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师神书 > 第二千六百二十章我为人人

第二千六百二十章我为人人

  思绪回到当下,费无赦语气略沉的道:“三十万亿?道友不是在开玩笑吗?”

  他有点生气了,认定这是沈书在刻意的报复他刚才的装糊涂。

  但明白归明白,不爽还是真的不爽。

  毕竟三十万亿不是什么小数目,沈书偏用这种云淡风轻,吃饭喝水般的语气说出来,明显就是在刻意的拿捏他。

  沈书老神在在。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说笑呢?”他说道,一脸认真的表情。

  费无赦猜测的不错,沈书确实是故意的。

  因为沈书也很不爽,费无赦以为他着急出售功法,就肆意压价,认定他会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沈书很清楚,功法在自己手中,卖不卖实际上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这根本就是垄断性的买卖。

  你不想要?

  出价我不满意?

  行,那我找其他人就是了。

  沈书不信,其他显圣也都会联合起来压价。他们之间没这么的齐心协力。

  且就真的他们这么做了,那沈书直接谁都不卖,相信到时候他们会傻眼后悔的。

  这就是沈书的底气。

  谈的价钱不合适,他能随时掀棋盘不卖,但其他人不行。

  费无赦脸色一阵青红。

  但最终还是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他无奈一叹,

  为了青崖宗能更加辉煌,为了青崖宗下一代弟子能有更多选择,丢一点自己的面皮不算什么,何况,现在在场的只有他和沈书。

  他觉得,沈书也不会将今天的谈话内容告诉别人。

  所以他妥协了,语气也软了下来,完全不似早先的故作淡然和冷静。

  “道友还是不要拿我开玩笑了,上一次说好的二十万亿上品元石,这次一下子长了十万亿,这有点太过分了吧。”

  费无赦叹息道。

  沈书一听这话心里就乐了。

  这老家伙刚才还跟他装呢,丝毫不提上次开价二十万亿的事情。

  结果现在看他一强硬下来,直接就软了。

  果然,这些有所求的老家伙都是纸老虎,万万不能被他吓到。

  心中如此想着,沈书直接调整了心态,带着得理不饶人的势头说道:“上次开价二十万亿,我可没有同意卖给道友。”

  他侃侃而谈:“一本显圣境界的功法,从某些方面来说,无价之宝并不为过。三十万亿的价钱,我觉得比较适合。”

  “但我青崖宗承受不起。”费无赦沉着脸。

  沈书张嘴就要说:“承受不起跟我没关系,那是你们的事情。”但他话还没有出口,费无赦就伸手制止了他,继续道:“实不相瞒,我想从道友这里购买三本显圣功法。”

  费无赦紧盯着沈书的眼睛:“三本显圣功法,六十万亿,道友愿意卖,我们就交易,如果不愿意,那我只能起身送客了。”

  这老家伙野心挺大啊。

  沈书没有被费无赦的话给镇住,相反有些吃惊的看着后者。

  同时心里有些好笑,三十万亿拿不出来,怎么六十万亿就能拿出来了?

  但费无赦既然暴露了自己的目的,那么所有的主动权,这一下便全到了沈书的手中。于是沈书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缓缓道:“道友愿意从我手中购买三本功法,我自然是无比欢迎的,但是这个价钱嘛……”

  整整两天两夜之后。

  清冷的青崖宗后山,沈书握着满脸憔悴的费无赦的手,满脸微笑道:“七十万亿上品元石,三本显圣功法,费道友,合作愉快!”

  虚了不少,黑着眼圈,眼里带着不少血丝的费无赦闻言木讷麻木的点了点头,没有一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喜悦。

  ……

  接下来数日,费无赦表现的颇为冷漠,送沈书离开时脸上更是没有半点笑容,仿佛沈书和他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但青崖宗的弟子们,却惊讶的发现,另一边的沈书却完全不是如此,反而红光满面,嘴角扬起,极为开心。

  这让青崖宗的弟子们分外疑惑。

  自家老祖宗和这位道始圣人,在早先的几天时间里,到底在无人的后山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使两人变成了如此大相径庭的模样被?

  一时间,青崖宗弟子们脑洞飞起、浮想联翩。

  ……

  费无赦:接下来近万年,青崖宗都要吃土了,唉……怎么最终都没有守住底线,糊里糊涂的就应下了花费七十万亿上品元石呢?

  他悔恨交加。

  沈书:大买卖啊,没想到这一次直接就开门红了。

  爽啊!

  有了这一大笔上品元石,毫无疑问,他那个计划能更好的实施了,良好的缓解了他近期的困境。

  至于被彻底掏空的青崖宗……

  沈书觉得有一句话很有道理,有时候钱花了不是真的花了,而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陪在人的身边。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青崖宗虽然破产了,但他们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

  而在接下来的近万年时间里,只要发展良好,不遇到什么大的波折,可以想象,一共拥有四本显圣功法的青崖宗,必然要比今日壮大一倍以上。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恩,沈书是这么认为的。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利我的同时也利人,我快乐,别人也快乐……总感觉自己的境界越来越高了。”在回道始院的路上,沈书忍不住连连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