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161章 凌乱,性感的叔

第161章 凌乱,性感的叔

  “叔,你要是早点遇到我,我就能帮你了,那个时候翡翠貔貅上还残留着那阴煞的阴气,我可以帮你找到阴煞的位置,阴煞找到了,它的主人自然就能知道了。可

  惜,这翡翠上的阴气经过这么多年早就散没了。”苏可可有些遗憾。如

  果她能帮到叔,叔就不会这么介怀了。

  秦墨琛抬手搁在小丫头的脑袋上,“如果我那个时候真遇到你了,你自己算算你那会儿才多大,那个时候你就厉害到能抓鬼看风水了?”说

  这话时,他的眼里浮现出一缕笑意。

  苏可可算了算,叔十九岁的时候,她才九岁。那

  会儿还在努力学习呢,符箓画得还没有很熟练,只能抓一些没啥煞气的小鬼,这种厉害的阴煞,她的确还不能对付。

  这么一想,她就释然了。“

  总之,叔不要难过了,我会陪叔一块把坏人揪出来的!”小丫头仰头瞅着他,双眼亮晶晶的,闪着坚定的光。

  “怎么,不怕惹上不该惹的因果了?”秦墨琛微微扬眉。苏

  可可嘀咕道:“外人的话我怕,但是叔不算外人。”

  秦墨琛目光微动,追问:“不是外人是什么?内人?”

  苏可可点头,“对,内人,自己人。自己人才不管什么因果不因果。”男

  人看着她片刻,悠然转了个身,倚靠在书桌上,然后将小丫头拉近自己。

  他的衬衫拽出部分下摆,另一半还扎在裤子里,较之平时那个穿着严谨的男人,多了一丝凌乱的性感,衬衫扣子解开一半纽扣,衬衫下漂亮的腹肌欲露不露,隐隐约约,勾得人特想撩开摸一把;长裤也松垮着,大咧咧露出了漂亮诱人的人鱼线,修长的双腿微微岔开站着。

  苏可可被他拉到了腿间。从

  侧面看,活像嵌在了那两条大长腿里。

  “丫头,现在明白了吗?”男人看着她问,一手自然地揽住了女孩儿的腰。苏

  可可觉得两人这姿势有些奇怪,但叔的话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明白什么?”

  “我看到你送我的礼物时,为什么突然给扔了。”

  苏可可了然,连忙点头:“叔,我现在明白了,我的礼物让叔想起了糟糕的往事么?”“

  是啊,还以为九年前被人摔断的那块翡翠貔貅小摆件又自动复原了,所以被吓着了。”

  “丫头你看,我真的不禁吓,没骗你。”秦墨琛嘴角微微牵起,“但这不是借口,做错了就是做错了,现在我只是把理由告诉你,然后征求你的谅解。

  苏可可同学,你愿意原谅我吗?”苏

  可可怔怔地看着他半天,突然垂下了脑袋,非常轻地点了下头,小小声地道:“既然知道叔不是故意的,又这么自责,我当然会原谅叔的无心之失了。”“

  我就知道,我的丫头是个很善良的女孩。”“

  我的丫头”几个字让苏可可觉得怪怪的,但又喜欢听,她咧了咧小嘴儿,“那面对这么善良的丫头,叔以后可不能再欺负我了。”秦

  墨琛低笑道:“得看是哪种欺负,让你不高兴的欺负,我不会做,别的看情况。”苏

  可可听得稀里糊涂,“欺负不就是欺负么,怎么还分这么多种类?”

  “怎么就没有种类了,就像哭,有悲伤的哭,高兴的哭,激动的哭,欺负人也是同样的道理,欺负得你生气,欺负得你高兴”男

  人顿住,幽幽地盯着她,目光十分专注,专注到苏可可都能在她叔一眨不眨的眼睛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小小身影。那

  纤薄好看的唇微微挑了挑,“说得再多也不及你亲身体验来得强,等你以后经历过就会明白。”苏

  可可撅了撅嘴,“不管什么样的欺负,我都不想要了。”

  秦墨琛揉揉她脑袋,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既然接受我的道歉了,那要不要搬回来住?”

  苏可可顿了顿,摇头,“叔,这是两码事,我都跟嫚嫚说好了,我要陪她一块住宿,我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嫚嫚平时一个人住挺孤单的,都没人陪她说话。”

  “哦,知道心疼同学了,所以就不心疼你叔了?”秦墨琛皱起了眉。“

  没有没有。”苏可可嘿嘿笑了笑,入目是一排纽扣,她就用指头抠了抠男人的衬衫纽扣,嘀咕着道:“叔又不是一个人,家里不是还有林婶和管家爷爷么。”

  秦墨琛伸手将人往里揽了揽,“你不能这么算,你看,这么大一栋别墅,就住着我一个,林婶和王叔又不住别墅里,而你的同学只住那么一小间宿舍,一出门,左邻右舍都是同学,你说,我跟她比,我俩谁更孤单?”

  苏可可:

  这么听着,好像确实是叔更孤单。“

  可是叔,我都跟嫚嫚说好了,至少这个学期我要陪着她,等到升高三了,大星也会住校,到时候嫚嫚就有伴了,那个时候我再过来陪叔,好不好啊?”

  苏可可用手指头在他硬邦邦的胸前戳了戳,笑眯眯地问他。

  秦墨琛握住她乱动的手,哂笑道:“你都这样跟我撒娇了,我能不答应?”“

  谢谢叔!”“

  谢什么?丫头,是我该谢你。这件事讲给你听之后,我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

  苏可可连忙拍拍自己的小胸脯,“以后叔有什么难过的事情都可以跟我说,我和叔一块分担!”

  秦墨琛看着她,柔声应了句好。“

  那今晚留下吧,不早了。”他道。

  苏可可点头,“好啊,我刚好有很多很多话想跟叔说。”男

  人目光闪动,笑问:“要不要来个秉烛夜谈?”

  苏可可猛点头,“要的要的。”“

  去吧,先去洗澡,等会儿去我屋谈。”男人拍了下她脑袋。

  苏可可啊了一声,“叔说什么?去叔的房间吗?”她

  眨了眨眼,“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方了,叔不是不喜欢外人进叔的卧室么?”

  秦墨琛屈指弹了一下她的小脸,这一弹,小酒窝就弹出来了,他看着小丫头的酒窝,低笑着问:“那么,你是外人吗?”“

  不是,嘿嘿,我是内人。”苏可可乐呵呵地道,“那叔等着哈,等我洗个香喷喷的澡,马上就去找叔聊天。这两天发生了好多事,我一会儿讲给你听!”

  等小丫头溜走了,书房里的男人才不紧不慢地将有些凌乱的衬衫扣子重新扣好,再工工整整地扎入裤中,皮带也系紧,分分钟变回一丝不苟的秦四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