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468章 改动,卧室风水

第468章 改动,卧室风水

  跟在后面的秦星听得紧张,抢在秦文姝前面问,“那咱姐和姐夫的这床摆放位置不对,是凶位?”

  秦文姝和苏煜都直勾勾地盯着苏可可,等着苏可可的专业解释。

  “文姝姐,还有姐夫,你们别紧张,不是什么大问题。

  因为这卧室大,至少床头没有正对着窗户。窗户为气口,床头贴近窗口的话容易犯冲。

  就算真的位于凶位上,顶多是时间长了生些小病小灾,感情上出点儿小问题。凭文姝姐和姐夫的感情,还不至于走到太糟糕的地步。”秦

  文姝和苏煜听了这话,却心中大震。虽

  然苏可可说得轻巧,他们却觉得这种情况很严重。

  苏可可视线落在床头之上,指了指那几乎占了半面墙、装裱华丽精美的结婚照,“文姝姐,姐夫,你们这床头之上放了那么大一张结婚照,睡觉的时候不会有压迫感吗?

  从心理学上来讲,头上悬着这么个重物,表面不显,其实内心深处会担心这东西砸下来,心理上受到压迫,就容易做噩梦。姐夫和文姝姐完全可以换一个小点儿的结婚照。”

  秦文姝不禁瞪向苏煜。

  苏煜摸了摸鼻子,面露尴尬之色。当

  初,是他觉得这张结婚照最好看,便自作主张定了个大的,装裱后悬卦在床头上。

  现在看来,倒是他的错了。

  苏可可话还未完,“还有那床头柜在白虎位,上面的照片摆台也撤了吧,那个方位不合适。白虎宜低不宜高,这种立式的东西少放。

  或者,把床头柜换在青龙位,这照片摆台就不用撤了。”

  苏煜虚心请教道:“白虎位和青龙位怎么看?”四

  大神兽他知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不过放在风水中,他就不太懂了。

  苏可可解释道:“风水中,四大神兽用来表示方位,姐夫记住一个口诀就对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这床的右边便是白虎位。

  不光是这小小的卧室,整个住宅,青龙白虎位都是极有讲究的,一不小心就会反煞。当然,文姝姐和姐夫这住宅不存在这问题。”苏

  煜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回头我就把这床头柜换到青龙位。”“

  不急,先把这床的位置变一变。床位变了之后,床头柜跟着变就可以了。”顿

  了下,苏可可又道:“虽然床头不是正对着窗户,现在的位置也不是凶位,但这卧室的窗户在南北方向上,床头与之垂直,那便是东西方向。

  从物理学角度来讲,地磁场是南北向,而磁场会吸引铁、钴、镍等,这些微量元素人体内都有,尤其血液中含有大量的铁,若是朝东西向,与磁场方向相反,血液里的铁元素分布就会受到影响,大脑中的血液分布被影响后,会引起失眠多梦。

  再加上头顶悬有重物,心理上受到压迫,这梦很容易变成噩梦。而

  从生物学医学上来讲,地磁场的磁力线在南北极见不断运行,人的血液则在人体的头脚之间运行,人在睡眠时若是南北朝向,人的血液循环就会跟地磁场方向一致,这样才宜于健康和睡眠。”苏

  可可现在是个有学问的风水师了,心理学、生物学、物理学等等,能用的全都用上了。

  这全靠了殷少离编撰的那本现代风水学,让她能够成功学以致用并举一反三。当

  然,这也离不开自己的努力和当初叔的劝说,如果不是叔劝说她上学,她就不会系统地学习到这么多东西。苏

  煜听完瞬间明了,若是苏可可又扯那些风水学,他不一定能懂,但这一番分析有理有据,而且对他来说是十分浅显的东西。只

  是,苏煜完全没想到,这些细微的东西能影响这么大。“

  姐夫不要小看一些不起眼的影响,积少成多,日积月累之下,小影响就会变成大影响。”苏可可神色十分严肃,像个小老师。秦

  文姝现在对苏可可完全信任,何况她这一番说辞很容易被接受,她连忙追问:“可可,将床的方向换一换,然后把床头柜放在床的左边,结婚照换成小一些的,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比如这卧室里的衣柜什么的,需不需要也挪个地方?还有灯具和小沙发。”苏

  可可笑眯眯地道:“文姝姐不用紧张,没什么问题了。衣柜刚好在煞位上,不需要改动。如此笨重的东西刚好能压住煞位的煞气。至于灯具”说

  着,她抬头望了望,“圆形的吸顶灯,符合风水学中天圆地方的风水规则,也没什么问题。”秦

  文姝一听这个,连忙又问:“那床头灯呢?我喜欢在卧室百~万\小!说,所以正想着要不要换一个亮一些的床头灯。”苏

  可可摇头,“文姝姐最好不要,卧室是用来睡觉的地方,灯光应偏暗。若文姝姐实在喜欢在卧室百~万\小!说,便摆一书桌,备一盏台灯,造一处学习的角落。”

  秦文姝不好意思说她是喜欢躺在床上百~万\小!说,“那算了吧。”

  最后,苏可可指了个地方,“床放这个位置。改成南北向后,床头还是得靠墙,后面不能空,白虎位可以闲置,也可以再放一个床头柜,青龙位离这边的墙近一些,但也不要太近,可留出一个小过道,容人行走便可。

  龙为贵,靠墙的话易生男,这个位置便是卧室的催生位。”“

  我现在就换位置!”

  苏煜听到后面那心情都雀跃了,哪里还顾得上失态不失态,也不等人走了再行动,直接就动上手了。

  这事儿原本可以找人来弄,但苏煜等不及,这床虽然重了些,但他这点力气还是有的。“

  姐夫,我帮你一起搬!”秦星连忙蹭了过来。“

  我也帮忙。”罗嫚道。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行。”最

  后,还真是苏煜一个人搬的。秦

  星不可思议地道:“姐夫,你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没想到力气不小啊。”

  秦文姝轻咳一声,“你姐夫每天都会和学生们一起晨跑,晚上回家前也会在操场上跑几圈。”

  秦星长长“哦”了一声,“明白了姐,我姐夫身体很强壮的意思。”秦

  文姝扭头,当做没有听到。秦

  星在一边嘻嘻地笑,罗嫚无语地摇头。真

  不知大星小小年纪从哪儿懂得了这么多污段子。随

  即罗嫚表情一僵。

  她好像也懂。

  罗嫚下意识地看了眼可可,竟发现以前听到这种话面不改色的可可居然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