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道黄粱 > 第1020章 冤家路窄

第1020章 冤家路窄

  赵易跟孙天宇、王前两人在陵园公司的食堂吃完饭已经七点多了,分别开车过江各干各事,王前回家,孙天宇要去夜总会。

  赵易本想去看一眼陈如,但一想陈如正跟叶华在一起筹备婚礼,想想还是算了,趁着天色还早,还是回省城,明天早上还要签到。

  开车经过了花有财的茶楼,对郑秀轻易地卖了这么一个好门市有点惋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却发现门前停着一台油光锃亮的大奥迪,没错,就是郑秀的,全市就这么一台加长大排量的,细看牌照也对。

  赵易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地在道边停下了车,在车里点燃了一支烟,自从去了党校学习,自己一次电话也没跟郑秀打过,估计打了也还是不接。

  郑秀才是自己真正的妻子,为了一纸法定的婚约,磕磕绊绊地坚持到了今天,但郑秀跟自己在一起的日子仿佛是所有人中最短暂的,从处对象的时候起就断断续续的,好像都没有连续超过半年的,直到今天分居,她住大别墅,自己却住陵园办公室,洗衣服都得秘书代劳。

  现在郑秀终于回到市里当副院长了,自己却张罗离婚了,自己真的不爱郑秀了吗?当年的承诺还能实现了吗?郑秀能不能像其它的官太太一样,让一下位置,让所有人能幸福地过完下半生呢?

  但自己还有幸福的下半生了吗?今天跟孙天宇、王前在饭桌上谈了许多,他们两人也是鼠目寸光,只知道眼前的利益,却想不到这背后的重重危机,当烟花最灿烂的时候也是黑暗瞬间到来的时刻。

  市里的大工程大多都是政绩工程,书记市长在做最后的努力其实是挣扎,然后抬腿走人,烂摊子甩给下一任或者无数的投资人。而在这个大拆大建的过程中,所有有权有钱有关系的都借机狠捞一把,然后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出国的出国,退休的退休,皆大欢喜。

  而自己到底要处在什么位置上要重新选择了,是紧急处理郑秀之后急流勇退?还是留下来与各路妖魔鬼怪继续斗智斗力呢?

  赵易抽了一根烟,然后开车来到了郑秀别墅小区的门口,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见见郑秀跟孩子,现在她的车在茶楼,一定是有应酬,见面也没法说话,冷了脸更是没面子,还不如来门口等她,最好再跟进去进别墅看看,自己毕竟是孩子的爸,还能不让进门?

  赵易只在门口等了不到二十分钟,就看郑秀的大奥迪支着大灯开了回来,但灯光刺眼却看不清开车的是谁。

  赵易刚打开车门没等下车,却突然看见奥迪停了下来,驾驶位上先出来一个男人,而郑秀没穿外衣,只穿着一个蕾丝镂空的薄衫从另一面下车快速转了过来,室外气温低,夹着肩膀好似冻得有点哆嗦。

  赵易一愣,记得陈如说她的司机是女的啊?怎么换成男的了?急忙关门细看,这个背影穿着西服似曾相识,两人好似说了一句什么,而郑秀转身非常暧昧地扬了扬手,那手势,那眼神,我了个去啊?这他妈的谁啊?

  赵易瞬间热血上脑,却是没动,仍是死盯着这个男人的背影。

  郑秀开车进院了,这个男人一转身,赵易觉得要吐血,自己永远的梦魇,陈城。

  赵易觉得自己突然大脑缺氧,一片空白,简直失去了意识,迷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但陈城离自己太远,不到跟前也不敢十分肯定,一咬牙,急忙开门下车,但遗憾的当赵易冲到门前的时候陈城已经上车走了。

  赵易气得只能攥着拳头在地上转圈。却没注意,另有一辆越野车从远处滑过。

  片刻,赵易调整了呼吸,终于恢复了理智,回到车上拿起了手机,调出了郑秀的号码,想要打出去却又放下了。

  自己已经是三十多岁的正处级干部了,做事不能再冲动,这情景与当年李书记的事情相同,却是换了更闹心的陈城。

  此刻打过去一定没好话,郑秀那个脾气也可能死抗到底,这种事没捉奸在床谁也不会承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必须得先调查清楚,就是离婚也要有新的说法,而陈城这个王八蛋,我永远的梦魇,你竟然送上门来了,也该到解决你的时候了。

  赵易又拿起了手机,另调了一个号码打了出去。

  第二日,上午,几乎是一夜没睡好的赵易在班级签到之后就在党校的院里转圈,虽然已经肯定了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期盼着能有另一种说法安慰一下伤透的心。

  赵敏的电话先打了进来。通过内部人,郑秀二年的电话记录都拿到了,除了已知的电话号码外,只有一个未名的号码经常联系,内部人说这个号码的手机应该是领导专用的,防监测防窃听。但还是通过努力,拿到了郑秀手机备份的联系人,这个号码的联系人名字叫骚扰电话。奇怪的是郑秀一直与这个骚扰电话有联系,上半年两人几乎每星期都联系,下半年少一点,但这个月频繁,昨天晚上是最后一次。

  赵易长叹一口气,郑秀真是聪明,把陈城的号码存成骚扰电话,在任何场合都能解释。但这更证明了郑秀的心虚。唉,千监万测,就把自己的老婆放过了,自己不是没想到,但总想陈城的事已经过去了。她在天京跟她妈和保姆孩子在一起,天京那么大,两人也不是一个层次怎么就又走到一起了呢?但感情的事谁能说的准呢?

  郑秀的心里一直有个天京,生孩子的时候为了那个钻戒也是大干一场。有人说爱上一个城市是因为这个城市里有她爱的人。自己放她去天京也是为了房子、儿子,哪成想她其实还为了情人。

  自己在省市县三道跟各路妖魔鬼怪斗法斗得死去活来,你他妈的在天京会情人快乐翻天,而且还把情人弄到市里来了,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去跟人家喝茶聊天。就是自己的妖精情人陈如都不敢再越雷池半步,你弄什么女司机、女助理装正经,,却在晚上一个人开车偷偷地去会情人,整天骂着我脏却更无耻,更是下贱,你们这两个货都他妈的找死吧?

  赵易还在生气,孙天宇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情况打听清楚,市里是来了一个投资团队,听说是一个公益基金会的,来跟市医院谈合作,说是可以送医疗设备、器械、救护车等医用的东西,还有什么新的合作方式,能提升咱们市里医疗的整体实力。带队的叫陈城,天京的一个半官半商的小领导,另有内幕消息,这个陈城跟嫂子关系不错,是嫂子以招商的名义给拉来的,可能要顶李副市长的招商任务,明天做飞机走。二哥,你别误会啊?

  赵易听完了冷冷地说了一句:“老三,你中午在陵园办公室等我,不要跟任何人说我回市里的事。”

  孙天宇觉得赵易的口气不好,刚要再问赵易已经撂了。

  赵易提了自己的巡洋舰离了党校回市里,路上却接到陈如的电话,问赵易在哪呢?赵易忙松油门靠边,装作没事似的说在党校学习呢?你有事吗?

  陈如却笑说没什么,想你了,看你干什么呢?别再乱跑,到林雪那惹出事来我也不答应?赵易心里有鬼也开了两句玩笑糊弄过去了。

  还没等进市里,又接到了司机王力的电话,他回政府车队打听了,陈城的车和司机都是市政府临时配的,天天守在宾馆听命,昨天晚上送陈城到茶楼喝茶,单独会了一个市医院的一个女副院长,去的时候拿着一个礼品盒,说是一块一百多万的手表,回来没看见,估计是送给她了,叫什么名字不知道没敢问。

  赵易心想也不一定是不知道,是知道了没敢说而已,怪不得郑秀的胳膊抬那么高?原来是戴了一百多万的手表了,嗯嗯了几声也没再说什么。

  中午,赵易回到了陵园公司,却没进办公室,而是在后院的平房里找了一个很久不用的办公室,把沙发擦了灰坐下,孙天宇跟进来先问怎么回事?

  赵易点了烟沉默了半天,说道:“老三,你帮我一次,干掉一个人,陈城。”

  孙天宇吓一跳,问道:“二哥,难道传闻是真的?”

  赵易一怒,问道:“什么传闻?”

  孙天宇觉得自己说漏了嘴,却也没法挽回:“二哥,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医药圈咱们根本不熟悉,是你昨天让我打听我才知道,这次市里成立了新医院缺东少西的,不清楚是嫂子主动的还是领导找她谈了,这个陈会长看着嫂子的面子又来市里谈合作了

  听说许诺了许多东西,都是进口的好设备,给的救护车都是奔驰的,总价值得几千万。有传闻说陈城几年前就来过,也是看嫂子的面子给了许多好设备。无亲无故的只说是朋友,这关系,不太正常。”

  赵易叼着烟又抽了一会儿,说道:“是不正常,我跟你嫂子处对象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比跟我处的时间都长,后来他来市里抢婚没成功。你嫂子这几年去天京,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比我长,我要求离婚她却不离,把这个王八蛋弄到市里来埋汰我,你说我怎么办?”

  孙天宇忙说道:“二哥,我看嫂子也不是那种人啊?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