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战国大召唤 > 第三百五十章:一虎战群狼

第三百五十章:一虎战群狼

  薛仁杲摔了一个四脚朝天,看着拉着绳子的士兵,冷哼道:“死来!”

  说着大腿一挽绳子将其套住,回身一拉将人拉来,虎目瞪着士兵,一脚又踹了上去,顿时又被踢翻了一个。

  项庄一看薛仁杲到现在还不服气,冷哼道:“拿绳子来!”

  “是!”被踹飞的士兵,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将绳子交给旁边的兄弟。接过手的士兵,回身便将绳子抛到项庄手中。

  项庄看着下方的薛仁杲道:“老子就不信你能跑过马!驾!”

  宝马撒开自己的四肢蹄子,快马加鞭的跑了起来,项庄一手拿着绳子,一手驾着马,一蹄千尘,快马扬鞭的跑了起来。

  薛仁杲如同一个羔羊一般被项庄迁着走,拖拖拉拉的尘土四溅,向着大营跑去,偏偏这个时候薛仁杲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正在观战的项梁等人不由的开怀大笑道:“这小子鬼点子真多啊!“

  “哦!刚才大哥不是还说这小子临阵脱逃吗?”项伯笑着看着囧态的项梁道。

  项梁连忙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这个小老头!是我错怪了项庄!”

  “叔父如今庄哥回来,可要论功行赏啊!”后面的项悍立刻吵嚷了起来,正好也附和他的体型,五大三粗大大咧咧的。

  看着快马加鞭赶回来的项庄,项梁大喜道:“好!走!我们为项庄拜庆功宴”

  “叮,项庄说骂属性成功,第三属性发动,没成功一次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93!”

  “驾!哈哈哈哈哈!”项庄驾着马将薛仁杲硬生生的脱入了大帐内,幸好战场地面比较平坦,否则照这样的颠簸,薛仁杲必然伤筋动骨,如今到也是完好无损。

  “恭喜二哥了!”一旁几个项氏兄弟大笑道。

  项庄也是大喜道:“同喜同喜”

  “来人把他给我捆了,交给叔父!”项庄指挥着一旁的小兵道!

  “好嘞!”小兵倒也是大喜,拿着一旁的麻绳,走了过去,薛仁杲倒也是聪明,盯着缓缓靠近的士兵一直装死,眯着眼看着靠近的士兵,一个猛虎扑食反杀了下来,将其按到在地,一拳下去打晕在地,夺了他怀中的宝剑,虎视眈眈的看着众人。

  项庄到是没有想道这家伙竟然装死,脸色难看至极,面如寒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给我死来!”

  项庄如今也是有了底气,这里可是项国大营,他薛仁杲真厉害也没办法蹦哒了。

  看着项庄一枪刺来,薛仁杲到也不惧,手拿青铜剑,正面站着任由项庄刺来,众人都以为这家伙疯了,竟然挡也不挡。

  项庄冷笑道:“死来!”

  长枪直刺先薛仁杲胸膛,薛仁杲脸色一闪,长枪却也刺中薛仁杲的臂膀,而薛仁杲却是不顾,虎吼道:”给我死!”

  薛仁杲猛然冲杀向前,长枪直接贯穿自己的臂膀,森森见骨,如今到是轮到项庄慌乱,只见薛仁杲手中的青铜剑已经向着自己的胸膛刺去。

  项庄如今脸色苍白,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拼的人,如今的局面自己空门打开,想跑也是来不及了。

  “叮,薛仁杲残酷属性发动,对自己残酷武力值瞬间加3,每受伤见血时武力值加3!当前,薛仁杲武力值加3,基础武力100,当前武力值103!”

  “起开!”项悍不知道何事赶来,手拿一杆长枪,刺中剑身,这才将薛仁杲的青铜剑荡开,但项庄的武器带着薛仁杲手臂上的血肉,直接飞了出去,一时间血肉横飞啊。

  项庄这才回过身来,大松了口气,看向一旁赶来项悍道:“兄弟谢谢了!”

  项悍甩了甩发麻的手臂,眼神严肃:“这家伙好臂力,你我兄弟连手,将起拿下!”

  “好!”项庄也是忌惮的盯着薛仁杲,这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

  “叮,薛仁杲残酷属性发动,左臂受伤见血时武力值加3!当前,薛仁杲武力值加3,基础武力103,当前武力值106!”

  现如今的薛仁杲两眼痛红,左臂上的鲜血一点一滴的往下流,对着两人虎吼:”死了!”

  两人大惊连忙避开,但薛仁杲仿佛是认定项庄一般,手中的青铜剑尽情的对着他招呼了过去,项庄回身一枪,快如闪电,如黑夜中的灵蛇一般。

  而薛仁杲自然反应过来,在灯火的照射下,自然而然的看中了项庄的武器,闷哼了一声,一把抓住长枪,手中的青铜剑顿时砍下。

  项悍一看,满把手中的武器抬起,顶了上去。

  “叮,项庄、项悍武力值过90,血脉属性发动每当一个项氏子弟,武力值过90,并且上阵,武力值加1,当前两人武力值过90,一人武力值加2,当前项庄武力值95,项悍武力值101!”

  “

  当!”一剑而下,项悍只感觉手臂发麻,薛仁杲看中时机,一脚抬起将项悍踹了下去,如今的项庄又变的危险了起来。

  “休要放肆!项声来也!”

  “项他来也!”

  “项婴来也!”

  “项冠来也!”

  “叮,血脉属性发动,项庄武力值加4,当前武力值99,项悍武力值加4,当前武力值105,项他武力值加6,当前武力值100,项声武力值加6,当前武力值101!项婴武力值加6,当前武力值96,项冠武力值加6,当前武力值96!”

  数杆长枪杀了起来,薛仁杲连忙举剑挡下,心中大惊:“糟了,入了狼窝了!”

  “杀!”数杆枪压下,薛仁杲只感觉双臂一沉,单膝压地,刚想起来,只见一旁的项冠一棍打中薛仁杲的膝关节,条件反应的跪了下去。

  “起!”项悍等人大呼道,架这薛仁杲的身体,猛然将其抬了起来。

  “砸!”项声大呼,手中的长枪收了回了,其他人一样,薛仁杲变成了赘肉,重重的砸在地面,体内血气翻涌。可谓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项庄看着下方受了重伤的薛仁杲,大松了一口气,对着几人道:“兄弟们,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