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417章 死人花,有毒

第417章 死人花,有毒

  等到一群闹事的人都走了后,黄皮子们纷纷从洞里钻出来,有的爬到树上,有的站在高高的石头上,眺望远方。

  “走了走了,全都走远了。”

  “刚才那男人的眼神好吓人啊,他会不会来报复我们?”一只黄皮子道。

  睚眦必报是它们喜欢做的事儿,那男人的眼里藏着隐忍的滔天怒火,比它们受了气时候的眼神可怕百倍,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还有那两个天师也不好惹,那个男天师还把一个兄弟的腿弄瘸了。”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祖婆婆不是说,咱们的地盘外人进不来吗?”“

  笨蛋,因为有天师啊。”

  黄皮子们嘀嘀咕咕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

  “别吵了,祖婆婆还被石头压着呢!全部跟我过来,帮祖婆婆搬石头。”“

  来了,来了。”“

  天啊,好多石头!好重啊,我们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得搬到什么时候?”

  刘阿婆听着子子孙孙们的吵闹声,只觉得脑袋疼,两条后腿已经麻木得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黄

  皮子们两只一组,搭配着干活,先把压在刘阿婆身上的小碎石挪开,再处理剩下的大石头。

  “祖婆婆,这几块石头太大了,我们搬不动,这可怎么办?”刘

  阿婆叹气,“好孩子,你们让开一些,我自己来。”

  黄皮子们纷纷跳到树上。

  刘阿婆浑身妖气大涨,压在身上的石头被膨胀而出的妖气推开大半。

  一次之后,刘阿婆需得歇息片刻才能继续。

  突然间,周围的声音小了下来。刘

  阿婆正要抬头,却在这时,低垂的视线里多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长长的红色裙摆随风起伏,最后静止,落在鞋子上,只露出两个鞋尖儿。

  刘阿婆神色微一变,蓦地抬头望去。

  “宫玖姑娘”女

  子一手撑伞,皓腕一动,那伞柄上系着的铃铛也便发出一两声清脆的声响。

  她垂眸看着刘阿婆,眼里波光流转,红唇轻启,“现在,你可死心了?”刘

  阿婆有些警惕地盯着她,“宫玖姑娘,你到底怀着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女子半蹲在她面前,火红的裙摆散开,如同一朵艳丽的花开在地上。

  她嘴角轻轻勾了勾,“只是让你死心罢了,免得你再缠着她。”

  “宫玖姑娘,看你这副镇定从容的样子,你这是知道她眼睛会瞎吧?但你却还是由着我害她,你到底是在护她,还是在害她?”刘

  阿婆一对老眼眯了眯。这花妖口口声声说她在报恩,但她的做法可不是这样的。就

  为了证明对方没有天眼,她就纵容自己犯罪,任由自己弄瞎这女娃娃一对眼睛?

  这算哪门子的报恩?可笑!“

  今日事情已了,那空间阵法我便撤了。”

  刘阿婆神色一变,激动道:“不能撤!我现在受了伤。”宫

  玖美目中掠过一丝讽刺,“都说人性贪婪,你们黄皮子一族比人类还要贪婪。”刘

  阿婆怒道:“是你破了我的防护阵,现在防护阵被你毁了,你再撤掉这空间阵法,我还如何庇佑我的子孙后代?”宫

  玖冷淡地道:“与我何干?毁你防护阵法,那是你技不如人,至于这空间阵法,本就不是你设下的,我想何时收回,便何时收回。”“

  你!”刘阿婆气得差点儿吐出一口血。

  她一开始以为这千年花妖是敌人,因为她上次劫走了苏可可,而今天更是二话不说就毁她护山阵法。等

  她大怒,要同她打斗一场的时候,宫玖却马上帮她布置了更高级的空间阵法。

  有这阵法在,刘阿婆甚至想,三年后的灭族之灾或许可以避免。那个时候,她以为宫玖算是朋友,大家都是妖,本该成为朋友。不

  仅如此,宫玖还告诉她,那个叫苏可可的女娃娃今天要路过此地,她想做什么的话,这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现在刘阿婆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

  “宫玖姑娘,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在利用我做什么?”刘阿婆死死地盯着她。

  宫玖红唇微勾,撑伞的皓腕抬高一些,露出那妖魅惑众的脸,“不是说了么,只是不想你再缠着那丫头,因为你很烦。而我,不想任何人去打搅她。”“

  你胡说!你肯定有其他我不知道的目的!”刘阿婆成精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弯弯绕绕。那

  女娃娃的消息是她给的,空间阵法是她布置的,从头到尾她都在利用自己!可是那女娃娃瞎了眼对宫玖有什么好处?她绕这么一大圈,到底想做什么?

  刘阿婆完全看不透这只千年花妖,她对那女娃娃的态度很怪异。这

  会儿,妖力也恢复得差不多,刘阿婆猛地大喝一声,将剩下的石头全部挣脱开,眨眼间化回人形。她

  用手挥去身上的灰尘,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但却坐在地上没有动。宫

  玖扫了一眼她血肉模糊的双腿,嘴角微弯,“再善良单纯的人发起火来也是很可怕的。”

  话毕,女子手中凭空变出一朵花,手一挥,花瓣散落然而飞起,被一阵风带着,吹向了刘阿婆,最后落入她双腿之上,眨眼间便隐入了血肉之中。

  刘阿婆脸色大变,“你这妖女,对我做了什么?”

  宫玖悠然道:“别担心,只是让你的伤口好得慢一些。”“

  宫玖,你欺人太甚!”宫

  玖却在她的叫骂声中旋转一周,红色裙摆在空中绽放,整个人转瞬间化为无数的红色花瓣,朝着远处飘远。

  “祖婆婆,那是什么花?真漂亮。”一只黄皮子突然问道。另

  一只黄皮子骂它,“再漂亮也是坏妖,没听祖婆婆说她坏了我们的护山阵法吗?”“

  她好像比祖婆婆还厉害。”

  “祖婆婆,花也能成精吗?您不是说咱们黄皮子受天道厚爱,天生聪颖,所以才容易成精,其他动植物都没这个福报吗?”黄

  皮子们你一句我一句地问着。刘

  阿婆目光晦暗地盯着远方,“当然不是最近才成精的妖,这花妖是从那场大战中存活下来的,有一千多年的道行了。”“

  那场大战?哪场大战啊?祖婆婆,那到底是什么花?红艳艳的,真好看。”

  刘阿婆沉默了片刻,直接忽略了前一句,道:“死人花,地狱花。有毒。”曾

  经那个地方,这花漫山遍野,红艳艳的一片,极为好看。那处灵气充足,又有姬家人看守,花木能成妖,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