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041章 震惊,四叔的私信

第041章 震惊,四叔的私信

  直到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周雅都有些懵。

  今儿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虽然秦墨琛是她的小叔子,但是,她嫁入秦家这么多年了,跟这位比她小了十几岁的小叔子一共也没说上几句话。

  一是秦墨琛的性格冷漠,不近人情,二是他本身寡言少语,连他的亲兄弟都同他没啥话好说,她一个名义上的嫂子又能同他说什么。

  也就她女儿小时候不小心将秦墨琛的一个翡翠小摆件给摔碎了,她亲自带着人去道歉。

  那时候,19岁的秦墨琛刚刚出任务回来,半条命都没了,然后他就那样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看着手中碎掉的东西,再抬眼看她和秦星,

  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散发出瘆人的寒光,如同蛰伏在暗中的野兽,那股子狠劲儿让人心惊胆战。

  周雅知道他不是在针对自己,但还是被秦墨琛那种带着强烈不甘冒着寒气儿的眼神给吓到了。

  她都如此,更别说那个时候才8岁的秦星。

  从那以后,秦星都是远着她这位四叔,逢年过节的时候碰个面,其他时候很少有交集。

  不止秦星,秦家的几位后辈也都十分畏惧这位四叔,跟他不怎么亲近。

  所以,这位小叔子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特意问秦星在哪个班级,周雅真的被吓到了,生怕自己闺女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惹他生气的事情。

  想了想,周雅还是给自家闺女发了一条短信:星星,你最近有没有惹你四叔?

  偷偷看手机的秦星正好看到短信,因为惊讶一时忘了自己在摸鱼,连忙回道:没有啊妈,我四叔长那么凶,我哪敢惹他啊?

  周雅刚刚松了口气瞬间就板起了脸:上课偷玩手机?

  秦星:

  秦星连忙回一句:妈,绝对没有的事儿,我就是看了下时间,一看是您我才回了,别的短信我看都不看,真的!

  周雅:先好好上课,下次再让我逮到,没收所有零花钱,手机你也别想用了!

  秦星吐了吐舌头,赶紧关掉屏幕。

  然而,就在屏幕黑下来的前一秒,一条突然蹦出来的信息让她陡然间瞪大了眼,恍然间以为自己眼花了。

  屏幕刚好变黑,所以那条信息几乎是一闪而过。

  即便如此,秦星还是眼尖地捕捉到了发信人的名字。

  秦、墨、琛?

  秦墨琛!

  卧槽她四叔!

  四叔私信她!

  秦家有个家族群,秦星给每个人都备注了称呼,这条信息应该是私发的,所以才会是他四叔的名字,他四叔这人特别无趣,这种社交账号取的都是他大名。

  秦星连忙划开手机屏幕,瞪大眼瞅那条信息。

  先盯着秦墨琛三个宋体小黑字,死死瞅了两眼,确定自己没看错,才慢慢移到信息内容上。

  秦墨琛:今天你们班里会来一个新生,你关照一下。

  秦星眼睛再次瞪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嘴巴也吃惊得张开。

  平时最痛恨别人走后门行贿赂的她四叔在说啥?要她关照别人?

  我勒个去!

  特意给几百年都没私聊过一句话的侄女发短信,就是说一句,让她关照个人?

  秦星正懵着,同桌赵可心突然拿手肘抵了抵她,嘴没张,含着舌头提醒,“秦星,老赵已经盯着你看半天了。”

  秦星连忙关掉手机,抬头盯黑板,一副乖乖听讲的模样,实则脑子已经完全放空。

  班主任赵长兴看她一眼,继续授课。

  秦星游离了整整一节课,并没有等到她四叔说的这位新生,直到下一节数学课,数学老师连同上节课刚刚离开的班主任一起进了教室,身后跟着一个小女生。

  秦星看到那女生的一瞬间,眼睛都看直了。

  好、好可爱。

  这女生穿着白色印碎花的蓬蓬裙,梳着丸子头,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干净得没有一点儿杂质,带着点儿婴儿肥的小脸儿看起来嫩呼呼的,让人特想捏一把。

  小鼻子、小嘴儿,瞅着就像个瓷娃娃,一摔就碎了。

  秦星以前是个假小子,要不是个女的,早就跟她哥一起去部队里滚泥巴水儿晒太阳去了。

  后来她妈对她进行了深刻的爱的思想教育,她才不甘不愿地蓄起了长发,现在看着倒淑女了不少,但是,就算她穿上公主裙,那浑身上下也还是有一股子假小子的霸王劲儿。

  搁以前,秦星最讨厌弱柳扶风的小白花一款,可她在看到这个女生之后,莫名地被激起了保护欲是怎么回事?

  教室里原本还有些嘈杂声,苏可可一进来,那声音顿时就消了下去。

  班主任说了两句后,让苏可可自我介绍。

  苏可可小嘴儿一咧,露出两排小白牙,那藏起来的小酒窝也瞬间露了出来。

  秦星:酒窝?特么的还有两个小酒窝!

  “大家好,我叫苏可可,以后就是你们的同班同学了,请大家多多关照,我也会关照大家的。”

  苏可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有些小紧张。

  原本她以为叔会送她过来,可是叔临时有事儿先走了。那位校董大叔要亲自送她过来,她叔没同意,所以苏可可就自个儿去找班主任报到了。

  那位叫赵长兴的班主任面相看着挺好的,让她稍稍松了口气。

  苏可可介绍完,秦星立马鼓掌,掌声特别响,其他人也纷纷跟着鼓掌。

  苏可可朝秦星看过去,冲她笑了笑。

  秦星:

  笑起来真好看,也更可爱了。

  “先坐那儿吧。”班主任指了指最后一排。

  “好的老师。”苏可可背着书包走向最后一排,那里刚好有一个空座位。

  这个年纪的学生都比较叛逆,追求个性,背个书包都是单肩背,衣服也不喜欢系扣子和拉拉链,因为这样才够帅够个性,哪像这个女生,双肩包规规矩矩地背肩上,乖巧得不行。

  苏可可发现自己刚刚坐下,前面的同学们便齐刷刷朝她盯来,确切地说是在看她面前的这张桌子,神情有些奇怪。

  “赵老师!能不能给刚来的新同学换个座位?”秦星突然站了起来,“这个座位是受到诅咒的,不能让她坐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