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260章 鼻酸,叔的短信

第260章 鼻酸,叔的短信

  苏可可将师父埋了之后没睡,她躺在木板床上,睁眼看着窗外,想事情。 师

  父走了,再难过伤心,师父也回不来了,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自己,让师父放心地走。 师

  父说她不笨,只是涉世未深,这一点让他很是放心不下,那她就让自己尽快熟悉这个社会,尽快了解人心。 她

  会让师父知道,她没有师父想的那么弱小单纯,她可以变得很强大、很强大。

  眼睛红肿疼痛,苏可可慢慢闭上眼。 她

  以为自己睡不着,可是,在闭上眼没多久之后,她就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眼

  睛还是有些肿,但已经不疼了。

  苏可可在茅草屋里转了一圈,将所有有用的东西整理到一边,师父留给她的大箱子她要整个搬走,那些房产证也全部收好,这些都是师父的心血。

  但她没有马上离开,这里有她和师父的所有回忆,她还想多陪陪师父。

  再给她五天时间,五天之后她一定重新振作。

  这五天,苏可可坐在师父的坟前,抱着手机疯狂地浏览围脖和各种论坛

  以前大星就让她多逛逛这些地方,但她一直忙着学习,只偶尔上论坛问个问题。

  现在,她这么做了,也的确发现了很多糟糕的东西。

  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可以伟大善良,让人感动得潸然泪下,也可以恶毒,虐打亲生父母和孩子,甚至因为仇富当场捅死一个陌生人。

  在这些平台上,苏可可看到了人类的善良,也看到了人类的丑陋。不仅这些,还有或善良或疯狂或恶毒的言论,一个不用为自己言行负责的台,放大了人性的丑陋,这些大概就是师父担心她了解又怕她了解的东西。 苏

  可可很庆幸自己一开始遇到的都是好人。叔虽然骗了她,但对她真是好得没话说,还有秦骏驰,虽然花心,但品性不差。

  大星、嫚嫚就更不用说了,都是很好的朋友,大赵虽然有些小毛病,但也是个善良的人,还有钱筠泽,即便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也能看出,他是个好人。 或

  许人会变,可至少现在,她的这些朋友让她觉得很满足。 苏

  可可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弯了弯,事情并不像师父想的那么糟糕,面相不可尽信,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靠谱的。 突

  然想到什么,她退出那让她感慨万千的论坛,点开围信,开始挨个看这几天被她刻意忽略的消息。

  师父在的时候,她每天忙于画阵画符,不去看手机,师父走后,她迫不及待地想了解这个社会,了解师父口中的人心莫测,也没有去关注手机里的消息。

  但她忘了,这些都是她的朋友,都是关心她的人,她不该让她们担心。

  点开消息,第一个就是叔。

  他的消息最多,居然有二十多条。

  叔并不是个多话的人,苏可可很好奇他说了什么。 她

  连忙点开看。 秦

  小叔叔:丫头,骗你的事情对不起,我给你道歉。我知道这种事情很难让你原谅,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么做。我若直接点破自己喜欢你,你肯定躲着我,所以只能用这种迂回的方式。 秦

  小叔叔:你仅仅因为我骗了你才生气,还是因为我骗你做了让你无法忍受的事情?如果是前者,我跟你道歉,以后用正常方式追你,如果是后者,那你肯定十分厌恶我,我会消失在你面前,以后让你再也看不到我这个骗子。 苏

  可可看到这里,手颤了颤,轻声回了句:“叔,我只是气你骗了我,没有讨厌你。”

  师父说叔是命定姻缘的时候,她其实吓了一跳。 在

  知道叔的心思之前,她一直把叔当成一个可亲可敬的长辈,从没有往男女之情上面想过,叔虽然骗了她,但这一点说对了。

  “命定姻缘”苏可可喃喃一句。

  所以,叔会成为她以后的丈夫吗?

  明明是长辈的人怎么就成了她的男人了呢?秦

  小叔叔:丫头,你真的不理叔了?我知道自己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但我不相信,你真的一点儿不喜欢叔,你要是不喜欢,我也不会这么做,是你的态度给了我这样做的胆量。 苏

  可可不禁一愣。

  她喜欢叔吗?

  肯定是喜欢的。

  只是这种喜欢跟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是不是一样,她就不知道了。

  不过,叔怎么这么不要脸?什么叫她的态度给了他这样做的胆量?她

  平时对叔就是敬重爱戴的态度啊。

  秦小叔叔:你自己想想,是不是你最先抱我亲我的?晚安吻是你先给的,拥抱是你先给的。都是你先的,你的做法超出了晚辈对长辈的做法,所以,我如何不多想?我心底以为你对我有想法,只是你不自知,所以我才去做了那个“犯罪”的人。可可,你把所有的错推给我,是不是对我不公平?苏

  可可看懵了:“我、我” 她

  不禁抱头,是她弄错了,这几天她大量阅读闻和各种论坛故事,已经知道,之前她的想法的确错了。

  所以,叔这么做真的是因为她先挑起的,让他误会了?

  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的苏可可继续往后看消息。 秦

  小叔叔:你不在的第一个晚上。没有你的晚安吻,我失眠了。

  秦小叔叔:今天还是失眠了,精神不太好,但明天还要工作,所以我不得不去公司。其实说不忙也是骗你的,我想多陪陪你,手上压了很多工作。你走了,我也不用装作很清闲了,每天可以加班到很晚。 苏

  可可瘪瘪嘴,嘀咕道:“果然是个大骗子。但我知道你是为了给我补习功课,所以这次我不怪你。” 秦

  小叔叔:今天头疼了一天,突然很想你给我按按头部穴位,丫头按穴按得很舒服,不管一天多累,你按完之后我就很有精神。不过你现在不想理我,我以后大概再没这个机会了。

  秦小叔叔:你走后的第十五天,我终于睡着了,但是睡眠质量很糟糕,以前怕你担心,没跟你说,我之前要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因为我总是做噩梦,梦到以前的事情。

  秦小叔叔:在其他人面前,我懒得多说一句废话,但是丫头,我对你有说不尽的话,我想说的远不止这些,你能不能来看看我?叔想当面对你说。 苏

  可可看完所有的短信,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