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671章 腾其虹,鸣命蛊

第671章 腾其虹,鸣命蛊

  秦墨琛想到自己亲小丫头时那种停不下来的感觉,眼里掠过一丝疑虑。

  不过,这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秦墨琛没有多想,送走小丫头后,自己开车去了公司。

  殷家,待客厅。

  今天,殷氏玄门的三位长老接待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来人穿着一条颜色暗淡的绣花裙子,裙摆上的绣花繁杂而拥挤,给人一种压抑厚重的感觉,也让人觉得有些俗气。

  穿着绣花裙子的女人看起来很年轻,还梳着两个麻花辫。

  “我是腾其虹,腾其婧是我阿婆。”女人用地方口音介绍完自己后,改为普通话,“我阿婆出事了,我是来找几位前辈帮忙的。”

  殷家三位长老不禁交流了一个眼神。

  一人开口问:“听闻你阿婆近期在闭关,不知她出了什么事?”

  腾其虹听到这话,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他们,“到底是不是闭关,几位前辈不清楚吗?

  我阿婆跟你们殷氏玄门的掌门殷大师一样,他闭的是什么关,我阿婆闭的便是什么关。”

  三位长老听到这话,表情有些微妙的变化。

  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掌门去了哪儿。

  殷正决对外声称闭关,对内说是去寻找龙脉,但究竟是不是去寻找龙脉了,小辈或许信以为真,他们这几个曾经跟着一起“创业”的老人,却抱着一丝怀疑态度。

  “几位前辈,我给你们看样东西。”

  腾其虹取出一个小罐子,打开罐子盖儿,将罐子倒扣在手中。

  一条肉粉色的小虫子落在她的掌心,已经奄奄一息。

  “这是我们苗地特制的鸣命蛊,炼制很不容易,但我们苗地腾其家族基本人人都有一只。

  之所以叫它鸣命蛊,是因为这蛊虫与饲养者的性命有关,如果这蛊虫死了,就说明饲养者也死了。”

  顿了下,腾其虹继续道:“当然,这种关系是单方面的。人死了,鸣命蛊才会跟着死,鸣命蛊如果死了,人却死不了,这小玩意儿类似于天气预报,只能起到一个预报的作用。”

  腾其虹用手指碰了碰掌心里的鸣命蛊,蛊虫好一会儿才动弹一下,已有生命垂危的征兆。

  她将鸣命蛊放回罐子里,“现在我阿婆生死不明,很可能遇到了什么危险,所以我才远道而来,恳请几位前辈帮忙找人。”

  “为什么找我们,这……”

  “我阿婆临走前明确跟我说过,她是去找殷大师了。

  如果我阿婆遇到什么危险,恐怕殷大师也不会安全!”

  “钟家掌门近期也在闭关,这么说来,钟掌门也……”

  “没错,钟掌门也去了,我阿婆就是跟他一起走的。”

  事到如今,腾其虹已经不打算保密。

  钟家掌门钟浩康和苗地掌门人腾其婧一开始确实在关注无相神害人一事,但查了许久也没查出什么,那狡猾的东西似乎藏了起来,藏得很深。

  眼见着这边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进展,两人就坐不住了,也弄了个闭关的借口,相伴着去了姬家遗址。

  殷家的三位长老神情逐渐变得凝重。

  能让这些人同时出马,还找借口偷偷摸摸出门,怎么看都与那个地方有关。

  ……姬家。

  当年那场血战之后,有人不小心碰到姬家阵法的一个阵眼,使阵法变动,而姬家那些阵法是连环阵,牵一发而动全身,所有的阵法都跟着变动了。

  虽然姬家早已被灭,阵法也不复多年前鼎盛时期的强度,但那是姬家啊!

  就算阵法被削弱了数倍,这变幻莫测的连环阵也不是那么好破的。

  这些年,没人敢靠近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成了一个遗址,还是一处无法进入的遗址。

  腾其虹见他们已经猜到真相,再次道:“如今四大风水世家的掌门都不在门中,很可能全都陷入了险境,还请几位前辈出面救人!”

  “……你先下去吧,这事儿我们再商议商议。”

  腾其虹话已带到,不信他们见死不救。

  阿婆是将她当接班人来培养的,许多私密事瞒着谁都不会瞒着她,所以她知道阿婆去了哪儿。

  她从小听阿婆讲当年那场血战,这场战争的起因、经过、结果,她全都知道。

  姬家错在不该养阴煞,与妖为友,更错在坐拥太多的风水财富,它的存在对外界风水师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威胁。

  虽然那一次鬼皇屠戮村民的事情很可能只是他们一时失察,但如果不是失察呢?

  以后姬家人要是有了什么野心,凭这个古老风水世家的能力,还真有可能颠覆整个国家。

  所以,老一辈风水师担心的事情是对的,可忧国忧民的风水师里有太多人存了私心。

  她的阿婆就是其中一个。

  苗地的人向来坦诚,想要什么就说什么,学不来那虚假的一套。

  阿婆对她坦诚了自己的私心,她想要姬家那些秘法和风水宝器……

  没有马上得到答复,腾其虹便在殷家的接待处住了下来。

  谁知两天过去了,三位长老还没做出决定,这让腾其虹恼怒不已。

  要不是殷家力量大,离得也稍微近一些,她就直接找去钟家了。

  好在这两天,腾其虹也不是全无收获。

  她在殷家碰到了几个长得很帅的男人,尤其是那个叫殷少离的,实在合她胃口。

  腾其虹来了这一趟,心中感慨不已。

  北方的男人高大威猛,是完全跟苗地男人不一样的感觉,让人太有征服欲了。

  只可惜这个殷少离是同行,不好下手,加上这人又是殷家的内门弟子,地位瞧着挺高,就更不好下手了。

  忽地,腾其虹的脑中闪过一张英俊的男人面孔。

  她把玩着麻花辫,笑了起来,忍不住用手指摸了摸下唇。

  那个男人才是最对胃口的。

  不过,她不急。

  这种禁欲系的男人得先好好养养,至少技术不能太差。

  以前苗地女人都太保守,一生只爱一个,后来阿婆掌权之后,就改了这陋习,主张恋爱自由,释放。

  谁说女人这一辈子只能有一个男人?

  男人可以有那么多女人,女人为什么就不能有那么多男人?

  她不介意看上的男人有过很多女人,反正她也不求一个白头到老,感觉好的时候玩一段时间就够了。

  ~

  苏可可发现叔这两天有些不对劲。

  “……叔,你不要太过分了!”苏可可气喘吁吁地推开男人,连忙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一个吻能持续二十分钟,要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