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226章 阴婚,娶鬼妻

第226章 阴婚,娶鬼妻

  周母好像亲眼看到了一样,描述得绘声绘色的,“张家那闺女哭着哭着,脸一下就变了,惨白惨白的,还去掐她妈脖子,张家媳妇惊醒之后当即就打电话给墩子家,说要取消这次阴婚。本

  来这次阴婚墩子家就不太赞同,现在不但取消了,还另外得了一笔赔偿费,这么好的事,墩子家肯定是马上就同意了噻。”“

  对了,我还听说,在找来墩子家之前,张家遇到了一个风水先生,那个时候风水先生就说过,他们家女儿想嫁的是活人,不是死人,但张家父母不相信,就算信了,这年头愿意娶鬼妻的未婚男娃也不好找噻。结

  果昨晚这噩梦一来,老张家全都信了,连夜又去请了那风水先生”殷

  少离听得目光一动。

  风水先生他

  听周婆婆和郑大婶闲聊的时候,了解了不少当地习俗,这地方一般管女巫婆叫神婆,男的多是算命先生,很少有叫风水先生的。

  周母说完,胡大婶继续说:“我有个表妹嫁到了水牛村,她说张家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那小伙子叫赵豪,十八岁,别人家的娃读书读不好,这个年纪早就都出去打工了,但这个赵豪可了不得嘞,学习成绩很好,说是这次能考上重点大学,就是家里穷得很。今

  儿一早张家人就去那赵豪家了,也不晓得事情能不能谈成。”苏

  可可听得直皱眉,还以为是鬼嫁鬼鬼娶鬼,现在看来,竟变成嫁活人娶鬼妻了。“

  你要现在离开吗?”殷少离突然看向苏可可,“我暂时不准备离开。”

  苏可可反问:“你想阻止这场阴婚吗?”

  殷少离肃然道:“如果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不会阻止,留下来是因为另一件事。”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我想,我可能找到吴延师兄了。”

  苏可可蓦地瞪大了眼,“你是说,那位吴大师就在这里?”“

  只是猜测而已,所以我要留下来验证。”

  没有把握的事情,殷少离不喜欢说,但因为是同行的关系,他又刚从苏可可手中找回了门派遗失的风水禁书,所以他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苏可可。苏

  可可调头瞅她叔。小

  丫头还没说话秦墨琛便已经懂了她的意思,伸手就冲她脑袋瓜上一揉,“想留就留。”

  “多留一天的话,叔就少工作一天,而且张家这二次阴婚还不知道定在什么时候呢,叔陪我耗在这里,会不会少很多钱?”苏可可望着他问,心里十分愧疚。秦

  墨琛忍不住笑了笑,“我养的并不是一群闲人,我不在还有他们,而且,我带着笔记本,如果真有什么重要大事,可以视频会议解决。”苏

  可可这才高兴了,果然就没有叔解决不了的问题。

  周母知道苏可可三人要多留几天时,也很高兴,这里的人本就喜欢热闹,何况她这几位客人还一个比一个能干,又是帮忙做饭,又是砍柴补屋的。“

  胡大婶,如果您知道这张家什么时候举行阴婚了,一定告诉我们,我们几个想去看看。”苏可可道。胡

  大婶连忙道:“好嘞,没问题。”胡

  大婶果然说话算话,当天下午就带来了消息。

  “那赵豪家答应了!听说这赵豪跟张家那闺女张晓燕不仅是一个村的,还是初中同学,这可巧了!”周

  母啧了几声后,“还真就答应了?”

  “张家给的钱多,还说会供赵豪上大学,承包这大学期间的各种费用,还说五年后就解除阴婚,放他自由。这

  么好的条件,赵豪家里怎么可能不同意?”“

  婚期定了没?”周母连忙问。“

  定了定了,就在三天后,张家找那位风水先生算的,离得最近的黄道吉日,呸呸,这哪叫黄道吉日啊,这是晦气日还差不多!”苏

  可可不禁看她叔,低声道:“还好,耽误叔的时间不多。”

  秦墨琛忍不住勾了勾她的鼻子,“真要觉得愧疚,回去后好好跟着我补习英语。”

  苏可可一听这个头就大了,“你说我一个风水师学外语干嘛?我又不出国留学。”

  “因为你要考帝都大学,英语不提上去很吃亏,而且以后我要是带你去国外玩,会说英文的话方便很多。”“

  去国外玩?”苏可可眼睛微微亮了亮,“我长这么大,周家村是我去过的最远的地方,我还没出过国呢。”

  殷少离环胸立在一侧,偶尔看向互动频频的叔侄俩,表情有些微妙。

  他不知道苏可可是在什么环境中长大的,才养成了这种单蠢的性格,虽然智商看起来没问题,但这情商

  十八岁的情商还比不上八岁小孩儿。

  这位秦四爷现在既然跟她一起了,难道不应该教育一下这“小孩儿”?

  可听这位秦四爷跟苏可可的各种对话,显然也是将人当成了个啥都不懂的小孩儿,纵容并让她继续单蠢着。一

  对奇怪的叔侄。

  不过,苏可可比起那些无聊的女生,要让他舒服多了。起码他不会接收许多花痴目光,也不用担心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情书,明明他连对方认都不认识。

  借宿的这几天,三人把能干的活儿都干了,砍柴、挑水,修修补补,秦墨琛还跟周婆婆现学着编了几个竹篓筐。

  第四天傍晚,三人坐上一辆周母联系好的三轮车,去往水牛村,赵豪家。三

  人到达赵豪家的时候,没有围栏的院子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除了这一次结阴亲的两家亲戚,也有不少水牛村的村民,甚至有其他村专门过来凑热闹的。虽

  然这种事大家都嫌晦气,但有些人胆大不怕,就喜欢凑这种热闹。村

  民们正三三俩俩地凑在一起说闲话。

  “我昨晚上看到了。这赵豪家给张晓燕家送了很多聘礼,纸糊的衣服,还有纸糊的首饰,看着怪瘆人的。”“

  可不是么,那些东西我以前就见过。这是我第三次见阴婚了,不过前两次是死人跟死人的,这活人跟死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就在这时,阴媒人道了一句:“迎亲喽”话

  音落,两个瘦弱的男人抬出一辆空轿子。

  那轿子是喜气的大红色,然而却是纸做的,两个瘦小男人抬起来放肩上,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

  奏乐的走在前面,一路吹吹打打地往张晓燕家里去。因

  为是同村,不到一个小时,花轿就回来了。只

  是这一次,不仅花轿回来了,花轿后面还多了一副棺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