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529章 再臭,你也是我的

第529章 再臭,你也是我的

  第529章 再臭,你也是我的

  吴宗柏微笑脸解释道:“不是苏小姐想的那样,是正常的饭局,不会出现什么乌七八糟的女人,这陪酒女郎只是专门帮人倒酒劝酒的,没有其他业务。”

  苏可可嘴巴张开好一会儿都没合上。

  吴宗柏稳稳地开着车,正遇上堵车路段,车速感人,就算三心二意也出不了什么意外,所以他一边开车,一边继续解释。

  “即便真有其他业务的女人,咱四爷不好那些,老伙伴都知道他的规矩,不会往他身边塞人。

  只是,四爷在那种地方待上两三个小时,身上总会沾点儿香水味儿和酒味儿烟味儿,四爷晚上回去后,就劳烦苏小姐多多照看一些了。”

  苏可可连忙点头:“我会的。”

  看在吴宗柏给她透露了这么多有用消息的份上,苏可可突然问他一句,“吴助理遇到的那朵桃花不好摘吧?”

  吴宗柏正好好开着车,乍然间听到这么一句,差点儿踩了急刹车。

  刚才还一副成功精英男士模样,这会儿却露出了点儿初谈恋爱的羞赧和毛躁。

  苏可可嘴角一咧,从包里掏出一张符箓,折好给他,“这是和合符,送吴助理一张。

  和合符催动天喜、红鸾星君,和合二仙等神,能增进宿命中的姻缘,或和合或增缘,或化解阻星、小人,隔开竟争者和第三者,令恋人两情相悦,情比金坚,收获美满爱情。”

  吴宗柏听完这和合符作用之后,立马双眼放光,动作飞快地从苏可可手上接过东西。

  “苏小姐,多谢了,等我成功追到人了,我给你包个大红包!”语气难掩激动。

  苏可可微笑包子脸,“吴助理客气了,平时叔那里还得劳你多加照顾,你也知道,他有时候忙起来都顾不上自己。”

  吴宗柏嘴角上扬的弧度愈发完美了,“苏小姐放心,我都明白。”

  苏可可:……

  明白啥?

  她真的只是怕叔有时候工作忙起来就不好好吃饭。

  之后,两人没再聊天了。堵车路段过了,开车的人要专心,不能分心。

  虽然今晚还是一个人吃饭,但有了吴助理的解释后,苏可可心里松了口气。

  叔不是故意避着她的,是因为有推不开的应酬。

  一个人吃饭很孤单,苏可可叫了林婶和管家爷爷一块,但两人讲礼数,她劝不动,就只好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偌大一张餐桌前,默默扒饭。

  等她吃完,林婶忙完自己的,便过来找她聊天。

  林婶的话还是那些话,苏可可虽然听了很多遍,但也不觉得烦,依旧听得很认真。

  她点点头,“我知道的林婶,我和叔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中间难免磕磕碰碰,以前都是他将就我。

  我原本觉得自己很多时候也在将就他,但后来细细一想,其实并没有。

  以后,我会好好跟叔谈恋爱的。他宠我,我也想宠着他。”

  “唉唉,这就好。我就知道可可是个懂事的孩子。”林婶笑得欣慰。

  四爷和可可相处的过程她看在眼底,自然是希望这两人都好好的。

  “林婶您去歇息吧,一会儿叔回来了有我呢。”

  “好嘞,四爷应酬的时候都有个度,不会让自己喝醉,不过你要是一个人忙不过来,随时叫我。醒酒汤我正熬着,一个小时后你记得关火。等四爷回来,你让他喝了。”

  林婶嘱咐一番后离开,屋里只剩下苏可可一个。

  她没进书房,就在客厅茶几上写作业,边写边等人。

  写完一道题,顺便看看时间。

  这一等就等到九点半,中途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时钟,外面才总算有了动静。

  苏可可刚一听到动静,便飞快开门迎了出去。

  停在院子里的是一辆陌生的小轿车。

  车门打开,从驾驶座上走出一个浓妆艳抹的漂亮女人。

  女人下车后连忙打开了后车座车门,弓着身,细声提醒道:“秦四爷,到家了。”

  见她还欲伸手去扶人,苏可可心一惊,立马飞奔过去,蹿到她面前挡着,朝她咧嘴一笑,“我来就行,谢谢你送我男、朋、友回来。”

  男朋友三个字加重语气,强调了一下。

  女人听完一愣,撩了撩头发,问:“你是秦四爷的女朋友?原来他真有女人了,还是你这么一个……先前杨总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

  也不知她在顾忌什么,竟还对苏可可解释了句:“我是杨总找来的代驾,你别误会,既然人送到了,我这就离开。”

  苏可可在心里嘀咕:这么漂亮的女代驾?骗鬼呢!

  这女人一看就想对叔图谋不轨。

  不用任何人扶,后车座里的男人已经自己下了车。

  女人冲他打了声招呼,“秦四爷,我先开车回去了。”

  倒也没留恋。

  能被杨总看上并用来招呼老朋友的女人,察言观色不在话下。

  秦墨琛压根没理那女人,刚下车,他的目光便落在了苏可可身上。

  一股浓重的烟味儿酒味儿朝苏可可迎面扑来。

  苏可可拿手扇了扇后,上前抱住了男人的胳膊,“叔,你怎么喝这么多?”

  秦墨琛不以为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不嫌我臭,还上赶着扶我?”

  苏可可鼓了鼓腮帮子,“再臭,你也是我的,不准别人碰。”

  秦墨琛看着她,突然呵呵低笑一声,“回屋吧。”

  男人的步伐很稳,要不是身上一股浓浓的烟酒味儿,没人能猜到他喝了不少。

  苏可可把人扶进屋后,赶忙端出了早就熬好的醒酒汤,又去取了湿毛巾给他擦脸。

  “我自己来,你这么擦,得闷死我。”

  男人拍开她小爪子,把盖在脸上的热毛巾挪开,随便擦了两下后,端起醒酒汤咕噜噜直灌。

  不一会儿,那碗就见了底。

  苏可可还要去盛一碗,被他阻止了。

  男人目光清明,一点儿不像喝醉酒的样子,“放心,我没喝醉。上车之前倒是在装醉,不然他们不肯放人。”

  “叔,喝酒伤身。”苏可可小声提醒道,“不能因为酒量好就一个劲儿地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