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619章 我的人,我自己会罩

第619章 我的人,我自己会罩

  不是邱承风不帮自己人,实在是邱悦什么德性,苏可可早就见识过了,他实在没脸帮这人说好话。

  昨天跟苏可可通话的时候,他随口问了句还有谁会去,苏可可提到了殷少离,说对方一定会去,其他人还不确定。

  他心中诧异,就叫出了殷少离的名字,谁知道被路过的邱悦听到了。

  之后,邱悦各种胡搅蛮缠,从他嘴里撬出了这件事,然后非要闹着一起去。

  邱承风很愿意帮助苏可可,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带着邱悦一起,所以干脆就不去了,好让邱悦死心。

  没想到,苏可可竟然答应了。

  “苏可可,邱悦的性格你也知道,你真的答应让她加入?”

  苏可可绷着脸嗯了声,“我确定,只要她能做好保密工作。还有,她必须会掐诀。”

  “保密的话,邱悦没问题,她这人虽然胡搅蛮缠,但行里的规矩倒是比其他人明白。掐诀她也会,这个是我们玄门邱氏的基本课程。还有,我会看好她,让她少拖后腿。”

  这么一合计,苏可可就有了七人,只剩最后一个。

  想到天师群里有个叫陈小皮的个人风水师,出了名的嘴严,能力也不错,苏可可最后一个便定了陈小皮。

  陈小皮这人比较财迷,只要钱够,他就干,所以一口应了下来。

  几人都很守时,在周六晚上之前先后抵达了秦墨琛的别墅。

  虽然秦墨琛不喜欢外人进入自己领域,但这次的事情要保密,在自己地盘上最放心。

  众人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苏可可知道君越左,也听殷少离提到过,想到他是君家的人,不禁就多打量了几眼。

  说实话,君越左长得十分英气,只是不太不符合现在小年轻的审美,因为他的棱角太过分明,脸比较方正,加上他为人古板严肃,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美丑,只记住他不苟言笑的性格。

  大概是盯着对方看太久了,君越左突然朝苏可可看来,对她点了点头。

  苏可可也点点头,尴尬地移开了目光。

  同样都是君家的人,这位跟君南宇的差别还真是有点儿……大啊。

  “……这位刚入行不久吧,你确定他可以?”君越左看了眼秦墨琛,问苏可可。

  护犊子的苏可可没直接说可以不可以,只回道:“他不是我们之中最弱的。而且,他是我的人,我自己会罩着他。”

  君越左了然地点了下头,目光下意识地从邱悦身上扫过。

  邱悦脸色难看,“苏可可你什么意思,你嫌我弱?”

  苏可可望天:“我没说。”

  邱悦气得想骂人,被殷少离淡淡看了一眼之后,顿时不吭声了。

  几人吵闹的时候,第一次跟这些人打交道的陈小皮还处于懵逼之中,心里一阵卧槽卧槽的。

  居然有这么多牛逼人物!

  邱承风他知道,为人公正,是邱家年轻一辈中资质数一数二的。

  可是——

  殷少离?

  君越左?

  他这是什么绝世运气,三大风水世家里的牛逼人物都遇到了!

  还有这位秦四爷,更是绝了!这可是商界牛逼哄哄的人物,他不想知道都不行。

  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只是随口答应了一笔单子,就一下见到了这么多大人物,值啊,太值了,回去吹牛逼估计都没人信他。

  “……就是这幅画。”苏可可带众人见了那画卷。

  “这幅画——”君越左死死盯着那画中建筑看了半天。

  殷少离也皱起了眉,喃喃道:“双重八卦阵?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君越左闻言,瞳孔骤然一缩,明显是想到了什么,可却什么都没说。

  他重新俯瞰那幅画,目光幽深,本就严肃的方脸因为肌肉紧绷更为严肃了。

  邱承风听两人这么一说,再仔细一看,惊叹道:“果真是一个八卦阵,不过怎么就双重八卦了?”

  说着,他又仔细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远处的山是外八卦,里面的亭台楼阁是内八卦,果真是个双重八卦!”

  除了苏可可和秦墨琛,剩下的几人也纷纷围过来看,有了前面邱承风的解说,再看那画,顿时就一目了然了。

  “的确是双重八卦,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邱悦道,两腮微微泛红,偷偷看向殷少离。

  殷少离那位叫魏颖的师妹见她这样,面露鄙夷之色。

  爱慕她离师兄的人多得是,但只有邱家这个邱悦最差劲儿,没啥本事,还使劲儿往离师兄跟前凑。

  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这位小师妹并未开怼。

  苏可可道:“画里的双重八卦阵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画上有一个封印阵法,你们现在打开法眼,我让你们看看。”

  除了殷少离和君越左的其他人:……

  不好意思,他们还不会开法眼。

  等殷少离和君越左一开法眼,苏可可立即一掌拍下去。

  阵法出现,又是转瞬即逝。

  两人惊鸿一瞥之后,俱是一震,“好复杂的阵法!”

  苏可可咧嘴一笑,“是挺复杂,我也是花了好长时间才看出了点儿规律。

  世间阵法都是相生相克的,等会儿我会画下一个八卦符阵,我们八人各站在阵法的八个方位上,按我所教的掐诀念诀,一起启动符阵,到时候画上的阵法被激发,就会打开一个通道。”

  殷少离有些讶异,君越左则是特别讶异,看了她好几眼,最后中肯地评价了一句:“你在阵法上面造诣很高。”

  该讲解的都讲解清楚后,苏可可直接取了大毫笔,在地上画了一个不逊于画上阵法复杂程度的符阵。

  苏可可画符阵之流畅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连邱悦都刮目相看。

  不过,她十分怀疑这符阵的成功率。

  要不是喜欢的人就在旁边,邱悦肯定会嘲讽几句,问苏可可是不是在鬼画符。

  符阵可不是光靠画就能画出来的,画的过程中还得点灵还得念诀,而且不能中断,一旦中断就会前功尽弃,所以符阵比符箓艰难数倍。

  不光邱悦,其他人也有不同程度的质疑。

  然而,等最后苏可可一收笔,殷少离和君越左都看到了那符阵里的金光,此时再看苏可可的表情便不一样了。

  各门各派中都有擅长阵法的长老,可就算是专攻阵法的长老,想要画这么一个符阵,也十分吃力。

  不似苏可可,一口气下来,额上只有一层薄汗,看起来轻松得很。

  “累不累?”秦墨琛给她擦了擦额上的汗。

  苏可可冲他嘿嘿一笑,“小意思。”

  听到这一声“小意思”的众人:……

  邱悦:呵呵,真特么会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