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648章 叔,我是不是很过分?

第648章 叔,我是不是很过分?

  第648章 叔,我是不是很过分?

  苏可可出了祭司阁后,并没有马上就去找苏牧臻,而是先联系队友。

  事情没有任何进展,家主和长老们依旧在加强防御阵法,殷正决那儿也没有任何异常。

  唯一算得上是事儿的大概就是家主和长老阁诸位长老力排众议,选姬孟湘补了七长老的缺位。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苏可可也变得越来越焦躁,这一点就连苏牧臻也发现了。

  “可可,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苏牧臻问。

  “是有一点。”苏可可知道自己这副鬼样子骗不了人。

  她明明已经揣了几张静心符,但似乎,作用不大。

  “可以跟我说说吗?”苏牧臻柔声问。

  “很难解释。就是……就是……如果明知道有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会发生,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一天天到来而无能为力。

  臻臻姐,你说我该怎么办?这种感觉真的快把我逼疯了!”

  苏牧臻握住了苏可可的手,一股温和的气息顿时从手心传递到了苏可可体内,令她身上的躁动气息变得平静。

  “可是占卜出了下下卦?”苏牧臻问。

  苏可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便点了下头。

  “卦象瞬息万变,或许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糟糕。”

  “那如果卦象一直不变呢?我若恰好知道灾难的根源是什么,臻臻姐觉得,我该不该冒险将这引起一切的罪魁祸首抢先杀了?”

  苏牧臻讶异于苏可可突如其来的狠劲儿,摇头道:“可可,若就因为你算了一卦,算出有人会做恶事,你便在他什么都没做之前便杀了他,那是造孽。”

  苏可可:不一样,怎么会一样!

  “若不是卦象显示,而是我确定就是这人要做坏事,会借刀杀人。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先下手为强吗?”

  苏牧臻这次倒是没有劝她,也没有问原因,思忖片刻后才给出意见:“若是百分百确定,自然应阻止,只是阻止的方式很多,倒不必非取那人性命。

  事情还未发生,你便杀人,这因果会算在你头上的,可可,勿轻举妄动。”

  苏可可此时听到因果二字却觉得有些可笑。

  她就是太在乎因果了。

  但现在,她什么都不想顾,若是能万无一失地杀死殷正决,她现在就想动手!

  不管有什么后果,都愿意承受。

  只要……只要能守住这片土地,守住这群人。

  “可可?”

  旁边担忧的声音将苏可可从一片让人窒息的泥潭中拉了出来。

  苏可可突然嘿嘿笑了起来,“臻臻姐,我没事,谢谢你为我解惑,也谢谢你没有追问我什么。”

  她真是太不该了,臻臻姐还怀着身孕,她不该拿这种事情来烦她。

  苏可可努力转移话题,苏牧臻也如她所愿略过了这事儿,两人不一会儿便又笑笑闹闹的了。

  后来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秦墨琛。

  “……可可,上次我那话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现在你一有时间就往我这儿跑,见不到人的姬墨琛怕是在背后里偷偷怨怪我呢。”苏牧臻打趣道。

  “他才不敢怪你。再说了,他以后有的是时间看我,能看到他腻,我呀,现在就想多陪陪臻臻姐。”

  “可可,你来陪我说话,我很高兴,孟湘补了长老的空缺之后,就不怎么来了。阿漓虽好,却不愿意化形。我其实没几个知心朋友可以吐露心事。在外人面前,我是姬家主母,我说的,我做的,都得符合姬家主母的身份。”

  苏可可正觉心疼,却又听她话音一转,笑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不可能什么都如你所愿。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

  有这么一个疼爱我的丈夫,现在又有了腹中的孩儿,你和孟湘皆为知心好友。这就足够了,哪能贪心地求更多。”

  苏可可弯眼道:“你现在开心就好。”

  “说起来,你和姬墨琛也老大不小了,准备什么时候结婚?”苏牧臻突然问。

  姬家村早的十六七岁便结婚了,其他普遍四五十岁。

  苏可可瞬间懵逼。她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倒是叔以前提到过一次。

  苏牧臻见她愣住,惊讶道:“可可,你师父早就答应了,不会是你一直不松口吧?”

  苏可可眼睛眨了眨,脑袋偏了偏,非常认真地问:“臻臻姐想看到我俩成亲吗?”

  “你这话说得,难道我想看你们成亲,你就成亲给我看?”苏牧臻哭笑不得。

  “当然!”

  见她神情讶异,苏可可立马解释道:“孟湘已经疏远了我,我只剩你了。你的意见对我来说,很重要。”

  苏牧臻听到这话,笑骂道:“还是得看你自己,我想看你欢欢喜喜地嫁人,而不是为了谁就敷衍地做出决定。”

  “臻臻姐,我没有敷衍,我现在就能结婚!”

  “现在?还说没有敷衍?”

  “我说真的……”

  到后来苏可可还是放弃了这个不明智的决定。

  刚开始并非冲动,臻臻姐想亲眼看到她结婚,即便现在这些都是假的,她也想满足她的要求。

  而且,她没有委屈自己,她和叔两情相悦,结婚是迟早的事儿。

  可对方劝着劝着,她才慢慢想到了这件事的危险性。

  一旦结婚,两人必定要洞房,会共处一室。

  她和叔不能单独待在一起,时间已经流失得太多了,她经不起再一次的快进。

  苏可可放弃了马上结婚的打算,却没想到姬家村很快就传出了另一对新人要结婚的消息。

  新郎官是家主姬宪澹唯一的弟弟,也是苏可可血缘上的六叔。

  排行老五的姬宪澹算结婚早的,所以这位六弟现在才结婚并不奇怪。

  身为家主亲弟,这注定是一场盛大的婚礼。

  苏可可想,或许这就是一个机会。

  她几乎是瞬间就有了一套针对殷正决的计划。

  秦墨琛听完苏可可想法之后,沉默了许久。

  “丫头觉得,这场婚礼会让那老狐狸露出狐狸尾巴?”

  “他们结婚的时候,我母……臻臻姐他们肯定会来参加婚礼,他们一来,几位长老也会给面子意思意思一下,甚至连大祭司都可能给几分薄面。还有我师父,师父和他的那一群朋友,肯定都在。

  这么好的机会,叔是殷正决的话,难道不会趁此机会做点什么?”

  秦墨琛如实道:“如果我是他,我会。”

  苏可可见他眉头紧拧,有些忐忑地问:“叔,亲人的婚礼,我本该诚心实意地祝福,可我现在却盼着那一天发生点儿什么,我是不是很过分?”

  秦墨琛叹了一声,将人抱入怀里,“不会。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过。

  丫头,只要你不冲动,你的意见合情合理,你做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

  你的大男友,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