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424章 早知道,早点拐你了

第424章 早知道,早点拐你了

  苏可可想起什么,突然道:“对了叔,我的背包呢?我要找个东西。”

  秦墨琛很快取了她的背包过来,但却没有给她,“找什么,我帮你拿。”

  “你拿?”苏可可眼珠子溜溜一转,“好啊,那我先问叔一个问题。我给叔的那本符箓书,上面的各种符文,叔都记住了吗?”

  秦墨琛顿了一下才回答道:“如果只是分辨符文的话,我都记住了,画却不行,目前我只会画一些基础的。”苏

  可可给秦墨琛的那些风水书和符箓书都是苏老头传给她的,虽然秦墨琛在这之前便让吴宗柏买了一些风水入门的书,但那些都是大白话,苏可可给的这些却全是文言文,十分晦涩。

  而那本记载着各种各样符文的符箓书,更是复杂难懂,里面的符文不带重样儿,一些符文看着相似,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功效。可以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若

  是寻常人看这本符箓书,看个三五年都不一定记得全,秦墨琛却这么短时间内全记住了,还能全部画下来,虽然后面画出来的暂时是废符。一

  般人大概都会感慨一下秦墨琛的好记性,苏可可却觉得就应该这么回事,只满意地点了下小脑袋,“叔果然是天生吃这碗饭的,我应该早点拐你入门。”秦

  墨琛听到这个“拐”字,嘴角勾了一下。到

  底是谁拐谁?

  “这本符文书上记载的符文一共有六十种,都是现在风水界里能够见到的符箓符文,等叔把这些全部学会了,我再传授你一些只有咱们门派才有的符箓。”

  “这书上没有?”秦墨琛问,却不怎么诧异。

  苏可可点头,“像是上次我在大星婚礼上用的那腾空符和阴符,都是师父当初现画现教的。

  师父说他画三次,学不会他就不教了。所以叔,以后我只给你画三次,相应的点灵口诀驱符口诀也只念三次,三次之后你学不会记不住,我就不教你了哦”

  秦墨琛:“

  丫头,这个要求是不是有些太苛刻了?”

  那些符文过于复杂,只看三遍不一定能记住。还有那些心法口诀,也是晦涩难懂,记住了不常用的话很容易忘记。

  苏可可一脸认真地道:“可是我师父说,当年师祖传授他这些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啊。师父还说,他看一遍就学会了,而我当初学的时候看完三遍才学会,比他笨多了。”

  秦墨琛看着小丫头那认真的小表情,突然问了句:“你师父说什么你都信?”

  苏可可一愣,“为什么不信?师父不会骗我的,虽然他老人家总说我笨,但他对我很好。”秦

  墨琛本来想说什么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天真的小丫头,这话都信。

  这世上哪有一个人从头到尾可以一句谎话不说。

  看的不过是这谎是大是小,是好是坏。不

  过,总归是长辈,而且人都不在了,既然小丫头觉得师父从不骗人,那就让她这样觉得好了。

  “丫头要找什么?”秦墨琛将歪掉的话题拉正。

  苏可可刚才就是确定一下他符箓认全了没有,没想到叔没偷懒,居然真认全了。又

  要管一个那么大的公司,又要学风水玄术,还要练习画符,叔居然能够兼顾,真厉害!“

  叔既然已经会分辨符箓了,那叔帮我将包里的聚灵符找出来,再帮我准备个大碗。”秦

  墨琛听她要碗便猜到她要做什么了,烧符还没学会,所以便将挑出来的聚灵符给了小丫头,让她自己来。

  苏可可取了一张聚灵符,默念口诀,拿着符箓的手一抖,聚灵符瞬间自燃,灰烬落在碗里。秦

  墨琛速度比她还快,立马倒了开水进去,将灵气锁在水里。

  “等凉了再喝。”他道。

  苏可可眼一弯,解释道:“叔,不是用来喝的,是用来洗眼睛。我用刘阿婆的灵水洗过眼睛之后,发现眼睛比刚瞎的时候舒服很多,也清楚了许多。

  刚被那窥天珠烧伤眼睛的时候,我可是连人轮廓都看不到呢。”

  想到刘阿婆,苏可可的心情有一丢丢复杂,“当时候疼死了,太冲动,特别想揍人,现在想想,既然刘阿婆认定我有天眼,可能就真的不是故意伤我。”秦

  墨琛却拧眉道:“不管是有意还是故意,她伤了你是事实,她并不无辜。如果一意孤行自以为是导致的伤害算无辜,那这世上无辜的人就太多了。”

  苏可可听了这话,没有再说什么。

  她决定了,如果她的眼睛能治好,她和刘阿婆就算扯平了,如果一直好不了,哼,刘阿婆就一直欠着自己吧,这事儿没完,除非、除非她透露一点儿自己的身世。

  “虽然不喝,但也要过滤一下,免得将东西洗进眼睛里。”

  秦墨琛去厨房找来漏勺,过滤了好几遍,确保水里面没有什么纸灰了才作罢。“

  既然有用,以后每天都用这聚灵符的符水洗一洗眼睛,符箓不够我来画。”

  苏可可笑道:“眼睛刚瞎的时候太恐慌了,觉得自己什么都干不了,但其实不是的。复杂的符文,像是五雷符,这种的确画不好了,但简单的还可以啊。以前我闭着眼睛就能画护身符和聚灵符,所以叔不用担心我。”

  微顿,小丫头瞅着秦墨琛,盯着那一团模糊的影子,问:“聚灵符叔也会画了吗?”

  这聚灵符说难不难,也简单也不简单。叔还是一个才入门的初学者,居然已经会了吗?

  秦墨琛微微扬眉,“现在还不会,但很快就会了。”苏

  可可听到这话,忍不住噗地笑出声。

  秦墨琛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略一摇头后,取了干净的毛巾,沾了那符水给小丫头擦洗眼睛。

  苏可可朝他仰起小脸,方便他动作。

  “叔,水蘸多一些,这样才能将水里的灵气擦到眼睛里。”苏可可指挥道。

  秦墨琛忍不住用指尖点了点她的鼻子,“知道了。小丫头真是一点儿不客气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