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妻有道:追爱999天 > 第627章 你没有演戏的天分

第627章 你没有演戏的天分

  伊夏至刚刚反应过来,却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景安言直接抄过一盘的椅子,快准狠的直接重重的朝着他的脸砸过去。

  醉汉直接被打的屁滚尿流,眼冒金星。

  最后,景安言带着伊夏至像是没事人一样上了楼梯,只剩下老板一个人,在左顾右盼以后,这才狐假虎威起来。

  刚刚擦完了嘴巴,伊夏至就看到景安言正准备付账。

  却没想到老板急匆匆的跑过来,冲着他们说道:“那个,两位,刚刚谢过你们帮我讨回了我的钱财回来,这一顿,就算是我请你们的,不过也请你们好自为之,毕竟刚刚的那个流氓,算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流氓,兄弟众多。”

  听到了老板的话,伊夏至点了点头,道:“老板,谢谢你好意告诉我们,我们知道了。”

  景安言没有说话,只是讳莫如深。

  吃完了饭以后,景安言便带着她回到了住的地方。

  坐在车里,伊夏至看了一眼好像很淡定的景安言,不由得有些无奈。

  “安言,你刚刚下手,有点太猛了啦,他毕竟也只是一个常人而已。”

  “放心吧,他找不到我麻烦的,因为我报警了。”

  听到景安言这般说,伊夏至这才松了一口气。

  算了,那人的确也需要受到教训,只希望这件事情以后,他能重新做人。

  插曲一过,伊夏至也没放在心上,毕竟,这种事情,伊夏至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车停在地下停车场,走进电梯以后,伊夏至发现景安言并没有按下她的楼层,想着他是不是忘了,便自觉的要去按下,手还没来得及碰下,就感觉到背后温热的身子,伊夏至的手也被他轻而易举的握住。

  伊夏至转过头,就看到景安言那张俊美的不成样的脸。

  景安言靠在她耳边,低声朝着她呢喃。

  “陪我?”

  听到他的这种蛊惑人心的声音,伊夏至整个人瞬间都麻了。

  一个激灵,伊夏至脸咻的一下就红了。

  紧接着,看向景安言,伊夏至又道:“陪什么陪啊,不陪,我要回家。”

  景安言再次道:“回我家?”

  伊夏至被他这样挑拨,有点不经世事的女孩子的羞涩。

  这一男一女在房间里,就算是景安言不对她做什么事情,她也难保自己不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吧。

  所以说。

  不能单独两个人待在一起,要不然一定会出事!

  伊夏至红着脸,低头羞涩的回答。

  “我回我家。”

  “那好吧。”

  见伊夏至已经羞涩的不成样了,景安言这才按下了她的楼层。

  紧接着,电梯楼层到了,看她出了电梯,景安言也跟着出来。

  伊夏至来到门口看了一眼背后,发现景安言也跟来了,没去开门,反而转过头问他:“景安言,你不是要回去?”

  “既然你如此执着你家,那就由我主动来陪你吧。”

  “景安言,你变了。”听着景安言这般话,伊夏至红着脸感慨。

  “变了?变得怎么样了?”

  “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说好的国民老公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真的很像。。”伊夏至说不出口。

  “像什么?”景安言绕有所思的问道。

  伊夏至憋了好久才最终憋出来。

  “像个到处要找人要糖的孩子!”

  “我就是来找你要糖的,给不给?”

  景安言含着笑问道。

  伊夏至看他这脸皮已经厚的快要刀剑不穿了,忍不住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样子。

  “景安言,你不该是这样子的画风哇。”

  景安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伊夏至看他这般萌宠的样子,最后也忍俊不禁了。

  把门推开,伊夏至道:“不管怎么样,先进来坐坐吧。”

  景安言同她一起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

  看到沙发上的剧本,他伸手拿起。

  伊夏至刚刚倒了两杯开水,走过来,却看到景安言正在认真的看剧本,刹那间,不由的道:“先喝杯水,暖暖胃。”

  景安言接过,喝了一口。

  “什么时候就要开始拍戏?”

  “我也不太清楚导演和监制人他们目前的情况安排,不管怎么样,等通知吧。”伊夏至回答。

  想了想,伊夏至又道:“男女主角都已经定了,我估摸着应该也快了。”

  景安言翻了翻,道:“照这情况,你还能活到最后一集。”

  “正所谓好人不长命,坏人遗千年,我啊,虽然不是什么大boss,不过也可以活到最后一集的。”

  “不过结局有点惨。”景安言看着最后一页,若有所思的说道。

  伊夏至偏过头,看了一眼,这才道:“哦,坏人嘛,结局不惨一点,怎么能让人大快人心?怎么能让观众满意?”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太惨了。”景安言看着大结局,伊夏至饰演的恶毒女被疯子拉了下去,而且还被吃了,景安言就觉得,这编剧有点太狠了。

  伊夏至倒是觉得无所谓,毕竟也不是真人真事,所以只是道:“算是罪有应得吧?”

  “夏至,那你觉得,我是好人?”景安言反问。

  伊夏至顿时哑口无言。

  “我们这不是再说剧本嘛?怎么就能扯到你身上去了?什么鬼哦?”

  景安言道:“罪有应得,所以,我算是坏人么?”

  伊夏至张了张嘴巴,最后,这才道:“你杀人吗?”

  景安言点点头。

  伊夏至再次问:“你放火吗?”

  景安言点点头。

  伊夏至觉得景安言这戏演的太过了,又说道:“那你杀人放火肯定就是坏人啊。”

  景安言低垂着眼睛,眸光隐晦。

  伊夏至又道:“不过你长得那么帅,肯定不会被上天惩罚的,不要怕。”

  景安言笑。

  他何曾怕过上天?就是下地狱,他也未曾有过半点畏惧。

  伊夏至道:“景安言,你表情有点认真。”

  “那你会因此怕我?”景安言认真的问道。

  好似前所未有的认真。

  整个室内突然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景安言视线落在伊夏至身上,却听见伊夏至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景安言,我不跟你对戏,我跟你说,你就是没有演戏的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