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402章 可可,你不可爱了

第402章 可可,你不可爱了

  殷泠冷:!

  “殷少离,你刚才在夸一个小姑娘的长相?”殷泠冷吃惊地盯着殷少离看,绕着人来回走了两圈,那眼里的探究之色不加遮掩,十分张扬。殷

  少离:“没有。”

  “你有!”

  殷少离无语地看了自己小姑几眼,然后,大步走远。殷

  泠冷连忙追,边追边道:“少离,师姐真的很同情你啊,那小丫头的面相你也看到了吧,有桃花了。啧啧,好不容易有点兴趣的小丫头已经有桃花了,而很显然,这朵桃花不是你。”

  “小姑,你脑补得太多了,我只是欣赏她的能力,她也只是一个小妹妹而已。”

  “唉哟唉哟,对对,你只是欣赏,欣赏,嗯”连小姑这个称呼她也不在意了,搁平时她得瞬间爆炸。

  殷少离脚步突然顿住,回头看她,目光有一瞬间的游离,“我不是没尝试过委婉的表达方式,结果呢,三年前的那次意外你也看到了。”殷

  泠冷一怔,呐呐道:“少离,你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误就觉得一定是错的,你这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殷少离是害怕失败的人吗?一张符箓画不成功,你能坐在椅子上足足六个小时,那个时候你才多大。”她

  当然知道殷少离说的那件事。

  少离念高中的时候,一个女同学因为表白被拒而暴毙,让她这个受万人瞩目的天才师弟惹了一次恶果,身上出现了因果锁。

  这事儿成了许多玄门弟子眼里的笑话。

  普通的因果还不至于出现因果锁,只有惹了人命才会出现这东西,直接和间接导致的人命都算。殷

  泠冷当时知道前因后果之后,也觉得殷少离冤,但他不屑于解释,别人也不打算听这个解释。

  说到底还是这臭小子太冷傲了,他要是平易近人一些,也不会树敌这么多。

  “那不一样。”殷少离道,撩开了袖子,露出了左臂上的因果锁,垂头打量。在

  家里和门派里的时候,他从来不穿短袖,因为会被同行看到。虽然,门派中不是每个人都能开法眼。

  对于一个自幼被视为天之骄子予以厚望的弟子来讲,这是他的耻辱。不过,一开始很在意,后来却看开了许多。他

  盯着那因果锁看了一会儿,眼里掠过一丝疑惑之色。好

  像又变轻了一些。

  难道是那女孩进入鬼门了?

  他自己造下的恶果本该由他来了结,但上次见到那鬼,她身上的执念已经消除,似乎不需要他再做什么。突

  然想起什么,殷少离神色微变,问:“师姐,昨晚上,你有没有感觉到某一时刻,就在厢房旁边,阴气大盛?”殷

  泠冷表情狐疑,“你发现什么了?在那老鬼的地盘上,阴气自然比别处重,何况不久之前那里还是个万鬼窟。”殷

  少离摇摇头,“算了,没什么。”

  “到底是什么?我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了,喂,殷少离”

  两人很快就离开了千年鬼修的地盘。

  秦

  星没想到自己一夜睡到了青天白亮,心里在死劲儿戳冷月的小人。太

  过分了!居然不叫她,这不是刻意让人多想么!

  之后见到苏可可和罗嫚几人,果然收到了几人颇有深意的打量,尤其是小四叔身边的吴助理,脸上那黄金微笑真的很欠扁。

  三个小丫头关上大门,聚在一起说悄悄话,男人们则在外面聊正事。被

  苏可可问到怎么度蜜月的时候,秦星的小脸通红。“

  可可,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连度蜜月这种事儿都知道?”苏

  可可很正经地道:“你比我还小,结果连婚都结了。”

  秦星:可可你不可爱了。

  “而且大星,结婚度蜜月这种事儿算是常识吧,大星你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秦

  星:不!你以前肯定不知道,一定是看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的!

  “蜜月什么的先放一放,他一只鬼还度什么蜜月?”秦星干咳一声,回道。罗

  嫚点头:“这样也好。马上就开学了,开学之后有个开学测试小考,你整个暑假都忙着谈恋爱,一点儿没百~万\小!说吧?剩下的几天刚好拿来复习功课。”秦

  星:

  嫚嫚是魔鬼吧,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提这种事?苏

  可可也点头,“说不定还会重新排座位呢。”

  秦星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知道了,这两天我会好好复习功课的。”

  浪太久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接下来的几天她只能埋头苦读了。

  红红火火赶来的娘家人并没有留太久,当天下午,一干人便走了。

  苏可可走的时候万分不舍,一开始秦墨琛以为她是舍不得秦星,后来才知道,这小丫头是想舍不得老鬼,脸一下就黑了。

  回去的路上,苏可可还在嘀嘀咕咕,“叔你知道吗,这老鬼还精通阵法,阴阳五行八卦他全懂,我差点儿以为他生前就是个风水师了!但老鬼说不是,他只是兴趣广泛,什么书都读,甚至对星象也有一些浅见。叔,我们为什么不能多待几天呢,我还想跟这位冷公子切磋切磋”

  秦墨琛的脸越来越黑。跟

  苏可可坐一起的罗嫚给她使眼色,而开车的吴宗柏不禁打了个寒颤。

  车里没鬼吧,温度突然变得好低。“

  丫头。”“

  嗯,叔?”

  “大星刚刚成亲,跟她的夫君正是浓情蜜意时,你要是继续留下来,会遭人嫌弃。”苏

  可可咧嘴一笑,“我明白的叔,所以我才走了啊。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切磋。”

  秦墨琛淡淡嗯了一声,表情还是很黑。

  剩下的几天,苏可可和罗嫚哪里也不去了,留在家里复习功课,两个小丫头很不客气地霸占了秦墨琛的书房。

  罗嫚一开始还不好意思,但在苏可可单独和秦叔待了几分钟,回来之后脸红红,嘴润润的,秦叔便非常愉快地将书房让给了两人,自己则去客厅处理文件。

  见罗嫚神色微妙地盯着自己,苏可可羞答答地道:“嫚嫚,你看我做什么呀?我和叔现在是情侣了,做点儿情侣间的事情有问题吗?”

  罗嫚:得,还没问呢,就自个儿全招了。罗

  嫚吐出一口浊气,“没事,百~万\小!说吧。”当

  初决定留下来陪可可,真是她做过的最糟糕的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