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783章 抓住把柄

第783章 抓住把柄

  再说钟毅,等着吃面的功夫,一直透过门板缝打量着西厢房。

  也是巧了,伙房的西边门板墙斜对着师部的西厢房,所以透过伙房西边门板缝,可以很清楚看到西厢。

  钟毅看到,李副官进去之后,西厢房门就被关上了。

  足足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李副官才终于打开房门走出来,李副官出来之后,很快就到前头忙去了。

  又过片刻,之前那个风姿绰约的少妇也从西厢房里走了出来。

  看清楚少妇的脸色之后,钟毅不由得一愣,不是吧?但只见,少妇的两腮绯红,一对桃花美目里几乎能够滴出水来。

  看这样子,分明是刚刚跟男人云雨欢好过!

  钟毅嘴角不由微微一勾,把握又大了几分!

  这个时候,伙房里的伙夫终于煮好了面条,钟毅几个吃完面条便被赶出了师部。

  出了师部之后,钟毅也不走远,而是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蹲着,等待李副官下班,直觉告诉钟毅,今天晚上李副官还要去跟那少妇幽会。

  下午五点多钟,一辆福特牌轿车驶入师部,没过多久又开出。

  在轿车从近前驶过之时,钟毅清楚的看到,白天时看到的那个少妇就坐在后座,旁边还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

  在来鄞江之前,钟毅就看过陈金木的照片,所以一眼就看认出,坐在少妇旁边的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就是陈金木。

  如果这个时候突然出手,干掉陈金木不难。

  既便福特轿车的副驾驶、以及车门两侧都站了人,后面还跟了一辆卡车,卡车里还坐了至少一个班的警卫,但如果钟毅在这时候出手,还是有十足把握干掉陈金木。

  不过,钟毅并没有出手,因为还没到时候,而且他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

  又等了两小时,等到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李副官终于从师部走了出来,到外面街上拦了一辆黄包车,然后往北奔中山公园方向而去。

  钟毅示意杨大眼和另外几个队员留在原地,他自己则带着二狗子跟上去。

  钟毅带着二狗子,一路跟踪李副官乘坐的黄包车,从公园路到中山公园,然后拐进了一条名叫白衣巷的小巷。

  黄包车最终停在一栋公寓楼前。

  李副官下车之后付了一个角洋,黄包车夫千恩万谢的去了。

  钟毅闪到一根电线杆后,再探头往前看去,只见李副官轻轻敲了两下门,公寓的大门就悄然打开,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露出半边娇躯,可不就是白天时在鄞江警备师师部看到过的那个少妇?

  ……

  李副官一闪身进了公寓,大门从里边关上。

  紧接着,一双玉臂便从身后环住他的熊腰。

  这一回,李副官的胆子就比白天时大多了,一转身就揽住少妇臀部将她抱起,少妇便顺势叉开双腿,骑李副官腰上。

  “老东西不会起疑心吧?”李副官一边抱着少妇往里走,一边问道。

  “你就放心吧。”少妇道,“老东西跟姓曹的,还有他的那三个干儿子约好了,今天晚上要在老鄞江打一通宵的麻将。”

  李副官还不放心,又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放心吧,我跟家里说好了。”少妇说道,“今晚回娘家住。”

  “这就好。”李副官闻言松了口气,又道,“你不知道,老东西疑心病重得很,要让他知道你无故外出,我又正好今天晚上请假,他非起疑心不可。”

  说话之间,两人已经搂抱着上了楼,又腻歪着进了卧室。

  这对奸夫一直腻歪到半夜时分,才搂抱着沉沉睡去。

  熟睡中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李副官忽然感到脸上有些凉,好像有一截冰凉的物事顶在他的脸颊上,下意识的伸手一推,呈管状!

  下一霎那,李副官便从睡梦中生生惊醒!

  不愧是从中央军校毕业的学员,警惕性还是非常之高的。

  惊起之后,李副官才意外发现,房间里的灯居然是亮的,把他还有五姨太的丑态照的是纤毫毕现,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床前还坐了一个人!

  坐在李副官床前的,当然就是钟毅,不过钟毅换了衣裳,还洗了脸,所以李副官根本没认出他来。

  发现来了不速之客,李副官一声都不吭,伸手就往枕头底下摸过去。

  但是伸手一摸之下,李副官的整个身体便立刻僵在那里,枪不见了!

  “李副官在找枪吗?”钟毅这才手一翻,亮出一把崭新的勃朗宁手枪。

  李副官一眼就认出,不速之客手中拿的这把勃郎宁手枪,是他的佩枪,昨晚入睡前压在枕头下的。

  这时,五姨太终于也醒了。

  发现床头坐了一个陌生人,五姨太便立刻尖叫一声,拉过棉被罩身上。

  钟毅却是眼睛都没斜一下,盯着李副官笑吟吟的道:“李副官胆子不小嘛,陈金木的女人都敢碰?”

  李副官闻言心头微微一动。

  对方竟直呼陈金木的名字,或许局面还没那么糟糕!

  当下李副官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钟毅没有回答李副官,反而笑着说道:“李副官,如果我这时候招呼一声,把海曙分局的巡警招来,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李副官闻言,一张俊脸立刻变得煞白煞白。

  反而是一边的五姨太说道:“结果就是,你会死!”

  “哦,是吗?”钟毅笑道,“我又没碰你,为什么也会死?”

  “你是没碰我,但是你撞破了我跟子任的奸情。”五姨太冷然道,“你觉得,陈金木还会让你活着,到处宣扬他被自己副官戴了绿帽的丑事?”

  钟毅不由得有些刮目相看,这女人脑子很清楚嘛。

  李副官也说道:“所以,你不会去向陈金木告密的,对吗?”

  “我当然不会去告密,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其实有着相同的目标!”钟毅懒得跟李副官玩那些虚的,直接就切入到了主题,又道,“你想要陈金木死,我也想要他死,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