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阿岐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追查到底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追查到底

  说白了,就是七皇子不受宠,也没人管他的死活,他一个人在外面流浪自生自灭呗。尹成念心里虽这样想着,但嘴上却不能这样说,只能道:“你说的很是。”

  尹成念在西厢套着话,本应去休息的孟七却到了上房屋皿晔的屋子。

  “阁主。”孟七躬身行了一礼,“您还没休息?”

  皿晔正坐在桌前,拆看苏郁岐给他寄来的书信,见他来,搁下书信,做了个请坐的姿势,孟七在他对面椅子上坐了下来。

  “在你的府里,不必称我阁主。你虽是我的护法,但终究是毛民的七皇子,我说过,你不必当我是你的主子。”

  皿晔有些慵懒地倚靠在椅子背里,神情淡淡的。

  “当年我受那些皇子皇女们欺侮,若不是你救了我,也没有今天的我。对我来说,这个七皇子做与不做,都没什么重要,当初既然要追随你,那便是一生一世。这是我自己的意愿,你也没有必要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孟七说起那些屈辱的过往,眸子里淡然从容得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想来,那些事在他的心里就像被尘封的枯井,已经再不可能起波澜。

  皿晔淡声道:“嗯。你自己做主吧,我不强求你。对了,回来了有什么打算?”

  “我并没有什么打算。一切以阁主的意思为命。阁主要做什么,只管吩咐就是。”

  皿晔点了点头,“我回来是为了查一桩旧事,这件事关系重大,不宜声张,所以,我在你这里的消息,还是封闭的好。”

  “嗯,我知道了。”

  皿晔手上捏着苏郁岐寄来的信,一副思索事情的模样,片刻,又问:“凌子七还没有找到吗?”

  孟七摇摇头:“暂时还没有。说起来,凌子七不过是个细作,有那么重要么?”

  皿晔眉心微微蹙了起来,道:“说起来,的确没那么可怕。但没找到她,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好,我会飞鸽传书再加派些人手。”

  两人正说着话,管家忽然进来了,躬身一礼:“主子,外面有个人,点名要见您带回来的这位公子。”

  皿晔和孟七都是一怔。

  他们刚到家,这就有访客,还是直奔皿晔来的,若说是被人跟踪至此,怎么也说不过去。跟踪的人不会光明正大造访吧?

  但总归是熟知他行程的。

  皿晔问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戴面具的老者。”

  皿晔立时明白了。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是我的义父,走吧,出去迎接他老人家。”

  他心里很纳闷义父冯十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不管怎么样,先见到人再说。

  两人急匆匆走到大门口,果见风灯下立着一位戴面具的灰袍老者,两人赶忙上去行礼:“义父,您怎么来了?”“宗主,您来了,快里面请。”

  冯十九看上去不太高兴,周身都是冷凝之气,但因为戴着面具,瞧不出来他脸色如何。“嗯。”冯十九应了一声,迈步往里走。

  管家被唬了一跳,心道这什么人物,竟然这么大的谱?诚然,他们七皇子在毛民的身份并不那么尊崇,而且这些年他在外的时间比回来的时间多得多,在外面结交些什么人物,他们这些家仆上哪里知道去?

  总归主子尊重的人,他们更得尊重就是了。

  冯十九跟着去了上房屋,皿晔将他请上了上座,恭恭敬敬行了半跪礼:“义父,不知义父驾临,孩儿有失远迎。”

  “虚礼就不必了,你起来,我有话问你。”冯十九语气沉冷,看来是真的心情不太好。

  皿晔站起身来,没有归座,孟七虽然是此间主人,又是毛民国的七皇子,也就只能跟着垂立一旁。

  “义父有话但问,孩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冯十九瞥了一眼侍立一旁的管家,孟七立刻心领神会,对管家道:“你先出去,没有召唤,任何人不得到这里来。”

  管家应了一声,肃恭退了出去。

  冯十九道:“我问你,你到津凌来,所为是不是你母亲的事?”

  冯十九与自己的母亲燕明公主是故交,皿晔心里很明白,绝不是冯十九救了母亲那么简单。试问,谁会无缘无故去救一个身份那么尴尬的人呢?自然是交情匪浅才肯舍命相救。

  但他究竟与母亲是什么关系,皿晔这些年也没有查出个究竟来。

  冯十九隐藏得太好了。

  “是,也不全是。”皿晔没有隐瞒,“小王爷在调查杀她父母的凶手,查到了当年现场遗留的刺客身上的一枚玉佩,正好与杲稷炼丹房里的一个铜简的花纹是一样的,而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母亲身上就有那么一个刺青,这个花纹很特殊,一般人是不可能有的,所以,我才来津凌,为的就是查出个究竟。”

  一旁的孟七微微惊讶。他们阁主的母亲是毛民人?竟然是毛民人吗?

  冯十九沉声道:“你不必查了,你母亲与当年的刺杀案无关,和杲稷也无关。小王爷如今正处于重重危险之中,你却为了查这么个莫须有的事情远赴津凌,置她于危险中而不顾,你还晓不晓得你的责任之所在?”

  “小王爷的安全暂时无虞,我会尽快赶回去的。义父,我自然很希望母亲与这些事无关,但我所来,也并非全为母亲,我还为小王爷。”

  “为她?”冯十九的声音里一丝疑惑。

  皿晔道:“小王爷在江州的时候,曾有一队人马暗杀了苏家军几百士兵,而那些人手上,也都有同样花纹的令牌。可见,在雨师活动的毛民细作里,有一支的图腾或者标记就是这种玄冬花纹。他们的根系必然是在毛民,这才是我来的重点。”

  皿晔终究还是撒了一点小谎。查细作固然重要,查母亲的事却更重要。或者说,他心里其实有一丝隐隐不安,他怀疑他的母亲和当年的刺杀案有关。

  这才是最可怕的。

  冯十九的阻拦,让他的不安更加重了。

  “这里,你可以留下孟七帮你查,又何须你亲自来?你还是赶紧回小王爷的身边,好好保护她才是最要紧的。”

  冯十九的语气比方才委婉了些,但还是不容拒绝的口气。

  皿晔还欲说什么,冯十九却打断他道:“就这样定了,赶紧跟我回雨师!”他一甩衣袖,抬腿就走。

  “义父!”皿晔声音发急,冯十九还是站住了脚步,“怎么?想要不遵我的命令吗?”

  皿晔脸色微微发青,眸子里却是一股坚定气势,双膝一跪,“义父,请恕孩儿不孝。孩儿这一次不能跟您回雨师。对孩儿来说,义父很重要,苏郁岐很重要,母亲也很重要。孩儿要留下来查明那件事。”

  孟七还不太明白皿晔说的那件事是什么,只觉一头雾水,但冯十九却明白的很。“你要想清楚!”冯十九暴怒,“如果你查出来的结果,像你想的那样,你要如何面对苏小王爷!”

  皿晔心头一凉,隐隐有不好的感觉,但还是执着道:“人活一世,总不能一直糊里糊涂的。如果,结局不那么尽如人意,该负的责,总该去负,该还的债,总要去还。”

  他声音里一丝悲凉之意,听得一旁的孟七都禁不住一抖。

  冯十九沉冷地凝视着跪在地上的皿晔,连语气都是沉冷的:“你母亲临终前将你托付与我,说的什么话,你可还记得?”

  皿晔低着头,“孩儿记得,母亲让孩儿事事以义父的话为命,孝敬义父,绝不忤逆义父。”

  冯十九怒声:“那你现在是打算忤逆义父吗?”

  皿晔依旧低着头,但语气也依旧坚定:“孩儿不敢。请义父成全孩儿这一次。”

  “你!你这个不孝子!”

  冯十九抬起手来,眼看就要打在皿晔的身上,皿晔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打算挨这一掌。以前也不是没有挨过打,一掌并不能让他动摇心志。

  一旁的孟七急忙跪倒,疾声道:“宗主!使不得,宗主!他可是您一手养大的孩子!”见冯十九擎在空中的手掌停住了,他忙又道:“请恕属下说几句僭越的话。虽然我不知道阁主和宗主担忧的事情是什么,但我觉得,阁主说的有道理,该负的责,总该去负,该还的债,总要去还,该知道的,也应该去知道,不管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阁主从不曾违逆您,就连您让他和苏郁岐成亲,他都没说二话,可这一次毕竟是事关他的母亲,他怎么可能再让自己糊涂着呢?”

  冯十九的手掌终于缓缓落下,但声音愈沉,竟透出一股苍凉与无奈来:“皿晔,你不要后悔!”

  冯十九撂下这一句,气得拂袖而去,一枚带起一阵凉风。

  皿晔跪在地上,迟迟没有起来。

  孟七上来扶他,他轻轻推开了他的手,低着头,“孟七,你也觉得,我应该去把事情了解个清楚,是吧?”

  他言语里却不似方才那样坚定,甚至,孟七还听出了犹豫动摇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