至就连心上也是满满的

  喵喵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低着头一时间不敢去看苏北沉。

  结果下一秒啪嗒一下,苏北沉轻轻一个巴掌落在了喵喵头上,说道:“小丫头,你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呢?怎么自己一个人傻笑着,脸红脑袋还这么烫呢?”

  “”

  这特么的要怎么说?

  喵喵嘴角一抽,直接就愣住了,只眨巴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苏北沉,说道:“哪有你说的那样,我明明”

  明明就是被他给撩的好吗?

  谁叫苏北沉刚刚的声音和笑容都是这么的动人,那么撩人的笑容,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她要是无动于衷,恐怕才真的是个傻子吧

  喵喵轻咳一声,只能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我现在在说的是你的问题呀!你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

  “那你脸为什么这么红?嗯?”

  “因为刚刚喝了一杯热牛奶,加上今天天气好,所以就觉得有些热吧!”

  “”

  这个理由还真是牵强。

  苏北沉轻声一笑,低头看着面前这垂着小脑袋的小家伙,说道:“抬起头来。”

  “我不。”

  这应该还是喵喵第一次拒绝苏北沉的命令。

  她才不要抬头呢,一抬头不就被发现了吗?

  脸那么红,即便是藏不住,那这男人就假装没看到不行吗?

  给她一点点面子好不好?

  喵喵气鼓鼓,在心中一个劲儿的吐槽苏北沉,这个狗男人还真是,老是对她这么不依不饶干嘛呀?

  然而苏北沉的声音再次在她头顶响起。

  “抬头。”

  “我不!”

  喵喵把头越发低下去,如果地上有个地洞的话,更是恨不得直接一头扎进去得了。

  然而苏北沉这人本就没有那么容易糊弄,于是在喵喵死活不肯抬头的时候,这男人直接伸手抬起了喵喵的下巴,强迫喵喵与他对视。

  喵喵心一横,气鼓鼓的瞪向了苏北沉。

  哪知下一秒,一个轻轻的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喵喵愣住。

  然而苏北沉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当即扣住她的后脑勺,更加用力却也温柔的,加深了这个吻

  许久之后,苏北沉松开了喵喵。

  若说之前喵喵的脸只是红彤彤的,那么这会儿就就像是煮熟的虾,整个脸甚至是耳朵,全都羞红了

  “你亲我做什么?”

  喵喵万分之羞恼。

  关键是这还不是第一次了,而是第二次!

  第二次啊!

  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居心叵测!

  喵喵说完,原本以为这个男人总该自觉一点,有点负罪感或者是不好意思一类的表情吧?

  结果——

  苏北沉莞尔一笑,幽幽说了一句。

  “挺甜的。”

  甜?

  甜你妹啊!

  喵喵伸出拳头就想要砸在苏北沉脸上,结果苏北沉反手一握就将她的拳头给抓住了。

  喵喵心中满是恼火,便想要挣脱苏北沉的禁锢,结果怎么都挣不开!

  刚刚那些将苏家二夫人给扶走的佣人们还没有完全的散开,眼下看到苏北沉和喵喵这样的举动之后,好几个都频频侧目,悄悄打量。

  在外人眼里,喵喵身上已经彻底的烙上了属于苏北沉的印子。

  可以说所有人都认为,喵喵就是苏北沉的女人!

  这下真是不管怎么解释都已经解释不清了

  更何况的是苏北沉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解释。

  喵喵挠挠头,有些无奈也有几分小媳妇儿一般的犹豫和纠结。

  她不在乎眼下和苏北沉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但是至少有一点很明白,那就是她和苏北沉之间就这么不清不楚的继续下去的话,好像自己就是苏北沉的一个附属品而已,没有任何的价值可言。

  如果非要说的更加直白一点,那就是无名无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