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 > 前世002 小妖精
  这么个血肉模糊的大男人躺在眼前,探春吓得腿都软了,根本就是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而自家姑娘蹲下身,径自探向那人鼻息的时候,她更是颤巍巍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意识就想要拉姑娘起来,谁晓得姑娘语出惊人地道出了一句话,探春吓得几乎要跪在地上哭了。

  姑娘说,要救这个男人。

  “这不合适吧……”

  探春一听,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登时急急地道:“姑娘一清清白白的大家闺秀,光天白日,若是带着这么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回去……”

  苏婉容心里明白探春的顾虑。

  来年她就及笄了,依照两家选定的黄道吉日,明年年底她就和薛砚之大婚。与皇子结为连理,自然是引人注目的事情。这段时日,就连出门在外的言行举止都要格外注意,万万不能失仪,更何况是与一外男私下有什么过多的接触?

  别说坏了两家的名声,德妃已经极看不惯她了,到时候莫说入门后如何刁难她,怕是揪着她这点不好,直接悔婚,不允她和薛砚之成亲。那才是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你这丫头在慌什么呢?我心中有数,即使想要救人,自然也不是由我们自己救他。”

  苏婉容摇摇头,她笑着安抚惊慌失措的探春,继而徐徐说道:“普济寺的玄今法师,慈悲为怀,势必不会见死不救。我们不需要多做什么,待会儿回去的时候,派人通个口信便是。此人伤势如此之重,至于之后能不能救活,那就是他自己的命了。”

  自家姑娘并没有亲自救人的意思,探春显然松了一大口气。

  此时打算走了,便忍不住望向枯叶堆上躺着的那人,口中啧啧叹道:“这可真是个好命的。”

  这个时候的苏婉容,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听见探春这么一句感叹,就下意识垂眸,再度瞥向这个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的男子。

  也不晓得想到了什么,鼻腔里就轻轻嗔了一声。

  “可不是个好命的么。”

  原本被那薛砚之惹得心中气闷,冲动之下,跑来后山。其实也就是过来散心的。可这都还没散上半刻钟呢,撞上了这么个事儿,倒是被这男人捡着了便宜。

  周遭静谧无人,染黄的枫叶在风中沙沙曳动。

  这对主仆说话的间隙,谁也无暇注意到,那个被她们以为,已经命悬一线的男人,紧紧阖着的双眼,这会儿竟不声不响地微微睁开了一点。

  铁羽骑的行迹暴露,去洛阳与大军汇合的途中,他遭遇暗算。那些人原本并非他的对手,可是他身上本就有伤,又遭了暗算,才会落得如今这副样子。

  行至普济寺,见后山地处偏僻,冷清无人。身体又实在是撑不住了,便只能躺下稍作调息。

  他身上的伤口看上去狰狞可怖,若是放在寻常人身上,怕是每一道儿都足以致命的。可经历过战场的男人,毕竟不是常人。他是受了重伤,可并非完全没有意识,她们之间的说话声,他都听得见。

  便是恍惚之间,鼻息徒然掠过一丝似有若无的香风,他身躯猛地绷紧了一下,勉强微微睁开了眼,猝不及防望见的,就是一张稚气玉嫩,又精致逼人的小脸。

  是个小姑娘,

  而且是一个样貌过分好看的小姑娘。

  长久的黑暗让他无法立刻适应强烈的阳光。朦胧的视线内,唯独那小姑娘背光而立。那红红的唇儿此时微微地噘起,清风微微拂过她轻软的裙摆,却听她嗓音娇娇地同他说道了一句什么。

  至于究竟说了句什么话,他显然并没有听清楚。只觉得这一会儿,细碎的阳光洒在那娇小的身子骨上,除了此人以外,周遭的一切都变得虚化模糊了。

  落英缤纷,层林尽染,耳畔沙沙轻响。这小姑娘好看得不似凡俗之物,就像是鲜嫩的枫叶幻化成形,趁他身负重伤,意志薄弱之时,专门勾他魂魄,吸他精血的小妖精。

  **

  其实当天的事情之余苏婉容而言,可能只是一句话的小事。她甚至没有,同样也并不适合自己出面,只叫探春过去顺路带了个话。

  遇见了这样的事情,那种极有冲击力的画面,当时那一刻,可能觉得颇有些受惊的。可毕竟只是一同自己毫无瓜葛的人,时间久了,自然而然慢慢也就被抛去了脑后。

  至于次日,当那胤莽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置身普济寺闲置的客房。身上的伤显然都已经被人仔细包扎过了,这证明昨日他陷入昏迷之前看见的那一幕,并非他神志不清产生的幻觉。

  回想起昨日恍惚间看见的,那个似人似妖的姑娘,他眉峰微拧。

  既然不是做梦,那姑娘自然并非妖物。可无论是人是妖,那无疑是阴差阳错地救了他一命。他虽不是什么善类,却也并非知恩不报的小人。

  理儿自然是这么个理儿,可是以胤莽如今这样的身份,又显然不适合当面同她道谢。

  其实过来替他换药的小师父,提前也同他带了口信。道是当时救了他的那位女施主,说是举手之劳,无需他的答谢。

  话虽是这么说的,可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这并非是不需要他的答谢,那姑娘怕是压根也不肯见他的吧?

  想来其实也是正常。

  即使是匆匆一眼,也瞧见那小姑娘衣着精致,又生得那般水灵的好相貌,一看就不是等闲人家能养出来的。

  估计是哪个名门贵族娇养出来的闺秀……而他如今这落魄不堪的样子,若非事发突然,人家怕是靠近他一点,都不愿意的吧。

  于是小师父这么交代了,胤莽沉默着也便颔首接受。

  他不准备当面同那位姑娘道谢了,如果有缘,这份恩情,他日后自会相报。

  胤莽根本没等到,也等不及身上的伤势完全康复。他的手下还在城外,待他一同前往洛阳与大军汇合。官府的通缉告示已经贴遍了长安城大街小巷。这里同样不安全,他不可能在此处耗去太长时间。

  事实上,等胤莽休养到第三日,他便准备自普济寺动身离开了。

  习武之人,又是在沙场上历练过的,不仅毅力惊人,体格也比寻常人结实许多。

  身上那些大伤小伤,短短几天自然不可能完全愈合。可是下榻正常行走,或是独自驱马赶路已不影响。

  ------题外话------

  番外不会很长,我慢慢更吧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