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767章 自责,丢失的记忆

第767章 自责,丢失的记忆

  苏可可看他这副反应,心中咯噔一下。

  当初,苏牧成身为姬家人的骄傲尚在,不愿意将姬家这些孩子留在君家当下人,但自己也确实没有能力保护这么多人的安全,所以他就有了个想法。

  他打算把这些孩子送到那些想要领养孤儿的家中,给他们找一个短暂的庇护之所。

  苏牧成想,等殷正决那几个老东西膨胀了,把姬家遗忘了,他再将这些孩子接出来,然后找一个秘密安全的地方,亲自传授孩子们姬家的风水术法。

  虽然君易戍说这些孩子们留在君家的话,他会一视同仁,会亲自传授孩子们君家的术法。

  但那些,到底不是姬家的东西。

  苏牧成也知道君家的规矩,他们守旧、排外,家族里能够学习上乘风水术法的都得是族里嫡系的孩子,而现在,姬家这些孩子对他们来说,连旁支都不是,只是外人。

  哪怕君易戍力排众议,真给孩子们争取到了学习的机会,孩子们也绝对很难接触到上乘术法。

  所以,何必呢?

  留在这儿不过是拖累别人罢了。

  况且,君易戍已经帮了太多的忙了。

  能保住这些孩子的性命已是奢求,他不敢再求太多。

  不顾君易戍的劝阻,苏牧成坚持自己的想法。

  第一个孩子被他送到了一个富裕的人家中,那对夫妻是苏牧成仔细打探过的,绝对会善待那孩子。

  可是,苏牧成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亲眼目睹过那样的灭门之灾,这些孩子们的心中已经满是创伤和仇恨,根本无法融入一个陌生的家庭中。

  他们变得寡言少语,甚至仇视外界的所有人。

  在他们心中,只有姬家村的人才是他们的家人,其他人都不可信。

  在苏牧成纠结烦闷,感觉未来一片茫然的时候,他想起了君家的一项秘法。

  君家可以抹除人的记忆,后来君家家主和长老们对这项木法进行了改造,变成了封印记忆。

  他们可以用这项术法封印住人的一段记忆,等到需要的时候再重新解开记忆封印。

  苏牧成找君易戍说起自己的打算。

  君易戍起初是不答应的,因为这项秘术是后来演化而来,并没有被广泛使用过,不确定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苏牧成听他这么说,也犹豫过,但他很快亲自上阵,让君易戍对他施展术法,以此检验这项术法有无异常。

  君易戍用秘法封存了苏牧成关于姬家灭门血仇的那一段记忆,又成功解开。

  而这其中,完全没有任何副作用。

  所以苏牧成放心了,下了狠心,让君家家主君易戍封存了所有孩子关于姬家的记忆。

  自那以后,他们的记忆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也忘了自己的名字。

  苏牧成做这个决定并不容易,看到孩子们一个个用茫然的目光看他,他的心也会疼痛。

  但姬家村已经不复存在,待在君家也非长久之策,他唯有出此下策。

  苏牧成真的只是想给自己挣一点时间,他迟早会接回他们。

  苏可可听到这儿,有些揪心。

  猜对了,真的是被抹除了记忆。

  难怪宫玖姑娘会说,姬家只剩她一个,因为其他人连姬家和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愣了愣,苏可可问:“师父,所以现在,他们以新的身份活着吗?”

  苏牧成点头,“是啊,都活着。当初我把你先送到你莫姨那里,让她养着你的那段时间,我便是去替这些孩子们找归宿去了……”

  苏可可眼睛亮了亮,“师父,那您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可以让君家家主解除秘法,他们就算有了新的家人,也不能忘记姬家!我们去找他们回来!”

  苏牧成沉默。

  苏可可看着沉默的老人,以为他不愿意。

  她不懂,皱起了眉,有些难过,“师父,你怎么总是这样?自以为对人好,可却做一些我们并不想接受的事情?

  我想,我的哥哥姐姐们,哪怕怀揣着仇恨,哪怕在君家忍辱负重当下人,亦或者流浪街头,也比这样忘记自己是谁,像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安安稳稳地过着一段在您眼里所谓的幸福生活来得好!”

  “苏丫头!”曾老低斥一句,“你师父他……这些年也很痛苦。”

  苏可可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还对师父不敬,立马垂下头,红着眼道:“师父,对不起,我、我刚才失控了……”

  苏牧成摆摆手,老眼里噙着泪花,“可可啊,你说的没错,我总是做一些自以为对你们好的事情,从不问你们想不想要这些好,我太自以为是了。”

  苏可可连忙摇头,“不是的师父,我刚才口不择言,您别生气,我、我说您自以为对我们好,但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当时叔让我去找这些族人,我不想去打搅他们,觉得那种痛苦,经历一次就好了,报仇这种事不应该再让他们搅和起来。师父,我懂您,刚才……真的对不起。”

  苏老头本来没什么的,这么多年自己已经看开了,可听乖徒儿这么一说,一双老眼酸得不行,眼泪珠子直掉。

  “……我去看过那些孩子,你不知道他们有多优秀,没有再钻研姬家的风水学术,他们在其他方面也很出色,他们都很优秀,也过得很好。”

  苏可可吸了吸鼻子,“师父,认回他们吧!我想,哥哥姐姐们一定也在想念姬家,再说,现在仇已经报了,他们可以回来了。”

  她看着老人,一脸渴望。

  既然只是封存了记忆,那就说明这段记忆是可以恢复的。

  太好了,她好高兴啊。

  虽然这样做或许会打破哥哥姐姐们现在的平衡,但她真的想认他们啊,要是哥哥姐姐们恢复了记忆,肯定也不会怪她的,他们的心情一定会跟当初的她一样,难过却开心。

  秦墨琛知道她有多渴望亲情,虽然师父给了她很多温情,但他只能扮演一个长辈的角色,父母、兄弟、姐妹,这些他却扮演不了。

  “爷爷,您没有找回这些姬家人,可是有其他难言之隐?”秦墨琛问。

  苏牧成听到这话,眼中掠过一抹痛色。

  苏可可神情一变,“师父!难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可可,打从一开始,师父就只是想暂时跟他们分开一段时间,不是丢弃了他们,那个时候师父只是想安定下来之后,再去接他们。可后来……

  我第一次去偷偷看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过得很好,就想着,再等等吧,再等一两年再解除记忆封印,第二次去,我又想,还是再等等,他们还小,如果暴露身份,对他们来说太危险了……

  等后来我终于想通,却太迟了。”

  “什么意思?”苏可可瞪大眼看他,“师父,什么叫太迟了?为什么会太迟?”

  “太迟就是,君家那术法其实是有副作用的。”曾老叹息着开口,“当年你师父没发现,君易戍也没发现,一旦时间超过一个期限,那术法就不可逆了,封存的记忆会被彻底抹去。”

  那些孩子永远都不会记得姬家,不会记得姬家的血海深仇,也不会记得姬家村的那些幸福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