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551 伏击
  青木家的车队飞驰在宽敞的街道上,无视交通规则和红绿灯,司机个个都是年份足够的老司机,搭配血裔的超常反应力,避免了车祸事故。以最快的速度支援小林家族。

  青木结衣坐在四平八稳的车厢里,膝盖上横着青木家的名刀:三花鬼切。

  这把刀陪伴了她十二年的岁月,从她十年那年在家族举办的剑术大赛里夺得儿童剑术冠军后,家主青木大辅亲自把这把刀交到她手里。

  她通常只是用它来切磋,极少杀人,青木家的大小姐不需要自己出手杀人,敢冒犯她的家伙基本会有人替她解决。有时是家主,有时是护花使者们。而家族和护花使者们解决不了的敌人,她的刀就更杀不了。

  比如该死的鬼畜传人。

  青木结衣对李羡鱼的感情很复杂,有敬畏,有恼怒,很恨意,有崇拜,也有敬佩,以及一丝自己也搞不懂的情绪。

  纵观血裔界,从没有出现过李羡鱼这样的人,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崛起,花费半年时间踏入半步极道境界。任何女孩子都不会对这样的男人视而不见。

  非要找出一个对比的话,可能只有宝泽那个大老板可以与他一较长短,那个家伙是个全才,在各方面领域都有举足轻重的成就,血裔界只是他许许多多成就有的一项。

  两人各有千秋。

  但对青木结衣这种出生在血裔家族的女孩而言,明显是李羡鱼更具传奇性,更让人崇拜。

  但不能否认,这家伙又是个鬼畜一般的变态,他以左手玩弄女人为乐,并沾沾自喜。觉得自己非常思过诶。

  作为最大的受害者,青木结衣自然是恨透了他,但不可否认,那个男人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象,或者说心理阴影.....毕竟黄花大闺女在无数人面前被一个男人用左手玩弄到高潮连连,想不留下深刻印象都不行。

  这几天,家族高层都满面笑容,认为她成功勾搭上了李佩云,他们觊觎着李佩云的天赋以及妖道忘尘的三才剑术。青木大辅甚至觉得这就是因果循环,轮回报应。

  当年妖道害得青木家族一蹶不振,现在,他创造的三才剑术将成为青木家的囊中之物。

  青木结衣实在不忍心告诉他们真相,她和李佩云之间最多是朋友关系,和李佩云待在一起,她能做到心如止水,而和李羡鱼待在一起,她会浑身紧绷,心里小鹿乱跳,生怕他突然伸出左手摸自己一下......

  青木家原本打算派三名普通S级,以及四十名精锐族人救援小林家,这已经是非常有诚意的救援了。顶尖S级要么执行重要人物,要么留守家族,外派救援这种事,除非是联姻的家族还差不多。

  但青木结衣主动请缨,希望担当本次救援的先锋,她牢记李羡鱼的话,出生在大家族的天才就如温室里的花朵,只有历练,没有战争。换成别人这么说,青木结衣顶多就认同一下,不会当做至理名言,只有李羡鱼有这种说服力,因为他的经历便是最好的佐证。

  半年半步极道的传奇,除了自身天赋与种种机遇,他数次九死一生的经历同样不可或缺。

  青木结衣想着,自己想更进一步,或许可以借着这次官方组织和天神社的冲突,于鲜血中磨砺出踏入半步极道的契机。

  “结衣,我们马上要到小林家族所在的平冢市了。”老司机说。

  青木结衣回过神来,望向车窗外,车子飞驰在大井町和平冢市之间的公路上,两边是黑褐色的田野,更远处的黑暗中闪烁着微弱的粼粼月光。

  这一路疾驰,穿过小田原市,穿过大井町,终于快抵达目的地。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大战一场。

  这时,远光灯照亮前方的一道身影,穿着紧身作战服,左手握着一把刀,身后还背着一把刀。他直视着灯光,在刺耳的刹车声中,缓缓按住刀柄。

  “锵”

  锐利清脆的出鞘声响彻夜空,而在声音之前,是一道雪亮的刀光,居合·拔刀斩。

  青木结衣第一时间撞开车门,出现在公路上,而她的座驾无声无息剖成两半,油箱爆炸。司机灰头土脸的从爆炸的火光中冲出,受了些微不足道的小伤。

  后方的车辆紧急刹车,接二连三的碰撞在一起,车队乱成一团。

  “宫本秀吉?”

  青木结衣没料到会在这里遭遇曾经的追求者,宫本秀吉,半散修,以居合和两天一流剑术闻名岛国血裔界,号称年轻一代剑术最强者之一,疯狂痴迷青木结衣的美貌。

  曾经是青木大辅看中的“青木结衣丈夫”候选人之一,在宫本秀吉和少数几位岛国天才,以及米国大家族子弟里徘徊犹豫。

  当时李佩云还是一个浪子,没有修成气之剑。当时李羡鱼还在读大学,没有继承黑水灵珠。

  中国血裔界最出众的年轻人是戒色、丹尘子和秦泽,后者一骑绝尘,脱离了“年轻一代”的头衔,而前两者是出家人。

  直到今天,妖道传人和战魂传人异军突起,风靡亚洲血裔界。随后名声又传到欧美。前者十年磨一剑,厚积薄发一飞冲天。后者奇遇连连,挂逼可耻。

  宫本秀吉的修为就显得不够看了,尤其在论道大会被李羡鱼击败后,青木大辅彻底不考虑这号人。

  “想不到青木家的援兵是你,好久不见啊结衣。”

  青木结衣不说话,握住了三花鬼切。

  “当年青木大辅看不上我散修出生,后来更是直言:你连一个修行三个月的毛头小子都不打过,也配做我青木家的女婿?”宫本秀吉脸色平静:“回国之后,我苦修剑道,近期遇高人指点,修为精进。在顶尖S级里,我已难逢抗手。就算李羡鱼在岛国,没有无双战魂的话,他也不再是我对手。”

  然而他已经是半步极道.....乖乖女在心里默默吐了个槽,眸光锐利的看着宫本秀吉:“你加入天神社了?”

  “局势动荡,英雄辈出,正是我辈潜龙一飞冲天之际。只要天神社取代官方组织,我便能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家族。看到时候青木大辅如何看不起我。如果那时候,还有青木家的话。”

  “二天一流是官方组织的势力。你要背叛师门?”

  “我早已脱离师门。”

  青木结衣冷笑:“无君无父之辈,这就是家主看不上你的原因。凭你也配娶我?”

  宫本秀吉同样冷笑:“你错了,在我眼里,你早就是不洁的女人,只配成为服务我某些方面的奴隶。”

  某些方面.....青木结衣气的脸蛋通红,“我也不是虚度光阴的,正好拿你磨砺我的剑道。”

  宫本秀吉目光扫过青木结衣身后的族人,满不在乎的语气:“没料到青木家会安排你援救,带的人少了些,不过没差,有我在,解决你们绰绰有余。”

  他打了个响指,夜幕里浮现十几号身穿黑衣或紧身作战服的忍者,有的手里握着刀,有的拎着微型冲锋枪。

  青木结衣不动声色的扫过周边的黑暗,她知道远处必定有天神社的狙击手,狙击枪伤不了她,但对她身后的族人有一定的威胁,虽然己方也有带枪械,可敌暗我明,己方的狙击手派不上用场。

  好在青木家是忍者世家,有一套高超的隐匿法门,现在又是黑夜,倒不用太担心对方的狙击手。

  “只有十几个人,只要拖住宫本秀吉,我们的胜算很大。”青木结衣暗道。

  她打了个手势,青木家的族人迅速抛出烟雾弹,防备有可能埋伏的狙击手。同时借着烟雾隐匿身形,袭杀天神社的成员。

  浓重的烟雾中立刻传来兵器碰撞声音,以及枪械的响声。青木家的忍者和天神社的忍者拼杀在一起。

  青木结衣抽出三花鬼切,把刀鞘投掷向宫本秀吉,趁他闪身避开的间隙,提着刀大步狂奔,乖乖女踩着一双方口小皮鞋,速度贼快,拖出一连串的残影。

  宫本秀吉慢条斯理的收刀入鞘,气息平稳,右臂肌肉纹起,在青木结衣近身时,沉沉低吼一声,右手和刀柄同时消息,然后是一道雪亮的刀光。

  他拔刀的速度,已经超越了肉眼可以捕捉的极限。

  青木结衣在看见刀光后,才听见音爆声,但在看到刀光之前,她已本能的做出了格挡的姿势。

  叮!

  三花鬼切高频率颤抖,震荡的力量沿着刀身传遍青木结衣全身,崩裂她的虎口,震花她的视线,耳膜一片嗡鸣。

  她左手捏出清心咒,摒除所有负面效果,借着巨力后退,双腿在地面滑行。

  好强!

  比想象中的要强。

  不管是力量还是气机,宫本秀吉都要更胜一筹,这让青木结衣产生巨大的挫败感,她已经很努力了,可宫本秀吉以前比她稍强,现在比他更强。

  比不过李羡鱼和李佩云这样的妖孽也就罢了,她连宫本秀吉都追赶不上。

  稳住身形后,青木结衣再次冲锋,宫本秀吉依然慢条斯理的收刀回鞘,等她靠近再来一次居合。

  双方距离不到十米时,青木结衣猛的一个折转,出现在宫本秀吉右侧,宫本秀吉脚跟旋转,调整身体,正面应对。青木结衣再次折转,宫本秀吉也跟着转身,依旧是正面应对。

  两人变幻了十几次方向,青木结衣微微娇喘停在十几米外。

  宫本秀吉嗤笑道:“你终归要面对我的拔刀斩。”

  青木结衣不服,把腮帮鼓成白嫩嫩的包子:“我不动。”

  居合的致命弱点就是施术者处在一个“被动”状态,它要么静等对手攻来,要么主动出击,攻击方式很单调。

  青木结衣完全可以采用“敌进我退,敌退我不动”的战术,让他的拔刀斩没有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