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汉天子 > 第九百六十八章 怒火中烧

第九百六十八章 怒火中烧

  听闻刘秀的话,大臣们无不皱起眉头,伏湛说道:“陛下,蜀军二十万众,南征军只十万将士,以十万敌二十万,南征军只怕支撑不住啊!”

  吴汉也有同感,他眉头紧锁地说道:“如果朝廷不派出援军,南征军的压力太大!”

  刘秀想了想,说道:“倘若南征军的主将是旁人,或许会抵挡不住,但南征军的主将是岑彭,他能扛得住!”

  在刘秀的心目当中,岑彭是抗压能力极强的统帅,而且岑彭这个人很有意思,敌人越强大,他的发挥也会越强大,他扛的压力越大,就越能激发出他的潜能。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biquge98.com

  就以统兵打仗的能力而言,岑彭是完全不次于吴汉、耿弇、冯异、盖延这些顶尖级统帅的。

  在刘秀的坚持下,洛阳朝廷并没有发兵救援南郡。

  散朝之后,刘秀给岑彭写去一封书信,由于书信是要以飞鸽传书的方式传递到南郡,内容不能太多。

  刘秀在信中只寥寥数句话:洛阳无兵可调,君然当率全军将士,奋力抗敌。

  从洛阳到南郡的飞鸽传书,不是一次性飞过去的,中间要经过数个中转。

  但即便如此,速度也要远远快过人力传信。

  只过了三天,南郡便有书信传回。

  岑彭在信中写道:敌军甚强,请陛下及时出兵援助南郡,确保南郡不失。

  看到岑彭的回信,刘秀心中很不痛快。

  岑彭有多大的本事,他心里很清楚,以十万敌二十万,的确很艰难,换成别的主将,也的确很难做得到,但岑彭不是普通的将领,他可是久经沙场,骁勇善战的岑彭岑君然!刘秀在这次的回信中,口气强硬了许多,写道:君然只需告诉我,能做到,还是不能做到。

  他的质问,话外之音已经很直白了,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趁早说出来,我派旁人去南郡替换你。

  又是相隔三天,岑彭的回信到了洛阳,信中只四个字:臣能做到。

  看罢岑彭的回信,刘秀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

  岑彭这个人,有时候不给他足够大的压力,他自己就会松懈下来,以前征讨秦丰的时候就是这样,秦丰摆出个三角阵,岑彭便倦怠了,也不着急进攻。

  后来惹得刘秀下诏书训斥,岑彭才紧张起来,只用了几天的时间,便大破秦丰的防御体系,将秦丰打得一蹶不振,最后被困黎丘,一命呜呼。

  岑彭打仗是非常厉害的,不仅善攻,更加善守,舂陵军在南阳起事后,以岑彭为首的地方军,在新野抵挡舂陵军数月之久,后来在宛城他更是抵挡汉军一年多。

  刘秀没给岑彭派去一兵一卒,现在他的精力都集中的隗嚣身上。

  刘秀有给隗嚣传去旨意,让隗嚣从天水出兵,南下益州。

  过了一段时日,隗嚣的回信被送到洛阳。

  隗嚣在回信中说道:蜀地地势险峻,险阻万千,且道路多为木栈,不适合大军行进。

  另外,卢芳的兵马在北地、安定二郡蠢蠢欲动,随时可能发起攻势,己方的大军实在不宜调动。

  隗嚣在书信中说得很多,找出了许许多多的理由和借口,总结起来就一个意思,他无法派兵南下。

  刘秀把隗嚣的回信拿到朝堂上,交由大臣们传阅。

  南郡的战事已经打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在这个时候,隗嚣还是抗旨不遵,还是不肯派兵南下蜀地,其不臣之心,已经再明显不过。

  等群臣都传阅完,刘秀环视在场的大臣们,问道:“诸君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他话音刚落,吴汉跨步出列,拱手说道:“陛下,隗嚣不肯奉旨出兵蜀地,定然与公孙述串通一气,还请陛下早作定夺!”

  武将们纷纷出列,意思很明确,朝廷当出兵讨伐隗嚣。

  以前反对开战的伏湛、宋弘等人,现在也都不在言语了,只是一个个眉头紧锁,忧虑重重。

  北面在打仗,南面在打仗,如果朝廷还有出兵凉州,那就是西面也要打仗,三线作战,即便朝廷的实力再雄厚,也难以维持这么多的战事。

  看到文官那边出奇的沉默,刘秀问道:“众卿为何都不说话啊?”

  王元看了看身边的众人,跨步出列,朗声说道:“陛下,北方战事未定,南方激战正酣,陛下还要向西用兵,如此穷兵黩武,岂不是亡国之兆?”

  他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脸色同是一变,伏湛和宋弘都吓得一哆嗦,满脸惊诧地看着王元。

  刘秀听后,脸都快黑成锅底了,他放于桌案下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他幽幽说道:“王大夫慎言。”

  王元大声说道:“北方战事,势均力敌,输赢难料;南方战事,敌强我弱,急需增援。

  现在陛下又要征讨西凉之隗嚣,如此胡为草率,可至三线皆败!”

  刘秀闻言大怒,猛的一拍桌案。

  在场的群臣皆吓得一哆嗦,纷纷跪地叩首,只有王元仍站起原地没动,腰板挺得笔直。

  刘秀抬手指了指王元,终究还是把到了嘴巴的话给咽了回去。

  伏湛、宋弘和王元的关系都很好,他俩向王元连连使眼色,示意他别再说了,赶快跪下向陛下认个错。

  王元仿佛没看到似的,继续说道:“当年商纣,便因穷兵黩武,与东夷、南夷征战不断,导致国力大衰,最终被周所灭,成为亡国之君,难道陛下还要效仿之?”

  刘秀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肋下一阵阵的刺痛,那是被王元气得肝疼、肝颤。

  帝辛虽残暴,但也有他的功绩,只不过成王败寇,历史一直是由胜利者书写,周打败商,取而代之,在比干后人的笔下,帝辛自然成了一无是处的残暴之君,荒淫之君,还被按上个纣王这个骂名。

  到了汉代,商纣这个名字已经臭到了极点,若把君主比作商纣,那简直比大逆不道还大逆不道。

  刘秀是个非常心高气傲的人,他是太学生出身,是当时的高材生、文化人,从骨子里就透出一股子骄傲。

  但他的骄傲不是显示在盛气凌人上,恰恰相反,他的骄傲是显示在礼贤下士上。

  刘秀虽然做了皇帝,但很少会自称朕,通常都是自称我,即便是圣旨和诏书,刘秀的自称通常都是用我或者吾。

  文化人做了皇帝嘛,就应该越发的平易近人,和普通人一样,不应该把自己摆在高人一等的位置上,就连自称也不该是例外。

  刘秀对自己是自视甚高,现在王元拿他比商纣,这不等于是拿刀子捅刘秀的心窝子吗?

  刘秀看着王元,当真是气炸连肝肺,挫碎口中呀。

  他拍案而起,怒声喝道:“龙渊、龙准、龙孛!”

  随着刘秀的喊喝之声,龙渊、龙准、龙孛从外面快步走进大殿。

  在朝堂上,刘秀公然把龙渊等人叫进来,这还是第一次,可见刘秀也是怒到了极点。

  走到大殿的中央,龙渊、龙准、龙孛齐齐插手施礼,说道:“陛下!”

  刘秀抬手一指王元,还没等他说话,王元大声说道:“忠言拂于耳,明主听之,知其可以致功也,而昏君听之……”他话还没说完,邓禹打断,向刘秀拱手说道:“陛下,王大夫风寒已有多日,今日上朝,已是勉强,还望陛下体谅。”

  说着话,邓禹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刘秀。

  刘秀当然能看懂邓禹的眼神,杀言官,而且还是杀言官中是谏官,无论哪位君主这么干,一世英名就算毁于一旦。

  哪怕你受了再大的气,心中有再大的委屈,你也得暂时忍下来,你甚至可以秋后算账,但也不能在朝堂上处死一名谏官。

  刘秀看着邓禹,邓禹也一眨不眨地看着刘秀,君臣二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好一会,刘秀站起的身形慢慢坐回到御座上。

  他强压心头的怒火,抬手又指了指王元,而后抚着额头说道:“王大夫病了,龙渊,送王大夫出宫。”

  “陛下,微臣没病,微臣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老可别说了!龙渊向龙准、龙孛使个眼色,二人立刻走到王元的左右,一人架住他一只胳膊,将王元硬是拖出了大殿。

  即便王元被拖出大殿,外面还传回来他的喊声:“微臣的话还没说完……”刘秀眼帘低垂,眼睛睁的只剩下一条缝隙,他的手在赤霄剑的剑柄上搓了又搓,过了许久,他方挑起眼帘,环视下面的群臣,问道:“我要亲征凉州,不知诸君可有异议?”

  这个时候,即便有大臣心存异议,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了,一个个低垂着头,都是大气不敢喘。

  刘秀的控制力很强,当朝发这么大的火,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无论文臣还是武将,皆是正襟危坐。

  刘秀扫视众人,问道:“诸君都无异议?”

  邓禹挺了挺身形,说道:“陛下,微臣以为,现在对凉州用兵,时机还不够成熟。”

  此时此刻,恐怕也只有邓禹敢说出这样的话了,人们看向邓禹,心里也暗暗为他捏着一把冷汗。

  如果旁人这么说,刘秀没准又发火了,但邓禹这么说,刘秀把火气又往下压了压,心平气和地问道:“仲华何出此言?”

  邓禹说道:“陛下,三线作战,的确于我朝十分不利,微臣以为,当前不宜征讨凉州,起码应等到北方战事有了结果之后,再议出兵凉州之事。”

  刘秀想了想,意味深长地说道:“北方的战事不知还要等多久。”

  邓禹正色说道:“朝廷正好可在此期间,征收钱粮,操练兵马。”

  刘秀提醒道:“我方在筹备,可隗嚣也同样在筹备。”

  邓禹说道:“隗嚣既然已决定投靠公孙述,说明他已经做好万全之准备,而我朝则是仓促出兵,这于我朝十分不利!从现在开始,我朝积极筹备对凉州之战事,于我朝有利。”

  刘秀不是不讲理的人,像邓禹这样,和刘秀清清楚楚的摆明道理,刘秀是很能听得进去的。

  而王元已经不是讲道理,都在做人身攻击了,刘秀能容忍才怪呢!听了邓禹的这番话,刘秀也陷入沉思,思虑许久,他转头看向吴汉,问道:“大司马,以当前之战况,北方战事还需多久?”

  吴汉认真想了想,说道:“陛下,以微臣估计,最多还需一个月!”

  他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同是一怔,一个月?

  吴汉的推断也太快了吧?

  伏湛下意识地问道:“一个月内,谁输谁赢?”

  吴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征西大将军击败敌虏,易如反掌耳!”

  伏湛眨眨眼睛,垂下头,没有再说话。

  刘秀则是仰面而笑,说道:“好,我军备战的时间就一个月!”

  说着话,他看向宋弘,说道:“国库的钱粮事宜,就拜托司空了。”

  宋弘躬身施礼,说道:“微臣责无旁贷!”

  汉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