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516章 恶毒,怨恨

第516章 恶毒,怨恨

  第516章 恶毒,怨恨

  不等柳未语说完,听到这里的顾浩洲已经大骂出声,“畜生!那些人都是畜生!”

  老五边骂边哭。

  他心中的小仙女生前居然被山贼毁了清白,毁了清白不说,竟把未语后背上的一整块皮给活剥了下来!

  他心疼极了。

  其他几人听到这儿也是心底发寒,十分同情柳未语的遭遇。

  苏可可打了个寒颤,手脚有些冷。

  这世上,果然什么样的恶人都有。

  秦墨琛握住了小丫头的手,他的手掌宽大温暖,将一双发凉的小爪子牢牢包裹在了里面。

  苏可可的小爪子很快就暖和了,屋里人多,她又偷偷把手收了回去。

  秦骏驰、老二、老四:……

  特么的,眼没瞎,都看到了,都知道你们有奸情了。

  不过几人心情正难受着,看见了也没心思搭理。

  柳未语见顾浩洲为她的遭遇哭,心中感动。

  “顾公子的这份怜惜之情,未语铭记在心。”柳未语低声继续道那往事,“后来,这张剥下的人皮被人做成了团扇,兜兜转转后,落入了我那庶妹手中……”

  柳未语的惨死让父母悲恸不已。

  她死后,与侯府的婚事自然就得取消了,可柳家好不容易攀上这么一门好亲事,实在舍不得丢掉。

  父亲在那小妾的蛊惑下,竟做了糊涂事,让柳落英扮成了她,亲事照旧。

  柳家则对外宣称,庶女柳落英暴毙身亡。

  从此后,柳落英变成了柳未语,而真正的柳未语再无人问津。

  父亲之所以这么大胆,是因为她这庶妹扮她扮得极像,庶妹的穿着打扮,她的喜好,还有她微笑时的样子,都像极了自己。

  看着这个妹妹的时候,柳未语竟有种照镜子的错觉。

  原来,在她不知不觉中,这个妹妹竟一直在模仿她的一举一动,她喜欢什么,她这庶妹就强迫自己也喜欢什么。

  连柳未语自己都分辨不出真假,何况是跟她只见过几次、只浅谈过几次的韩子悦。

  柳落英带着她的人皮团扇嫁入了侯府,从此与韩子悦琴瑟和鸣,恩爱至极。

  因为她到哪儿都喜欢带着这把团扇,甚至与韩子悦翻云覆雨的时候也要放在一边的小桌上,是以柳未语的这一抹怨气见证了这两人的点点滴滴。

  那个时候的它虽然只是一团怨气,但奇怪的是竟带着意识。

  她将一切看在眼底,也会难堪,也会难受。

  原属于她的男人、荣誉、幸福,全变成了另一个人的,而那人还残忍地让她见证这窃取的幸福。

  但柳未语饱读诗书,心胸开阔,并不是一个喜欢自怨自艾的人。

  那个时代的女子不能与外男私相授受,便是互生好感,感情也谈不上多深。何况,在她看来,庶妹虽然占有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但那也是父亲的决策。

  她的这位妹妹平日最喜欢黏着她,对她亦十分仰慕,她即便心里有些许难过,怨的也只是自己红颜命薄,无福享受,从没有怨恨过庶妹。

  她甚至想,这么情深义重的小侯爷,就算不能娶她,也会娶别人,所以能看到庶妹幸福,看到柳家因为跟侯府结亲,地位水涨船高,心里也有些苦涩的欣慰。

  眼里看到的都是家人的幸福,时辰一到,柳未语便斩断尘世间的一切,离开阳间入了鬼门。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或许那一丝附在扇子上的怨气,也会跟着慢慢散去。

  可就在那抹怨气慢慢变淡即将散去的时候,发生了后来的事,让它知道了掩藏在这美好假象下的脏污,宛如生蛆的腐肉,恶臭至极!

  那抹淡淡的怨终究是变成了滔天怨恨。

  团扇上原本画着兰花,但那彩墨劣质,很快褪色脱落,又因为团扇材质特殊,用水清洗数次,那上面的墨便能悉数洗净。

  韩子悦知道柳落英异常喜欢这团扇,便用了上乘彩墨,亲手在这扇子上绘制了她的画像。

  小侯爷的画技是出了名的好,将她画得极美。

  只是,他看着柳落英,画的却是柳未语。

  女子凭栏远眺,娴静淡雅,正是他第一次见到柳未语的情形。

  韩子悦对着团扇上自己的画作,吐露两人相识的点点滴滴,深情款款,眉眼温柔。

  他说,他对她是一见钟情。当初,只见一眼,他便上了心。

  柳落英当时笑盈盈地附和着,一颗心却被嫉妒腐蚀。

  等身边没人的时候,她对着手中团扇扭曲了脸,宛如恶魔般道出了当年的真相。

  山贼是假,乃她透露了柳未语的行踪,雇凶杀了她。

  也是柳落英吩咐“山贼”要从她身上剥下一块皮,将其做成团扇。

  她说,韩子悦爱的是你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娶了我!

  无数次,柳落英对着团扇笑得得意,丑态毕露,咒她骂她,甚至告诉她母亲因为思念她,久病成疾,很快就要死了。

  于是,本要散掉的怨气日渐浓郁,又有那人皮做载体,慢慢地就成了人皮妖。

  她本想报复柳落英,可是等她修成人皮妖之后已经过去了五六载。

  那个时候的韩子悦发现了柳落英的伪装,得知了她的恶毒,已经厌弃了她。

  一个人装得再好,也总有原形毕露的时候,而韩子悦并不是个蠢材。

  昔日恩爱不已的两人渐行渐远,韩子悦开始不断往府里纳妾,那些小妾中不乏狠角色,几个一起联手对付她,她又被家主厌弃,自然落了下乘。

  于是,柳未语还没来得及动手,她这位好妹妹便被几个小妾联手弄死了。

  她是落水而死,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尸体已经泡得发白,浮肿难看。

  得知发妻死后,韩子悦握着团扇,盯着团扇上的她,流了两行泪,似是在缅怀曾经那份火热真挚的感情。

  除此外,便再没有别的了。

  他感慨道:“你终究还是变了,亦或者,我从来就没认清你。”

  柳未语很想告诉他,她没变,只是他看到的那个柳未语从来都不是她。

  可是,就算说了又有什么用……

  一切都太迟了。

  于是,她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