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扛着AK闯大明 > 第847章 主将与我们同在

第847章 主将与我们同在

  第二天一大早,朱慈烺伸了伸懒腰又戳了戳一旁还在呼呼大睡的刘鸿渐。

  “刘卿,该起来了!”

  昨夜二人在帐内啃着烤肉喝着烧酒,一不小心就喝高了,也就是朱慈烺是个门外汉,若是崇祯在这儿肯定要治刘鸿渐个大罪,最起码也要打几十板子。

  大敌当前,身为全军统帅带头醉酒,还带坏他的儿子。

  “闻闻还有肉香吗?”刘鸿渐迷迷糊糊的道。

  “刘卿说的什么话,烤肉早被庞大伴儿收拾了,哪里还有……咦?还真的有肉香,莫非今儿早上还有肉吃?

  刘卿不是我说,现在百姓们虽然生活的好了,但也达不到每天吃肉的地步,士兵们这样吃户部的人又该找朕抱怨了。”朱慈烺一边穿衣一边道。

  自打出征以来在刘鸿渐的鄙视下,朱慈烺终于学会了自己穿衣服,虽然刘鸿渐在家里也是有老婆服侍穿衣。

  “嗯,那就好,没得事儿,还能再睡一会儿!”刘鸿渐说完又没了动静。

  “那成,朕去城头瞧瞧,你可别睡太久了。”朱慈烺穿好了龙袍就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待上得了城头,但见放眼望去尽是黑灰,连城头上的垛口都被大火烧得漆黑,城下不少地方仍旧冒着黑烟。

  而那股子经久不绝的烤肉味道便是从城下飘来。

  “呕~——呕~——”朱慈烺似乎明白了什么,呆愣之余便开始反胃。

  “皇爷,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老奴这便去穿太医!”庞大海一看吓坏了,赶紧吩咐下人去找齐铭胤。

  “大惊小怪什么,朕没事!呕~——”说完朱慈烺一溜烟朝着自己大帐跑去。

  “刘卿!你快醒醒!你快说说昨晚你给朕吃的什么肉?”

  ……

  几乎是同一时间,莫罗佐夫和沙皇阿列克谢一世也端着望远镜在眺望布萨根城。

  昨夜他俩也没睡好,烤肉味儿弥漫了整个军营还整整飘了一夜,这导致罗刹人士兵一晚上都在抱怨伙食不好。

  “陛下,布萨根城墙是青砖所筑,大火烧了一夜肯定已经不牢固,今日此城必破!”莫罗佐夫道。

  他闭口不提烧城墙的燃料,因为他着实说不出口。

  阿列克谢一世沉默不语,朝着早已整队完毕的罗刹人军队走去。

  经历了昨日的苦战,罗刹人仍旧保持着不错的士气,这是属于哥萨克人的骄傲。

  “罗刹的勇士们,昨日你们用自己的勇气证明了你们的忠诚,我,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你们的皇帝,为拥有你们这样的战士感到骄傲。

  但是,这还不够,我们的敌人仍旧龟缩在城池中,决战就在今日,主将与我们同在!”

  阿列克谢一世跨上战马冲一排排的士兵们训话。

  “乌拉~”

  “乌拉~”

  “乌拉~”

  ……

  “刘卿,罗刹人又在乌拉了,不过他们的士气也真够可以的。”

  朱慈烺似乎很佩服城外的罗刹人,他觉得大明的士兵也不过如此,甚至于伤亡如此大他都不敢保证大明的军队能保持如此旺盛的士气。

  “你还是不懂兵啊!”刘鸿渐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想让士兵们卖命吃饱给足只是先决条件,但并不是决定性条件,真到了那一步只要你小朱这的拼命,捋起你的皇袍往前一冲,大明士兵绝对会用行动证明什么叫衷心。

  “启禀皇上、王爷,罗刹人的火炮兵又上来了!”孔二愣子虎虎生风的走过来禀报。

  “知道了,城头的火炮都拆卸下来了吗?”刘鸿渐道。

  “回王爷,按照您的吩咐都拆下来了,目前全部放在城中。”孔二愣子又道。

  “嗯,去知会巴巴喇总督,倘若城墙有倒塌的可能,立即命令士兵下城据守,莫要死守。”刘鸿渐说完便带着朱慈烺下了城。

  一刻钟后布萨根攻防战在罗刹人的炮火声中打响了。

  依然是昨日的战术,只是城墙上除却ak的突突声,再没有榴弹炮的影子。

  被烧了一夜的城墙果然不再坚固,罗刹人的火炮只一轮便将东城的城墙打得摇摇欲坠,巴巴喇立即命令东城上的士兵紧急撤退。

  轰轰——轰——轰轰轰——

  城墙要塌了,孔二愣子直勾勾的盯着东城墙。

  轰——随着一声巨响,东城中间一段足有五六米的城墙轰然倒塌。

  “乌拉~!乌拉~!”罗刹人士兵们兴奋的吼叫着。

  “敌人发起冲锋了,榴弹炮准备!”孔二愣子也冲不下吼道。

  “乌拉~!乌拉~!乌拉~!”

  “开炮!”

  轰轰——轰轰轰——

  早已等候多时的大明火炮营士兵们几乎同时启动了榴弹炮,炮弹在蜂拥而来的罗刹人骑兵中间爆炸,罗刹人阵营顿时人仰马翻。

  “迫击炮准备!开炮!”

  见罗刹人启禀已经冲入了小钢炮的射程范围,孔二愣子立即向部下下令道。

  又是一阵轰鸣,迫击炮炮手们的操作愈加纯熟了,八十门小钢炮的炮弹几乎无死角覆盖了城墙缺口处。

  罗刹人本以为攻破城墙就是胜利在望,他们踏着昨日罗刹士兵的骨灰冲向这胜利,完全没想到城墙后头还是另外一个地狱。

  眼看着同伴一个个倒下,不少罗刹士兵心中生出莫名的恐惧。

  莫罗佐夫在咆哮,他愤怒的命令督战队射击退回来的士兵,并派出更多的士兵参与冲锋。

  “林河!”刘鸿渐面容冷冽的道。

  这一招其实是险棋,虽然对于罗刹人来说有点出其不意,但若是掌控不好被罗刹人冲进来战局还真不好说。

  “卑职在!”林河一跺脚算是行了个军礼。

  “火枪营准备,以楔形阵列布阵,勿要让一个罗刹人冲进来!”

  “卑职得令!”林河随即小跑着离去。

  罗刹人一波一波的冲锋,但从射程上被明军榴弹炮、迫击炮以及火枪兵、掷弹手们阻挡在城墙缺口处。

  战斗的惨烈程度比昨天更甚,很快的城墙缺口处便堆满了罗刹人的尸首,饶是如此罗刹人仍旧悍不畏死的发起着冲锋。

  一个多时辰后,尸首堆积如山,榴弹炮由于射角问题已经几乎打不到尸山上的罗刹人。、

  “王爷,榴弹炮已经排不上用场了,而且炮弹也快消耗光了,迫击炮也是如此!”由于炮火声太大,孔二愣子扯着嗓子道。

  “巴巴喇,你那边准备好了吗?”刘鸿渐没有理会孔二毛,而是扭头对盟古总督巴巴喇道。

  “王爷,俺的骑兵早已饥渴难耐,就等着您的命令了!”巴巴喇闻言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兴奋的道。

  ……

  ps:哥萨克人,严格来说哥萨克人不能称之为一个民族,它是由鞑靼人、俄罗斯人、立陶宛人和波兰人组成的混合人群。

  严格来说俄罗斯帝国是一个没有帝国民族的帝国,所谓帝国民族是指帝国内部,存在某个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上占据主导地位的族群团体,帝国在某种程度上是属于它们的,比如大明之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