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178章 这次,我真请你吃饭

第178章 这次,我真请你吃饭

  “走吧,我送你回去。”钱筠泽道。他是开车来的,不然也来不了这么快。苏

  可可点点头,“钱筠泽,今天谢谢你,我欠你一个人情。”钱

  筠泽淡淡笑了笑,“行,那这人情我就收下了。”苏

  可可小嘴忽地一咧,“下次我请你吃饭。”钱

  筠泽听到这话,忍不住打趣,“怎么,你现在觉得我们到了能一块吃饭的熟悉程度了?”

  苏可可知道他这是想起上次自己拒绝他用的借口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小脸,解释道:“你都不顾危险来救我了,我们的普通朋友关系已经咻一下晋升成了好朋友的关系,所以我已经可以请你吃饭了。”“

  看来,我这一趟没有白来。”钱筠泽淡笑着问:“不会拖到几个月后吧?”

  苏可可连忙道:“不会不会,今天已经很晚了,明晚我也有事,过了这两天我就请你!”钱

  筠泽点点头,将人送往跃华贵族中学。路

  上,苏可可点开手机看了看,果然看到之前钱筠泽发她的一条短信,问她近来情况怎么样。苏

  可可还挺不好意思的,这个朋友这么挂念着她,她却快把人给忘了。

  这次分开前,苏可可再三强调,自己一定会请他吃饭。钱

  筠泽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她,淡笑道:“我倒不是惦念着这一两顿饭,只是吃饭能增进感情,除了吃饭,我实在找不到别的法子跟你多待一会儿。”苏

  可可眼睛微微一亮,“跟我多待的法子很多啊,比如你再介绍介绍几个客户给我?”钱

  筠泽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笑声爽朗至极。苏

  可可:“你笑什么啊?我是很认真地在跟你说这件事。”

  钱筠泽止笑,静静看着她,那双温柔如水的眸子这样认真盯着一个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自己是被宠爱着的感觉。不

  复刚才那种爽朗大笑,他嘴角轻轻勾起,变回了谦谦君子的浅然淡笑,“苏可可,你是个很可爱很单纯的姑娘,真希望你一直这样单纯下去。”

  苏可可纳闷:“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单纯,我真的不单纯,我只跟我喜欢的人玩,不喜欢的我都不愿意搭理,单纯的人应该是谁都相信吧,我就不会,而且我超凶的,鬼都怕我。”钱

  筠泽淡笑点头,“好,我错了,你不单纯,还很聪明。对了,温浩让我见到你的时候带句话,他很感激你,因为你,他现在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他最近对玄学很感兴趣。”苏

  可可连忙道:“不用谢,他给过报酬了。”“

  苏可可,再见,你的话我记着了,我会帮你介绍很多单子。”苏

  可可脸红了红,“那就谢谢你了。”

  回去的时候,罗嫚和刚刚住进来的秦星才干完一堆果酒,庆祝“乔迁”之喜,地上东倒西歪的全是瓶瓶罐罐。

  要是这果酒度数再高一些,苏可可估计能看到两个酒鬼。

  秦星打了个酒嗝儿,朝苏可可扑来,来了个实成的大熊抱,“苏大师,你可算回来了,办啥私事啊,办得也太久了。”苏

  可可顿了顿,“路上遇到了个朋友,所以回来晚了。你们怎么喝这么多果啤?”

  她没说黄大仙的事情,说出来只会让她们担心。罗

  嫚扶额,“大星非要跟我来个不醉不归,也不想想这果啤喝得醉么,就是再来一箱也喝不醉啊。不但喝不醉,肚子还撑得慌。”

  几人很快就聊起了别的,直到爬上床,苏可可都还在思考一件事。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叔?告

  诉叔的话,他会很担心吧。可

  是不告诉他的话,叔以后肯定还会去刘阿婆那里,虽然叔跟那黄大仙无冤无仇,但刘阿婆对她有企图啊,今天能坑她,明天就能坑叔。纠

  结了许久的苏可可还是爬下床,给她叔打电话去了。罗

  嫚叹了一声,“又来了。”秦

  星一听这话,顿觉有问题,忙问:“什么情况?这样偷偷摸摸地打电话,莫非可可背着我们交了什么小男友?”罗

  嫚看她一眼,“还小男友,你看可可这像是开窍的样子?给她那个叔打电话呢,吵架和好之后,每次都能叨叨好久。”

  秦星一想到罗嫚口中的苏可可她叔是谁,顿时就说不出话了。

  心塞,以后该怎么跟可可解释,其实她的叔就是她亲四叔?

  不过,她才是四叔的亲侄女啊,怎么看起来可可才是?

  虽然可可很招人喜欢,她也不差啊,四叔这差别对待不要太明显手

  机那头的男人接起电话,“小可可,你是来给我送晚安吻的?”

  声音透着一丝明显的松快和愉悦。苏

  可可支支吾吾半天才道:“晚安吻当然是要送的,但我还想跟叔说个事儿。”

  “好,你说,我听着。”

  “叔,今天我去找刘阿婆帮我修复翡翠貔貅,但是我发现了她的身份。”

  秦墨琛话里的松快瞬间消失,声音变得紧绷,“什么身份?她有问题?”

  “她不是人,是黄大仙,我估摸着应该有八百年道行了,叔以后就不要去她的店里了。”

  “丫头,你怎么发现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有没有受伤?”

  苏可可惊叹于她叔的敏锐,连忙回道:“没有没有,叔,我好着呢,一点儿伤都没有。

  我就是突然发现她的身份了,然后拆穿了她。黄大仙跟我们风水师一样讲究因果报应,不招惹它们的话,它们一般不害人,但我就是怕叔一不小心得罪了黄大仙自己还不知道,所以以防万一,叔以后就别去了。”

  “好,我不去了。”秦墨琛顿了顿,“你真的没出什么事?”苏

  可可道:“我要是真出事了,能这么镇定地给叔打电话么?等我忙完了,我就去看叔哈,叔一个人要好好工作和休息。”两

  人照例啵了个晚安吻才挂了电话。苏

  可可吁了一口气,太险了,幸好她机智,避重就轻。既没有撒谎,也提醒了叔。

  然而,挂断电话的秦墨琛并没有被人忽悠过去,他目光沉了沉,立马拨了一个电话,“今天晚上,东头街的老巷子,书画装裱店,我要知道刘阿婆那里发生了什么事,越快越好”第

  二天上午,秦墨琛便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看

  完之后,男人本就拧着的眉头一下子拧得更紧了。

  丫头进去了两个小时,之后突然就昏倒在了老巷外的那条大街上,没多久钱筠泽及时赶到,将人送回了学校。

  晕倒。

  秦墨琛的目光陡变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