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084章 交易,鬼上身

第084章 交易,鬼上身

  秦墨琛正色,继续道:“这个年龄的男生还没有资格随心所欲。连自己以后的路都还没看清楚,就想着谈情说爱,什么都给不了对方,该负的责任付不起,这不就是你说的耍流氓?”

  苏可可点头,深以为然,“对,就跟拿钱不干活一样,都是耍流氓。”

  嘿嘿,没想到她说的这话叔还记得。

  “至于女生,在这种事上更容易吃亏,若是她们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想谁爱惜她们?”

  苏可可再点头。

  “不过是年轻时的躁动和好奇驱使,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双方都负不起那个责任。就算没发生什么,这种不成熟的感情也很容易影响一个人的心绪,影响学习。

  处在什么年纪就应该干什么年纪的事情,现在你们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一些,学习成为次要的时候,你就可以经营你的感情了。”

  秦墨琛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苏可可还是第一次听他这样长篇大论。

  男人低低沉沉的声音真好听。

  苏可可觉得,这样好听的声音说什么都有道理。

  “叔,我明白了,其实我也觉得不对,所以叔放心,我肯定不学他们,我是不会早恋的。”

  她原本也是打算三十之后再考虑这种事儿,要是没遇到合适的,不嫁人也是可以的。之所以问叔这事儿,纯粹是好奇自己是不是小古董。

  还好,叔跟她的观点是一样的。

  秦墨琛见她这么听话,心里满意,不禁用大掌揉了揉她的脑袋,低沉的嗓音中透着一丝放松和愉悦,“嗯,乖。”

  眼看着模拟考马上就到了,苏可可这两天越来越忙。白天在学校不停歇地学习做题,晚上回家还是做题。

  秦墨琛晚上也在书房,苏可可发现他比自己还忙,虽然以前叔在晚上也处理公务,但这两天的量好像更多了。

  “叔,你最近这么忙啊?”苏可可停了停笔,问他。

  秦墨琛唔了一声,“最近白天要学习新东西,所以就把不重要的文件留到了晚上。”

  “叔这样的身份地位,也需要学习新东西吗?是工作上的东西?”苏可可好奇地问。

  “学海无涯,每个人能学的东西都有很多。”秦墨琛回道。

  至于苏可可的后一个问题,则直接被他忽略了。

  苏可可小嘴一动,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在这时,手机响了。

  她通讯录上的人不多,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的人

  苏可可拿起手机一看,还是个陌生号。

  等她接起电话,手机那头立马传来女人沙哑的声音,“大师,是我”

  苏可可挂断电话后,没有马上行动,而是询问她叔,“叔,我可以接私活吗?”

  秦墨琛听到“接私活”三个字,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微妙。

  “换个词,下次别说接私活了。”

  “那说什么?”苏可可问。

  “出任务。”

  然后,苏可可就带着她叔出任务去了。

  苏可可挺不好意思的,“大晚上的还要叔跟着我一起奔波。”

  秦墨琛一手拎着苏可可的小背包,一手按了按她的脑袋,“说好要尽量在你视线之内,说到做到。”

  苏可可小嘴儿偷偷一咧。

  两人直接去了何蕊给的地址,这人正是上次苏可可在约翰店里见到的那个学徒。

  开门的女人脸色很苍白,比苏可可上次见到的要憔悴很多。

  “你身上阴气更重了。”苏可可皱眉道。

  何蕊看了看站在苏可可身后的男人,有些意外,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没心思关注这些了。

  “秦四爷,苏小姐,进来说吧。”

  苏可可一进门便环顾起四周,然后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鬼煞之气”

  “成煞了?”

  何蕊听她口中念念有词,心里有了一些底气,放低声音问:“苏小姐,你能看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是修道人,自然能看到。”

  “那她还在吗?”何蕊小心翼翼地问。她有时候能看到那东西,有时候却看不到。

  “现在不在,但是等会儿在不在就不好说了。”

  何蕊听到这话,布满红血丝的眼瞪得大大的,“我就知道,她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苏可可绷着小脸,一本正经地道:“我觉得你最好把前因后果都告诉我,这样有助于我判断一些事情。”

  何蕊沉默,某一秒突然捂脸,崩溃大哭起来。

  环胸立在苏可可一侧的男人面无表情,眉头微拧着。

  苏可可没有催促,只是提醒道:“你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了,再这样哭下去,身体会变得更弱,很容易让它得逞。”

  何蕊这才止住哭声,抽抽噎噎地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她的母亲得了重病,需要一笔高昂的手术费,那东西便是何蕊在探病回来的途中撞见的。

  是一只年轻的女鬼,当时精神恍惚的何蕊气场变弱,所以看到了她。

  然后,何蕊被蛊惑了。

  女鬼说,她有钱,可以给何蕊,只要何蕊将自己的身体在晚上的时候借给她用一用。

  因为她死得太突然了,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有心愿没完成,所以她想用何蕊的身体完成自己的愿望。

  一开始,两人的合作还算愉快,晚上何蕊将身体借给女鬼,第二天一早就能看到手机账号里多了一笔钱。

  而何蕊每天起来除了腰酸背痛,衣服上有淡淡的香水味之外,并没有发现异常。女鬼还回身体前特意洗了澡。

  她不知道女鬼用自己的身体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但女鬼一开始就跟她承诺,绝不做危害别人的事情。

  “她的确没有害别人,但她害的是我!”何蕊哭红了眼。

  何蕊昨天早上不是在自己床上醒来的,而是在一个充斥着烟酒气味儿的包间内,一个男人正在她身上

  她失控尖叫,极力反抗,却被那男人捂住了嘴,还扇了巴掌,骂她当了婊子还立牌坊,还有很多难听的话。

  到那个时候,何蕊才恍然大悟,女鬼是用什么办法拿到了钱。

  那一天,她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我就算再缺钱也不会走这种路子,她把我的名誉全毁了!她居然这样害我!恶心,恶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