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186章 那我,也叫你泽哥

第186章 那我,也叫你泽哥

  苏可可之所以没有马上搬去叔家,一个是她觉得自己得表现得矜持一点儿,不能叔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然会惯坏他的,再一个,大星刚搬进来她就走,未免显得她太迫不及待了。最

  后一点,她要是搬到叔的家里,她叔又要管着她啦,尤其是男性朋友这方面,所以她要请钱筠泽吃过饭再回去。这

  么一想,苏可可立马给钱筠泽发短信约了时间,就在明天放学之后。不

  过,请钱筠泽吃什么呢?

  苏可可主动咨询两位好友。“

  什么样的朋友?你每天不是在你叔家就是在学校,除了我们几个,你上哪儿认识新朋友啊?”

  “不行不行,我俩也得去见见,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你这么傻,我和嫚嫚得把把关,免得你被人骗了。”苏

  可可很自信,“大星,你忘了我会看相了?不过我的确该请你和嫚嫚吃饭,那这次我就一块请了吧。”苏

  可可发短信问钱筠泽介不介意带两个朋友,对方说不介意,他也很高兴认识苏可可的朋友。

  “啧啧,了不得,你这位朋友很懂人情世故啊。”秦星冲她挤挤眼。

  因为知道苏可可有小金库,请客的对象似乎也家境富裕,所以秦星不客气地帮忙挑了个中高档的中餐厅。餐

  厅里环境很好,室内装修成了雕花木隔间,走廊两侧还挂了红灯笼,菜谱写在小木牌上,垂挂在天花板上。当

  然,也有翻页的菜谱,垂挂着的菜谱只是为了营造一种氛围。

  “不错不错,我感觉自己就像进了古代的客栈。”

  苏可可:“古代的客栈一楼是大桌,鱼龙混杂,二楼才有隔断,而且这雕花木窗并不是真的木头,不信你摸摸。”

  秦星:

  钱筠泽很快便赶了过来,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十多分钟。秦

  星和罗嫚看到这么一个温文尔雅的帅气公子时,齐齐吃了一惊。

  可可这傻妞不得了啊,居然瞒着她们交了这样一个大帅哥男性朋友。

  “什么?你就是钱筠泽!”

  钱筠泽自我介绍之后,秦星瞪大了眼。“

  我爷爷和我四叔都非常喜欢你爷爷的作品,他们说钱大师的书画堪称一绝,近百年内无人可以超越!我爷爷还说,钱大师的孙子钱筠泽也特别厉害,年纪轻轻就有不菲的成就”秦

  星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看着钱筠泽的目光满是崇拜。

  又帅又有才华,还这么温文尔雅,笑起来让人感觉如沐春风,这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白马王子!

  不过,朋友“妻”不可欺,她就不打这帅哥主意了。

  罗嫚等秦星崇拜够了,才客气地问:“可可是怎么称呼你的?作为可可的朋友,我和大星该如何称呼你?”

  钱筠泽淡笑道:“可可喜欢称呼我全名,你们也这样好了。或者,我不介意你们叫我一声泽哥。”

  秦星立马道:“叫泽哥叫泽哥,叫全名多不礼貌啊,毕竟你比我们大了好几岁呢。”叫

  了很久全名的苏可可:

  她抓了抓小脸,这么一想,好像的确有些不礼貌。可是叫哥的话,就不像是朋友的关系了。“

  那我以后也叫你泽哥。”苏可可一番斟酌后,道。

  钱筠泽:“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不必拘束于年龄的问题。”

  苏可可摇头,十分认真地道:“不能随便叫,我总不能叫你小钱钱。”

  “噗!”秦星没忍住喷笑出声。钱

  筠泽也笑得很灿烂,“可可,你太较真了。”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钱筠泽不管跟谁聊天都能接上话,跟这种人相处真的很舒服。苏

  可可想,钱筠泽跟她叔完全是两种人。

  一顿饭结束后,钱筠泽跟秦星和罗嫚都交换了电话号码和围信号,朋友的朋友俨然也成为了朋友。

  不过,虽然跟钱筠泽吃饭的感觉很轻松,但对苏可可来说,还是有种完成了任务的感觉。

  总算请了他一顿,不然老有种欠了债的感觉,这估计就是大星说的职业病。

  周五这天中午,沈瑾芮来学校找苏可可换红绳。三

  天不见,她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两人找了个亭子坐下,简单聊了几句。“

  昨天,我跟他离婚了。”沈瑾芮道。

  苏可可抬眼看她,点点头,没有插话,她现在需要的只是聆听。

  沈瑾芮低声道:“他居然挽留我,其实他很少对人低声下气,可是昨天,他居然对我说他错了,希望我再给他一次机会。那个时候我心里竟有些欢喜,我果然还是没有自己想象的洒脱。

  你知道吗?我差点儿就动摇了,毕竟我以前那么爱他。可我转念一想,凭什么?凭

  什么他说重新开始就重新开始?男人是不是都这么贱,非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当

  然,我以前更贱,总像只狗皮膏药一样黏着他,我俩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清高。”

  苏可可摇摇头,“沈小姐说话太偏激了。你以前只是用错了爱人的方式,我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爱情能让人卑微到尘埃,但是没人会喜欢尘埃里的你。自己活得精彩了,自然会吸引异性的目光,根本不用你去讨好什么。”沈

  瑾芮沉默片刻,忽地朝她笑了起来,“我觉得自己白长了你这么多岁,还不如你这个小妹妹看得通透。”猝

  不及防就被夸了,苏可可笑嘿嘿地挠了挠小脸儿,“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我要是身在局中,说不定也看不清。”沈

  瑾芮呼出一口浊气,“你说的对,是时候放弃过去,迎接新的生活了。苏小师,很庆幸遇到了你,你是我命中的贵人。”“

  没有没有啦,我就是拿钱办事。”

  沈瑾芮离开的时候很放松,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爱情是什么,小呆瓜苏可可哪里知道,不过作为一位敬职敬业的风水师,她也要照顾一下雇主的情绪,这样雇主就可以给她介绍其他的雇主,然后她的生意就会越来越好,挣的钱也越来越多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