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是苍山覆雪 > 第462章 为你与世界为敌48

第462章 为你与世界为敌48

  “先生,您的套餐……”

  服务生的声音被甩在身后。

  肖苍山追着颜雪,出了快餐店不远就把她拦住。

  本来也没想,能这么容易在他眼皮底下走掉。

  被拦住,颜雪很淡定。

  淡定的问:“肖先生,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看她这样,肖苍山怒极反笑。

  “有。”举起手里的白色信封和手机,他笑容邪魅。

  “你刚才说,这里面有四万二。可我记得,我给颜湫哥花了5万。还有手机,我买的时候6000,现在你还给我的算是二手了吧,二手手机值多少钱呢?”

  “你!”

  先不说手机,就说那些衣服,颜雪退的时候才知道竟然还需要手续费。

  这又不是买车票,退票还要收钱。

  5万扣掉八千,可不就剩下四万二了。

  手机,那就是肖苍山胡搅蛮缠了。

  也是,只要他想,这样的不讲道理又有何不可。

  “拿来吧。”

  朝颜雪伸出手,肖苍山言笑晏晏:“剩下的钱。”

  颜雪气的全身发抖。

  打开挎包,她翻出钱夹,心急打开,直接就把钱夹给撕了个大口子。

  那口子,好像撕在肖苍山心上。

  他眼神一暗,强压住此刻收手的冲动。

  银行卡拍在他掌心,颜雪冷笑:“这里面有3000块,密码677553!”

  然后她又拿出随身带着的纸笔,写了一张欠条给他。

  “肖先生,现在满意了吗?”

  满意?

  他满意的心都要疼死了。

  为什么这么犟?

  为什么?

  “颜颜,你就这么恨我吗?”

  “恨?”颜雪轻笑,“我不恨你。”

  有爱才有恨。

  她对他,爱恨两无。

  “对我来说,你肖苍山三个字不过是个人名,代号。”

  人名?代号?

  好,很好。

  十年,她修炼的怕是剜心之术吧。

  眸光一沉,肖苍山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臂。

  他不信!

  不信她对他毫无一丝感觉,一丝情意。

  他不信!

  “肖苍山!肖苍山!你放开我!你发什么疯!”

  慌乱中,颜雪也没看清肖苍山带着她进的哪一栋居民楼。

  一脚踢开安全通道的门,他推了她进去,紧接着就整个人压迫过来。

  背后是冰冷的墙壁,面前是比墙壁还要冰冷的他。

  他的眸炽热幽深。

  颜雪是经历过情、事的女人,她知道他此刻想要干什么。

  情急之下,她想也没想的抬手,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啪!”

  耳光声清脆,在空荡荡的空间里回响。

  肖苍山脸颊偏向一边,嘴角是邪肆的讥笑。

  转回头,他盯着她,“就这么点本事?”

  铁钳一般的手扭了她的手腕在身后,不顾她疼不疼,只管桎梏。

  他凑近她,呵气如兰:“颜颜,颜颜。”

  “你滚!你给我滚开!你敢!肖苍山你敢!你个混蛋!王八蛋!秦兽!变态!”

  她疯狂的扭动挣扎,破口大骂。

  肖苍山却把脸埋在她颈窝,贪婪的呼吸着她的味道。

  身体和她紧密的贴合,她可以清楚感觉他的变化。

  “颜颜,你难道不知道,你越这样,我越兴奋吗?”

  “变……唔!”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俊美冷冽的男人深深的吻住了她。

  颜雪怕了。

  真的怕了。

  她想到了那个噩梦一般的雨夜。

  闷雷裹着暴雨簌簌而来。

  阴暗潮湿的单人床上,他也是这样吻着她,压着她。

  嘶哑的在她耳边警告:“不许离开我!永远不许!”

  身体好疼。

  心好疼。

  她疼得说不出话,疼得冷汗涔涔。

  可是他却一点都看不见,只顾着发、泄自己。

  她神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只恨不得能够立刻死去才好。

  死了,便不用疼了。

  第二天一早,在他没有醒来之前。

  她什么都没带,孑然一身的离开了生活了16年的地方,离开了不二城。

  现在,他是打算重蹈覆辙吗?

  肖苍山积压在身体里的冷意,正肆无忌惮的往外翻滚,吞噬触碰到的一切。

  吞噬着她。

  须臾离开她的唇,他眸底依旧是阴鸷沉沉的妖冶情浴。

  “你想强尖我吗?”颜雪淡淡的问。

  肖苍山蓦然笑了,指腹揩上她红肿的唇,“颜颜,你怎么就以为一定是强尖?或许,是两情相悦呢?我不说了,这种事,多做几次就热了吗?眼下正是好机会。”

  说着,他的手当真搭上了她裤子边沿。

  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他真的可能在这里要她。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决不能!

  “你,你……”闭着眼睛,她张嘴:“你不是午休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吗?不是下午还有会吗?”

  话音落下,他真的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颜雪睁开眼睛,就见他温柔笑着,柔柔的看着她,眼神怜爱。

  她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自己的办法管不管用。

  轻叹一声,肖苍山展臂将她收入怀中。

  “你呀,小聪明都用来对付我了吗?不过,”一顿,他放开她,刮了下她的鼻尖,“你提醒的对,时间确实不够用。”

  邪邪朝她挑眉,他意有所指。

  颜雪脸如火烧,想骂他几句,又顾忌好不容易才脱离了魔掌,不可轻举妄动。

  伸手给她整理好衣服和头发,肖苍山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她。

  “发给你的地址是我住的地方,今晚9点,过来这里。我们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

  不等颜雪反驳,他接着说:“你也可以不来,你不来,我就只好去你那里继续。”

  “你!”

  “我等你。”

  ……

  程远东看出,肖苍山心情很好。

  他是肖苍山的助理,跟着他有五年了。

  肖苍山平时为人低调,喜行不于色。

  能够让他这么藏不住喜悦的事,必定不简单。

  “副总,信永那边打电话来问,今晚您有没有时间?”

  “帮我推了,今晚我有事。”

  “是。”

  下班时间一到,肖苍山拿了外套往外走。

  刚走到电梯前,“叮”一声门开,韩瑶瑶微笑叫道:“苍山。”

  肖苍山微怔,随即笑着伸手握住她手。

  “我哥回来了,今晚爸爸叫我们回去吃饭,你要是有应酬,就推掉吧。”

  韩瑶瑶说完,肖苍山面色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