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338章 如此,不变厉鬼都难

第338章 如此,不变厉鬼都难

  相比其他女人,李英露已经足够坚强,至少她没有寻短见。但

  是,不堪折磨的她再也不想留在这里经受摧残,她想离开这里,不止这个学校,还有这座城市。哪怕在她离开后,她那些照片很可能会被公之于众。

  她当然害怕,但她不敢去想象那样的结果。

  李英露不顾男友的挽留,忍痛与他分了手,那个时候双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差一点,她就能做他的新娘了。

  家人骂她打她,说她脑子进水,问她为什么,李英露只是哭,她不敢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他们,更不敢报警。田

  霄是未成年,加上家里有钱有势,犯法也死不了,可是她呢,到时候名声被毁,所有人都知道她没了清白,家人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她不敢这么做。李

  英露已经把自己钉在了耻辱柱上。她不干净了,但她的男朋友是名很有前途的医生,他有才有貌,为人仗义。所以,她再也配不上他了。辞

  职后,李英露一个人偷偷离开了这座城市,没有告诉任何人,悄无声息。

  李英露的离开让田霄震怒无比,但他看着跟个没事人似的高岩,突然想到,自己可以采摘胜利的果实了。田

  霄把自己亵渎李英露的事情告诉了高岩,当着他的面将他心底的女神拽下神坛,细致地描绘两人的情事。

  高岩睚眦欲裂,从未动过手的三好学生同他血战了一场,那一次,高岩把田霄的眼都快打瞎了。因

  为情节严重,高岩被记了一次大过,丢掉了保送高一中的名额。不

  仅如此,家里还赔偿了巨额医药费。

  为此,田霄得意不已。

  这件事对高岩影响很大,导致他的升学考试没考好,最后去了高二中。

  事情到这儿本该告一段落,可谁曾想到上

  天待李英露如此不公。虽

  然在捍卫自己的利益至上她显得有些怯懦,但同时她也是坚强的,至少有重新开始的勇气。

  可是,她明明已经躲开了,却又碰到了来外省旅游的田霄。

  已经找了份工作打算重新开始的李英露绝望不已,她再一次成了这个魔鬼的禁脔。田

  霄家里有些钱,他干脆在当地租了间屋子,让李英露住在他租的屋子里,整个暑假,他都留在这里,肆意蹂躏这个可怜的女人。即便之后高中开学,他也至少一个月去两次。在

  这中间,李英露甚至堕过一次胎。

  苏可可看到这里的时候,浑身都颤抖了一下。十

  五六岁的男生,怎么能如此恶毒!

  一次摧残之后,李英露可以忍痛放下恋人,放下父母,重新开始,可是经历了第二次之后,她如何再承受?就

  是在那个屋子里,李英露割腕自杀了。

  死的时候,她躺在白色床单上,穿着一身漂亮的大红连衣裙,脚上是红色高跟,嘴上抹了大红色的口红,连十指都涂成了红色指甲。田

  霄知道这件事后,半点儿愧疚没有,只是惋惜这么个任自己随意把玩的尤物没了,因为担心自己的劣行曝光,所以田霄动用了点儿关系,把自己抹得一干二净,而李英露也以抑郁症自杀而结案。

  李英露的家人在知道女儿的死讯后,虽然痛惜,但家里有个老封建长辈,所以她的尸体并没有带回家,而是就她打工的地方买了块地埋葬。

  曾经美好的一朵花就这么凋零了,无声无息,连曾经动过心思的高岩都不知道。之

  后,高岩考入外省重点大学之后,一家人搬离了江城市,再也没有回来。李英露的死讯他也是很久之后才从其他同学口中知道的。资

  料上说,这几年,每逢李英露的忌日,高岩都会去看她。

  这个曾经对她有过别样心思的好学生对她感到十分愧疚,他一直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她。如

  果不是他,田霄那个变态就不会盯上她,也就不会玷污她的清白,致使她远走他乡,最后郁郁寡欢,自杀身亡。

  “红衣、红唇、红鞋、红指甲,心怀怨恨和不甘地死去,不变成厉鬼都难。”苏可可道,脸绷得很紧。

  秦墨琛目光沉沉地将资料收了起来,有些后悔让苏可可看到。这

  些肮脏的污秽的东西,实在是污人眼。

  因为苏可可在男女之事上面的理解不够全面,所以只凭资料上简略的文字,并不能脑补出那些污秽画面。但

  秦墨琛和吴宗柏不一样,他们见过的太多了,所以更能明白李英露到底遭受了怎样的摧残,那样的痛苦和绝望,的确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

  “师父说的没错,厉鬼索命都是有缘由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厉鬼在杀了仇人之后便收手,有的厉鬼却在这个过程中杀上了瘾,根本不会停手,最后便有越来越多无辜的人命丧厉鬼手中。”

  苏可可说到这儿,突然想到什么,蓦地站立起身,“糟了叔!我们赶紧去找高岩!”

  秦墨琛皱眉,“丫头以为化成厉鬼的李英露不会停手,还会继续杀人,而她下一个要杀的是高岩?”吴

  宗柏也不解。这跟高岩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害死了李英露。

  苏可可沉色道:“连杀三个人后,厉鬼手上沾了人命,变得愈发血腥残暴,如果原本只剩五分理智,现在便只剩两分了。

  高岩是没有什么错,但他是一切的开端,如果不是看到他的日记本,田霄就不会注意到李英露,也不会想要毁灭她。

  丧失了理智的厉鬼不会跟你讲道理,可能某一瞬间动了杀意,便可能要了这人的性命!”她

  固然同情李英露的遭遇,但不能因为同情,就让她残害无辜人的性命,前面三个人该死,但高岩是无辜的。

  “李英露最恨的是田霄,他却是最后一个死的,这说明田霄身上很可能带着什么让鬼煞忌讳的东西,而田霄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死前很可能把一切责任都推卸到高岩身上。”苏

  可可分析到这儿,语调变得急快,“叔,我们快些走,我怕晚一些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