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284章 心酸,挣个钱难啊

第284章 心酸,挣个钱难啊

  苏可可当然知道摇签占卜,这也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占卜法,寺庙里尤其常见,只是她一直觉得这种占卜法子不靠谱。

  “占卜由古老的周易演化而来,以前我不懂,学习之后才明白了占卜的原理,其实就是利用概率学统计学还有数术玄学。

  比如使用龟壳铜钱的六爻八卦占卜法,使用纸牌的塔罗牌占卜法,还有占星等,因为其繁杂多样性,准确率极高,唯有用竹签解卦,我实在不解。

  这种占卜过于随意,用它来占卜推算人的吉凶祸福,变数太大,不够准确。”

  大胡子龇牙一笑,“不随意不随意,每根签都是有生命的,摇出什么样的签就说明你跟这根签有缘,既然有缘,那肯定就能解你的卦。”苏

  可可:这话听着很像那么一回事,但其实就是胡说八道嘛。

  “说实话,大叔你其实是通过面相看出来的吧,你是事先看出这位老奶奶有丧父之相?”苏可可问。“

  我要有这个本事,我早成雄霸一方的大师了,还用在这天桥上摆摊算卦?”大

  胡子摇头叹气,“你也看到了,挣个钱难啊,遇到好一点的,顶多挨一挨骂,遇到差一点的,那就直接动手揍人了,我的命哦,怎么就这么苦。”苏

  可可无话反驳,刚才那老奶奶揪人头发的架势怪吓人的。为了挣这二十块钱,的确不容易。大

  胡子这一卦之后,不知不觉又过了两个小时。这

  期间,没有一人在苏可可的摊位前停留,会有人因为好奇多看她一眼,看完还发出了低笑声,这样的情况苏可可见多了,并不为意。没

  生意的时候她会跟大胡子聊聊天,继续询问五大风水世家的事情。

  苏可可本想了解五大风水世家都有哪些仇人,结果大胡子直接来了一句:干这行的都有仇人。然后就没下话了。

  确定问不到什么,她便不再打搅对方,自己拿出外语书翻翻。

  如此,时间过得倒也充实。大

  胡子偶尔看她一眼,嘀咕道:“风水玄学都不够你学的,还有闲工夫看这些歪七扭八的蚯蚓字。”

  苏可可笑笑,“任何一门学科都是学无止境的,师父留给我的风水书我在看,其他学科我也看,而且我越来越发现,学的越多,懂得越多。

  就比如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统计学概率学,也不知道什么磁场,但在了解了这些知识之后,我对风水又有了更多的理解。”

  大胡子指了指她正在看的书,“那这个呢?这个看了对你又有好处?难道你要出国摆摊讨生活?”苏

  可可严肃脸摇头,“事实上,我们的面相学不太适用于外国人,面相学是老祖宗留下的瑰宝,但这是基于我们华夏人的一项统计学。我学外语是为了更好的交流,还有,我发现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我的口齿变得更伶俐了。”

  大胡子:什

  么狗屁理由。

  大胡子一脸的不赞同,“小丫头,你就继续不务正业吧,你看我这都算了五卦,挣了一百块钱了,你倒好,一上午了都快过去了,还没开张。”“

  我都说了,你这身行头不行,不像个算卦的,反倒像个坐在这儿发呆的大小姐。等会儿到了中午,天变得更热,来往的人就少了,生意更不好做。”他

  同情苏可可,苏可可却更同情他,“大叔,一共五卦,对方不是骂你就是踹你的摊儿,你真不容易。”大

  胡子嘴角和眼角一起抽了抽,他伸手抹了抹并没有眼泪的眼,“可不是么,讨个生活不容易啊,这一百块钱我还得省着花,谁知道哪天就被仇人寻上门了。”

  苏可可观察了这么久,已经确定,这人根本不是什么半吊子,虽然他给对方算的每一卦很不凑巧地都是下下签,但是很准。一

  次两次是凑巧,五次都算准的话,那就不是凑巧了,而是本事。

  到中午的时候,苏可可仍是一卦没算。

  大胡子从包里掏出个大饼,分了一小半给她,“喏,干粮分你一半,别饿死了。”苏

  可可摇摇头没接,“谢谢大叔,不过我打算一会儿去附近的小店里吃。”大

  胡子立马道:“去店里吃?你这丫头不是来体验生活的吗,怎么能去店里吃呢?”苏

  可可愣住,好奇地问:“为什么不能?”

  “当然不能,既然是体验生活,你就得像我一样,只花自己挣的钱,不能用别人给的。”苏

  可可哦了一声,“大叔,是我自己挣的钱。前些天挣的钱还有很多剩余,够我去小店吃饭了。”大

  胡子一瞪眼,他眼睛小,就算瞪圆眼睛,也还是不大,“你自己挣的?骗人的吧,你看你一上午了,都还没开张呢,哪里挣的钱?”

  苏可可笑着解释道:“这是我外出历练的第十天,来到的第五个城市,昨天我还在另一个城市,那个地方生意不错,一天三卦全算满了。”

  “一天三卦你就攒了这么多钱。丫头,你一卦收多少钱?”大胡子问。“

  一卦五百,运气好的话,三卦全满,一天一千五,够我用很久。”

  大胡子张开嘴,吓得不轻。

  “一卦五百?我说你还真敢要,别人没把你当神经病吗?”苏

  可可弯眼一笑,“我算卦看缘分,有缘的人是不会在乎五百块钱的。而且我比大叔你运气好,算的都是好卦,上上签。”

  大胡子:有

  些气人。“

  那小丫头你晚上住哪儿?我一个大男人,可以找那种最便宜的旅店,一晚上四五十就搞定了,再不济我就大街上一躺,将就将就一晚。但你不行,你是女孩,肯定不能跟我一样,不安全。”苏

  可可捏了捏自己的耳朵,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不说了吧,我怕大叔你听了会吐血三升。”

  大胡子一拍腿,“你说,大叔我闯荡江湖多年,什么事儿没见过,心脏已经无坚不摧。”

  苏可可哦了一声,满足他的好奇心,“我在外面有十几套房子,所以我不担心没地方落脚。”

  “噗,咳咳,咳咳咳”大胡子一口气没喘上来,“我的天,我刚才差点儿没缓过气,被呛死过去!”

  苏可可连忙起身给他拍了拍背,“大叔,你没事吧,我知道这种话对你说有些不厚道,所以才不想说的,但是你非要听,我就说了。”大

  胡子眨了眨自己的一对小眼睛。酸

  啊!

  鼻酸,眼酸,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