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 > 第十二章 西本健在行动

第十二章 西本健在行动

  现在风间熏可是要尽量保持冷静了,不然说不好就一个情绪激动,三勾玉写轮眼就亮出来了。

  要说实话亮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对外说这是自己新定做的美瞳就好了,反正自己现在是女装大佬,本身就有爱美的权利。

  (好吧,看来我们的主角在系统不知不觉的侵蚀下已经逐渐习惯自己女装大佬的身份了,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可悲的事情。)

  之所以风间熏会担心写轮眼暴露出来,还是因为他控制不住这个新到货的金手指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终身制的关系,这个宇智波附身卡带给自己的写轮眼和宇智波上忍的战斗经验并不是十分完美的,也不是像其他小说的金手指一样把什么东西都怼进脑子里。

  反而是好像在用一种细水长流的方式,让风间熏逐渐习惯身为一个忍者的战斗方式以及多出来的这一双写轮眼。

  信步从西本健家中走出来的风间熏没有任何异常,就好像刚刚用三勾玉写轮眼对西本健使用幻术,放大他心中某些欲望和想法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差不错已经是六点五十了,晚饭虽然还没有解决,但是浅井成实跟自己说过,貌似是想要请自己在他家吃饭来着。

  别误会,他并不是想搞基,只不过是对这个柯南世界最出名的女装大佬很欣赏而已,每一个伪娘都是折翼的天使,应该得到足够的关心和照顾才对,至少风间熏是这么认为的。

  左右他都没事干,还不如去看看这个村子的前任村长的法事,跟毛利一行人不同的是,他刚好穿的是一身黑色的一副。

  黑色的针织衫,外罩黑色女士西装,一双紧身黑色牛仔裤则是完美的将风间熏的身材体现了出来,作为一个女装大佬,虽然前凸还看不出来,但是后翘已经十分完美了。

  这幅一身黑的打扮,刚刚好不会在一群来上香的人里面显得扎眼,主意打定,他就开始快步朝着举行法事的公民馆那里走去。

  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他可不仅仅是对西本健一个人做了些许影响,要想完成对浅井成实的承诺还是要费些心思才行,毕竟自己是个警察不是个杀手,尤其是身边跟着一个柯南,要是真解决了这几个人,说不准就会留下什么马脚,即使有着宇智波附身卡,他也担心柯南敏锐的直觉。

  “风间警官,你也来啦。”

  小兰语气兴奋,就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样,大概在这种场合见到任何一个熟人对这个姑娘来说都是一种心里安慰吧。

  一大帮穿着黑衣服的人沉默的走进这个房间却不发出任何声响,只能听见和尚敲木鱼的声音,以及断断续续,隐隐约约的念经声而已,在这个漆黑的夜晚多少有些渗人。

  “风间警官,你也是来参加法事的吗?”

  说话的人是浅井成实,不过目光还是有点闪烁,大概还是不习惯跟揭穿自己杀人计划的警察正常对话吧。

  “恩,因为我的一个朋友是曾经是岛上的居民,这次他有事情回不来,才特别拜托我帮他上一炷香的。”

  这个理由到真不是风间熏胡扯的,事实上还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拜托他来着,要不是他,估计风间熏都有可能忘记这期月影岛的案件了,毕竟他也不是天天跟着毛利小五郎转的,他什么时候接到委托信风间熏又不知道。

  “哦,是这样啊,那我们现在就进去吧,法事马上就要开始了。”

  浅井成实似乎是抱着什么小心思,进去之后就跟风间熏待在了一个地方,不过因为这是法事的关系,他犹豫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风间熏倒是能猜到他的想法,应该就是想问问自己这几个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吧,毕竟在揭穿他杀人计划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保证过了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此刻的风间熏则是在观察着在场的那些人的神态,来揣测他们的心理,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不过主要对象还是那几个杀害了麻生圭二的人。

  西本健就不用说了,心理素质十分不过关,在龟山死了之后就开始担心害怕,本来就已经五十多岁的他在长期的精神压力之下衰老的更快,眼角的皱纹和深深陷进去的眼窝都可以说明他的处境。

  就像一只拴在绳子上的蚂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绳子那头燃烧着熊熊大火,不知道是会被烈火吞噬,还是会活活摔死。

  而另外两个人黑岩和川岛心理状态似乎就完全不一样了,也难怪,一个是官僚,一个是资本家,这心理素质应该是差不了,不过他们两个彼此看向对方的眼神都带着浓浓的忌惮和戒备,眼底还有丝丝仇恨,一点都不像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倒像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样。

  其他的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对于黑岩村长那刁蛮任性的女儿黑岩令子的行为有些看不惯而已。

  那种从小被惯坏,认为什么事情都应该顺着自己的意志发展,不然就闹个没完的人,其实就是认不清现实的可怜虫而已,只要不惹到自己身上,他也不会干什么。

  要知道现在宇智波附身卡的时间才过去了三分之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力量,很想放一个火遁什么的助助兴,但也只能想一想罢了,这里毕竟是法治社会,保障了你人身安全的同时难免要进行限制。

  就这样,前任村长龟山勇的法事就在这种气氛之下开始了,房间里面的人都神情严肃,低头哀悼死者,房间里面似乎只能听见主持法事的和尚敲木鱼的声音。

  不过那是对普通人来说,现在是精英上忍实力的风间熏自然可以凭借着强悍的查克拉感知和耳力听到更多东西。

  “那个侦探是不是你请来试探我的?”

  黑岩用言语试探这旁边的竞争者川岛,不过却得到了对方不屑的回答。

  “切,那种事情也就只有你才做的出来。”

  “你,你想逃到那里去?”

  “我只是去上个厕所。”

  看起来风间熏之前的诱导作用不小,这几个人已经开始互生嫌隙了,只不过都还在抑制内心的冲动而已。

  这时候风间熏朝着右后方瞥了一眼,发现原本应该跪坐在那里的西本健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似乎其他人也都没有注意到的样子。

  谁教这个西本健平时行为孤僻,脸色阴沉,就算是参加法事也是自己挑一个角落无人的地方坐着,没有刻意注视当然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过十几分钟之后,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钢琴声,是贝多芬的月光,而且是第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