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经典三选一

第二百六十四章 经典三选一

  “佐藤警官,怎么连你也说的跟没事人一样?“

  高木警官一脸辈分,作为一个刚从巡查部长升到警视厅不久的新人警官,他对于这种事情可是敏感的很。

  “放心好了,毛利前辈跟美和子他们是在逗你玩,不过这件事情你的确要负责任就是了。“

  这句话让高木半喜半忧。

  不过目暮警官虽然比较严厉,但其实对下属还是挺好的。

  就单看原著当中经历了这么大失误后,还能继续他的警视厅恋爱就知道了,其实没多大屁事。

  被风间熏这么一通“安慰”之后,高木也冷静了下来。

  不如说他这个人比较粗神经,是一个想当老实的人,既然犯人已经死了,那再多想也没用,还不如努力找出真正的凶手戴罪立功。

  所以接下来在目暮警官带人之前的时间里面,他都是一直跟着风间熏他们在寻找线索。

  “美和子,我记得好像由美那家伙对高木有好感是吧?”

  “恩,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佐藤奇怪,风间熏不是这种喜欢在工作时间里面谈八卦的人啊,难道是被由美传染了?

  “这不是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么,不过比起我们两个,高木似乎更加有干劲的样子啊。“

  一般来说,像高木这种踏踏实实做事的男人,应该是很受欢迎的。

  虽然由美平时八卦了一点,不过好歹也是交通课的大美女。

  配上高木也不算是也算是他赚到了。

  些许八卦调剂一下气氛之后,几个人又开始进入了枯燥而无聊的搜查当中。

  对着这么一个屁大点的隔间一遍一遍的寻找,还要注意不能破坏现场,实在是一件耗费体力的事情。

  “高木,在我们两个离开之后,这个小仓千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从表面的证据上看来,这已经可以断定是一起他杀事件。

  那么在佐藤他们已经将犯人搜过身,确保他没有携带凶器之后,这家伙竟然还能找到刀子和道具血浆来假装自杀,那就说明在这个列车上是有他的共犯的。

  “这个吗,让我想一想,因为警官你们两个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我有点着急,所以一直在朝着厕所那边张望,没怎么注意到小仓千造有什么怪异的行为,不过他在表示自己要去厕所的时候态度好像是挺坚决的,几乎可以说是软磨硬泡了。”

  高木扶着下巴,思考了几分钟之后说出了这么一段话。

  ”这些道具肯定是有人给他放在厕所隔间里面的,也肯定给他传递过讯息让他到厕所里面去,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同伙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营救他,而是要杀了他灭口。“

  风间熏摊摊手,对于这种背后关系错综复杂的毒贩,肯定有不少人想要封了他的口。

  只不果然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家伙背后的人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杀人灭口,是对自己的智商极度自信么。

  “小薰姐姐,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诶。“

  听完高木的叙述之后,柯南这家伙又不甘寂寞了。

  垫了垫脚尖发现自己扯不到风间熏的袖口之后,无奈之下只能抬头开口喊道。

  “你又发现什么了,可爱的小侦探?”

  “在你们离开之后,过道上曾经走过去三个人,高木警官你不记得了吗?”

  柯南的记忆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他当时闲的没事干,被小兰死死楼在怀里面没办法去凑热闹。

  “对啊,我也想起来了,在风间警官你们离开之后,是有三个男人经过了过道这里,我记得他们手上好像都有拿着报纸。。。”

  “不对,两个人拿着报纸,另一个是端着咖啡馆的。”

  “那么柯南,你还能记住他们的长相吗,等下你能把他们找出来吗?”

  佐藤听到这话之后,一脸希冀的蹲下来问柯南,

  “当然了。”

  柯南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十分钟后,之前从过道走过的那三个男人被叫到了一处闲置的车厢里,这是亚美小姐提供的。

  “什么,有个男人”

  “在厕所里面”

  “拿刀自杀了”

  三个人就像说群口相声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把这完整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不得不说,柯南一出手,就必定是一个三选一的局面,这在风间熏的脑海里面已经是成为一个概念了。

  “那你们警察干嘛非要找我们三个询问不可?”

  在惊讶完之后,那个一脸凶相的穿着棕色西装的男人就开始对看上去最好欺负的高木发难了。

  大吼大叫的功力不在目暮警官之下,一下把高木唬的连连后退摆手。

  看到这个情况,风间熏微微皱眉。

  说话嗓门大点可不一定代表底气足,很有可能代表他心虚。

  “这位先生,配合警方的工作是公民的义务,如果你胡搅蛮缠的话我就当做妨碍公务现行罪逮捕你。”

  风间熏上前一步,就这么看着淡淡的看着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切,警察了不起么。”

  别看这家伙长的凶,其实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被风间熏这么拿话一顶就不敢发作了,只是自己在哪里嘟嘟囔囔的表示不忿。

  反倒是高木警官这种退让的行为会让他变本加厉,蹬鼻子上脸。

  社会上可是有不少这种欺软怕硬的人,对他们示好反而会觉得你好欺负。

  “好了,我来说明一下,之所以会找你们三个询问,是因为犯人会去厕所自杀是因为有人曾经指示过他去洗手间,在他之前,就只有你们三个人从过道经过,所以你们才会找你们过来询问,听懂了吗?”

  “切,真是倒霉。”

  之前那个红色皮肤,穿着棕色西装的男人这下不敢呛声了,只是自己不忿的嘟囔。

  事实上,越是这样欺软怕硬的人,感觉反而越敏锐,别看他表现的这么嚣张,但是却能明显感觉到身为一个女人的风间熏要比高木警官还不好惹,所以主动认怂。

  估计这也是这样的人能太太平平的活到现在,没有踢到铁板被人收拾的原因了吧。

  现在站在风间熏面前的,除了之前叫嚣的那个男子之外,还有一个带着眼镜,穿着蓝色西装一脑袋小珊瑚头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个带着颇为流行的白色帽子,穿着淡绿色衬衫和牛仔裤的年轻人了。

  单单从外表看起来,还真那么容易下结论。

  虽然那个男人很嚣张,但不一定代表他就是凶手。

  所谓的毒枭,不一定都是那些长相凶恶的人。

  做这种一被抓到就妥妥没命的买卖,基本都不是什么没脑子的人。

  所以那些毒枭往往的都有非常光鲜亮丽的身份作掩护。

  别看他们贩毒导致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是自己很可能表面上还是一个捐款无数的慈善家。

  现实,往往要比戏剧精彩得多,也离奇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