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645章 真好,她很幸福

第645章 真好,她很幸福

  苏牧臻抬手,揉了揉那颗毛绒绒的脑袋,声音轻柔地打趣道:“真想我的话,怎么每次有假出来不看我,只去看你的情郎?”

  “你那么忙,我不忍打搅你。”苏可可连忙解释。

  身为少主,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政务,少主夫人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所以,她才很少叨扰她。

  若是早知道……早知道的话,她一定每天都来看她!

  “现在我可不忙了,阿澹什么都不让我干,我现在吃了睡睡了吃,都快成一头小猪了。”

  苏牧臻表情无奈,笑得却很幸福。

  苏可可看着她笑,自己也跟着笑。

  真好啊。

  她的母亲曾经这么幸福。

  姬孟湘在一边看这两人亲昵得好像忘了自己,便忍不住主动找话茬,“臻臻姐,姐夫他最近好像很忙?”

  苏牧臻点头,微微正色,“从公公去世后他就有了心事,这几年也不知和几位长老在秘密商讨些什么。”

  姬孟湘听到这话,忙问,“臻臻姐就不问问他么?夫妻间还是要坦诚相见的好。”

  “我问过一次,他给糊弄过去了,后来我就没再问过。

  他想说的话,不用我问也会说的。”

  苏牧臻想到什么,笑着反问道:“你跟姬正决这些年感情深厚,他应是什么都不会瞒着你吧?”

  姬孟湘不知想到什么,微微垂头,似有些羞赧,“他是从不瞒我的。”

  苏可可听到这话,忍不住轻嗤了一声。

  她以为自己是在心里嗤,却不料自己竟一不小心嗤出口了,被姬孟湘听了个正着。

  姬孟湘当即变了脸,“苏可可,你阴阳怪气给谁看?”

  苏可可见她一副护犊子的样儿,一点儿也不隐瞒自己对殷正决的不喜,“我不喜欢殷正决,此人心术不正,道貌岸然,你喜欢你的,我讨厌我的,互不影响。”

  “你!我明明都打算放下当年的成见了,现在放不下的却是你!

  当初你跟我一起借住那道观,那时怎么不见你说他不好,听我要带他回去,你便处处看他不顺眼了?

  苏可可,你分明是不想我幸福!”

  苏可可绷着脸道:“那时以为他肯定不会进入姬家,我又何必劝你什么?你选谁我都不会说什么,但此人,我就是不喜欢。

  你且好好想想,这些年,这个男人当真对你一心一意?

  你当真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天生反骨,一旦再生了反心,他必定给姬家带来灾祸。

  姬孟湘,到时候你就是整个姬家的罪人!”

  苏可可一想到殷正决是因这个女人进入姬家,也是因为这个女人慢慢混到了现在的地位,她的态度就实在友好不起来。

  她知道,事情不能全怪姬孟湘,但她现在看到姬孟湘这副自以为多幸福多了解殷正决的样子,她就恼火。

  这人跟殷正决同床共枕多年,但凡她上点儿心,她会一点儿察觉不到枕边人生了异心?

  姬孟湘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如果不是苏牧臻在一边,她可能会当场跟苏可可打起来。

  苏牧臻表情无奈,却根本找不到缝隙劝说两人。

  苏可可一句说完,姬孟湘紧接着就是下一句。

  “你跟苏少离都能好好相处,为何独独对正决有意见?就因为他天生反骨,你们从一开始就看不起他!

  这些年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让所有人放下防备,他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

  苏可可,你凭什么一句话就否定他的努力!”

  姬孟湘越说越激动,苏可可却与她相反,表情越来越平静,“他的确很努力,我从没有否认过他的努力。只是——”

  苏可可静静地盯着她,“你最好确定他不会生出反心,否则,他若是做出什么对不起姬家村的事情,我第一个杀了他!”

  姬孟湘死死瞪着她,这次却没有再反驳。

  “臻臻姐,我下次再来看你。”说完,便疾步离开了。

  苏牧臻摇头,想要训斥苏可可两句,话到嘴边却又硬不起来,“可可,孟湘都已经放下隔阂了,怎么反倒是你揪住不放?

  你就这么不喜欢姬正决?

  我见他这些年安分得很,一心一意为姬家,已经将自己当做了姬家的成员。”

  “臻臻姐,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就确定他一辈子不生反心?”苏可可依旧绷着脸。

  “你呀,若是人人都像你这样,对他防备至深,那他就算是没有反心,也被激得有反心了。”

  苏牧臻笑着点点她的脑袋,“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跟以前一样?就算你真不喜欢他,又何必当着孟湘的面说出来。孟湘跟他感情好,你这样说他坏话,岂不是逼着孟湘再次疏远你?”

  苏可可握住她的手,“疏远就疏远,我也不想跟恋爱脑做朋友。臻臻姐,你心肠好,总觉得所有人都善良,你就是太好了。”

  苏牧臻却摇摇头,“善良也看情况,总不能一个人什么都还没做,你就对他释放恶意,觉得他肯定不学好。

  这样,岂不是对这人不公平?”

  苏可可抿了抿嘴,丝毫不松口,“可若你善待人了,到头来却发现,对方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呢?”

  苏牧臻只是略顿便淡然道:“可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上次外出历练吃了太多苦,以至于想法偏激了这么多。

  我历练的时候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不乏恶人,但同时也有好人。

  若我因为少部分坏人,而对更多的好人失去信心,不愿相信他们,你觉得可对?

  如果我帮助了什么人,到头来这人却要反过来害我,那我就当曾经的善良喂了狗。

  可可,咱们心中要有一杆秤,当你不确定一件事到底要不要做的时候,你就在心里量一量。

  自然,我也是有底线的,若是有人触犯了我的底线,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咱们姬家人多数修因果道,豁达而不失底线,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你就不要再钻牛角尖了。”

  苏可可将脸枕在她肩上,闷闷地道:“我喜欢姬家村,喜欢你,这里的屋子、小巷、嬉戏打闹的村民,我都喜欢。”

  苏牧臻的声音愈发柔和,偏头看她,淡笑道:“我都明白,可可是不想有人破坏姬家村的宁静。只是,就凭一个有反心的人,就能破坏了?

  有阿澹和几位长老在,没人能撼动这份宁静。”

  “是么……”苏可可软软地依着她,没有继续这些沉重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