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237章 打结,姻缘线

第237章 打结,姻缘线

  “谁说这没有科学依据?”苏可可双手负背,一副高深的大师模样,“面相学其实是一种概率学,基于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而得出的这些结论。

  我们看面相时,很多时候都是手相、骨相、面相、痣相相结合着看,偶尔再联合生辰八字,准确率不说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九十。”

  说到这儿,苏可可又拉出她叔,将人端端正正地摆在屋中,像是摆弄一座供万人膜拜的小金人一样。然

  后,她双手摊开指着男人的脸,“你看我叔,印堂饱满,此乃大福之相;再看这眉毛,浓黑剑眉,正气十足;还有这眼睛,少见的鹰目,眼神锐利有光彩,令人望而生畏;鼻子挺而直,唇虽薄了点儿,但唇形极好,只对外人无情,还有这下巴,这脸型

  综上,我叔他观察细微、沉着冷静、行事果断、领袖群伦,为官则清正,为商则大富大贵,总之,我叔这面相那就是万里挑一的大贵面相!”

  秦墨琛听着听着,眼里便盛满了笑。嘴

  甜的小丫头。赵

  豪被苏可可一番话说得频频打量秦墨琛。秦

  墨琛抬头瞥他一眼,目光凉凉的。

  赵豪这才意识到自己唐突了人,赶忙收回了目光。

  反正连鬼影都见过了,赵豪觉得,接下来不管苏可可要做什么,他都能淡然接受。

  然而,在看到苏可可变魔术一样令符箓自燃的时候,赵豪还是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再

  然后,苏可可冲泡好一碗符水,说这符水能治病让他喝的时候,赵豪彻底懵逼了。“

  这符水治病也有你所谓的科学依据吗?”“

  当然有啊,这符箓上有灵气汇聚,我将这符箓点燃再冲泡,便将灵气锁在了水里面,当然,你要是不介意的话,直接将这符箓灰儿生吞了也行。”

  赵豪嘴角抽搐几下,没再问,直接喝了符水。

  一碗符水饮下,他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尸臭味儿,本就不大的竹屋一下就被这味道熏了个遍。秦

  墨琛和苏可可在赵豪喝下符水时便十分默契地出去了,留下赵豪在屋里默默冲冷水澡。

  臭了一回后,赵豪已经彻底相信了苏可可的本事。他

  突然想起昨晚上赵晓燕跟他说的那一番话,心里有些不安,“苏小师父,我跟赵晓燕举办这场阴婚之后,我的寿命真的会用来供养她?”

  这一声苏小师父听得苏可可心里很舒坦,她语调轻松地道:“当然,这阴婚礼仪十分完整,你和赵晓燕已经被姻缘线绑定,你的余生要分出近一半的寿元来供养她。

  同样,作为你的鬼新娘,她也会在你有生之年保证你的安全,让你不至于横死。”赵

  豪听得脸色都白了,他说不出自己是不是贪生怕死,但自己余下的寿命就这样平白无故折了一半,他实在接受不了。

  这就像是有人把他卖了,他还全程帮人数钱,这感觉糟糕透了。“

  那有办法解除阴婚吗?”赵豪问苏可可,表情有些不自在。不

  久之前,他还把人当成了骗子,没想到现在,他需要求助对方。苏

  可可笑眯眯地点头,“赵豪同学,你可以先把解尸毒的钱付了吗?付了解尸毒的费用,之后我就不再收你钱了。”

  赵豪:因

  为之前是苏可可十分“殷切”地要帮助他,还说是见他有缘,想结一段善缘,所以赵豪以为这帮助是无偿的,没想到

  不过,两人非亲非故,对方帮助了他,他的确该给酬劳。“

  你要多少钱?”赵豪问。

  苏可可直言不讳地道:“这场阴婚,张家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帮助你的费用便是多少钱。”

  顿了顿,小丫头意味深长地来了句:“赵豪同学,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自以为捡了西瓜,到最后往往发现,自己却是丢了西瓜拣了芝麻。”赵

  豪不禁愣住,随即缓缓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他因贪图便宜而答应了张家的这场阴婚,没想到,到头来他却是用自己的寿元做了交换。

  张家给的这些钱的确可以解他的燃眉之急,但是跟他被算计的寿元相比,这算什么?

  再多的钱连多一天的寿元都换不来,何况他一半的寿元!他

  不该贪图便宜的,上了大学他可以自己勤工俭学挣取生活费,虽然这样可能会很累,但至少都是他脚踏实地挣来的钱。

  “张家承诺帮我支付大学四年的所有费用,他们先给了三万。”赵豪如实道:“之后张家还会再给三万,那部分钱我会打给你。”苏

  可可摇摇头,“我只要现在的,后面的钱你自己收着。那是张家欠你的,他们心思不正,打了不该打的主意,这些钱还算少的。”

  赵豪叹气:“也不能全赖张家,是我自己想贪图便宜。”苏

  可可闻言,冲旁边的秦墨琛笑了笑,似乎在说:叔你看,这赵豪果然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秦

  墨琛环胸立在一侧,微微摇摇头,将场地交给小丫头,任由她撒开爪子玩得欢快。赵

  父赵母回来后,赵豪跟父母谈话谈了许久。

  两人都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在赵豪说清楚缘由之后,赵父赵母便取出了那部分钱。赵

  豪将三沓现金,一共三万块全部给了苏可可。苏

  可可并不客气,直接将三沓钱塞进了背包里。

  秦墨琛看着小丫头积极塞钱的模样,似乎明白了小丫头的那么一点儿恶趣味。

  “伸出左手。”苏可可对赵豪道。

  苏可可抬手在空中一捞,似乎捞起来一根细线,然后她另一只手比了个剪刀,两指一开一合,对着那捞起来的无形细线一剪,将那线剪断。

  苏可可在剩下的那一小截红绳上打了个结,对赵豪说:“好了。”

  赵豪:

  他完全不知道苏可可刚才做了什么。

  苏可可道:“其实你和那张晓燕的姻缘线已经被人给剪断了,只是手法有些粗暴,这红绳还拴在你手上,而另一头拖在了地上。

  要是运气不好,指不定这红绳另一头就被其他什么东西捡去,到时候嘿嘿,我不说你也能猜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