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585章 感动啊,但还是想骂人

第585章 感动啊,但还是想骂人

  第585章 感动啊,但还是想骂人

  秦星的笑容有些荡漾,罗嫚不忍直视。

  “大星,有些话说不得。我也会紧张,也会发挥失常。所以,可可的这张静心符对我也很重要。”

  “行吧,都重要都重要,能结交可可大师,简直是我俩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秦星拍起了彩虹屁。

  苏可可怕两人因为静心符而松懈,忍不住提醒道:“以前就跟你们说过,这静心符只是让人心平气和,不那么紧张,可以正常发挥自己的水平。

  指望这静心符让你变得无所不能,不会做的题变得会做,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和嫚嫚当然知道,能让人正常发挥就很厉害了。可可,到明年高考的时候你可得再送我们一张哈,嘻嘻。”

  苏可可送静心符的事儿被包晨和宋原知道了,两人也觍着脸求了一张,只不过两人跟苏可可还算不上好朋友,十分自觉地掏了五百块钱。

  本来是你情我愿的私下买卖,可不知道哪个人发现了这桩散发着铜臭味儿的“肮脏交易”,跟班主任老赵打了小报告。

  苏可可和秦星包晨等五人,被老赵叫到了办公室,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爱的教育。

  为了顾及小女生小男生的脸面,老赵还专门找了个办公室室友不在的点儿。

  “……我说你们的书都读到哪儿去了?子不语怪力乱神,你们倒好,一个个地居然相信这些东西?

  有了这什么符箓,就能考好了?不会做的题就能做了?”

  老赵气很想严厉一点,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发不出火来。

  最后只好意思意思地拍了下桌子,高喊一声:“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苏可可解释道:“赵老师,这是静心符,只是能起到静心的作用,让人不至于紧张过度或者胡思乱想,从而注意力集中。”

  “你先别说话,等会儿我再好好罚你。”老赵瞪她一眼,目光落在罗嫚身上,“罗嫚,你可是次次年级第一的尖子生,应该带头做一个好榜样,怎么也跟着搞起了封建迷信?”

  被点名的罗嫚这才开口,替自己辩驳,“赵老师,我有判断是非对错的能力,您放心。

  这静心符还算不上搞封建迷信,老师不觉得,您拿着这静心符的时候,变得心平气和了许多?”

  赵长兴一愣,好像是有点儿这么回事,他觉得今天的自己脾气特别好,搁在以前,他肯定都发大火了。

  罗嫚微微一笑,“这静心符不管是不是真的,它确实能起到一种心理暗示作用,我们不会指望拿着它就能考出什么好成绩,但至少可以不那么紧张。

  老师,咱们学校不是每年都有不少高三学生临考前去文庙拜一拜么?您觉得他们那也是封建迷信?

  天下寺庙那么多,去寺庙里烧香拜佛的人也那么多,难道这些人就把事情寄托在神佛之上了?

  他们都知道没什么鬼神,但为什么还要去拜一拜?不过就是求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赵长兴:……

  论点论据都有了,非常好,不愧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好学生。

  “赵老师,嫚嫚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求一个心理安慰,哪会真把学习寄托在这些外物上,您别听别人说啥就信啥,打小报告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最讨厌打小报告的人了,咱们有啥事儿自己私下解决是不是,动不动就找老师找家长算什么回事?当自己幼儿园小孩儿呢?”秦星一阵吐槽,丝毫不遮掩对那打小报告之人的厌恶。

  赵长兴拍拍桌,“这种事打报告才是对的,不然要眼睁睁看着你们深陷封建迷信无法自拔?别人是幼儿园小盆友,你是什么?你就是一中二少女!”

  “噗!”包晨和宋原没忍住笑出声。

  “还有你们两个,笑什么笑?你们有罗嫚秦星学习好?有苏可可进步大?你们两个瞎凑什么热闹?”

  学习成绩的确不够看的包晨和宋原:……

  “这几张什么静心符,还给你们。但是,要是你们拿了这静心符,这次考试成绩反而退步了,呵呵,那就不好意思了,以后你们就是我重点关注的对象,再找任何借口都没用。”

  几人听到这话,动作飞快地取走了桌上的静心符。

  赵长兴:……

  心累的老赵挥挥爪,让几人先走了,就留下苏可可一个。

  “苏可可啊,你的进步老师一直看在眼里,这次考试好好考,争取进前八,以后要是都稳住了,来年肯定能考上帝都大学。

  这符箓啥的,以后少搞,把心思用在学习上才是正事儿。以后要真被帝都大学录取了,结果传出你是个坑蒙拐骗的神棍,这影响就太不好了,你说是不是?说不准还会被劝退。”

  苏可可知道老赵是为自己好,但她也不想骗他,所以便委婉地解释道:“赵老师,我自幼由师父带大,师父是学这个的,他老人家已经走了,他的衣钵自然要由我继承。

  不过老师放心,我不会做坑蒙拐骗之事,符箓也是玄学的一种,我修的是玄学,不是什么骗人的伎俩。”

  赵长兴嘴巴张了张,嘀咕道:“这怎么能一样?”

  “怎么就不能一样?老师这么喜欢老子、庄子,觉得孔孟之道老庄学说是瑰宝,为什么就不能认同这符文符箓,这些东西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精华。

  阴阳八卦、奇门遁术、两仪太极、河图洛书,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东西怎么就是封建迷信了?

  那些被打上愚昧和迷信标签的东西,都是因为那些用这些瑰宝谋利的半吊子坏了其名声,可这就跟卖假货假药的黑心商一样。

  您不能因为少数害群之马,就把一切都否定了。”

  赵长兴:……

  不错,又找到一个可以去参加辩论赛的好苗子了。

  “赵老师,我看您最近火气不小,我剩下的这张静心符便送给您吧。您常教导我们,宁静以致远,您自己可要保重身体啊。我们都大了,您平时应该少操一些心,别把自己累坏了。”苏可可脸上的关切之情不似作假。

  赵长兴:好感动啊,但还是想骂人。

  别以为你为我着想,我就不训你了!

  最后,一脸麻木的老赵挥挥手,“去上课吧,这次期末考要是退步了,我再找你算账。”

  等人走了,老赵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在心里嘤了一声。

  总觉得这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明年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