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邻居 > 第1010章 交锋
  华国天离开了以后,我的心情开始变得有些复杂。

  一方面,毕竟是和华总和解了,这是我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的。

  我以为我会恨他一辈子,甚至他刚进来,和我争辩的时候,我也依然觉得他是个人渣,可没想到,当他终于态度诚恳的向我认错,也终于意识到了他当年对我和陆雅婷的伤害,当他留下悔恨的泪水的时候,我心里的恨意很快就土崩瓦解了。

  算了,我不想去追究,他究竟是不是在演戏,是不是在骗我,是不是只是为了找回女儿所以才向我忏悔,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我和他之间,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了。

  另一方面,他带来的很有可能找到陆雅婷的消息,让我一直在暗暗的兴奋着。

  虽然我没有当着他的面表露出来,甚至他走了以后,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没有表露出来。

  可我心里很清楚,我的内心,自从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就无法再平静下来了。

  我抽着烟,望着夜色,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内心一阵阵的冲动。

  窗外是城市璀璨的夜色,陆雅婷的脸逐渐投在玻璃上,倒映在万家灯火之中,我忍不住问她的幻影,陆雅婷,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

  辗转反侧,一夜未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感觉头昏脑胀的,想再多睡一会儿。

  可想了一下,羽灵还在医院等着我呢,于是克服了一下困难,还是努力从床上爬了起来。

  来到医院后,我正准备进入病房,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了冉宏志的声音。

  “羽灵,现在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你还否认啥呀,人家都明目张胆的把真相抖搂出来了,我觉得肯定不会有假的。如果是假的,那也太小儿科了,你说呢?”

  “三叔,什么意思?你就直说吧,别兜圈子了,你是不打算认我这个侄女儿了,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直说。”羽灵的声音。

  “直说就直说,我觉得也没什么,”冉宏志说道,“羽灵啊,我觉得你应该很清楚,宏远集团,那是我大哥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虽然说后来陨落了,没有当初那么辉煌了,但毕竟那也是我们冉家的家业,现在我大哥他撒手归西了,这家业如果让他的女儿继承,我冉宏志自然无话可说,可现在事情和我们想的都不太一样,羽灵,你并不是我大哥的亲生女儿,这是让我们都无法接受的,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别的上……”

  “你是没法接受,我不是你侄女儿呢,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我坐在宏远集团董事长的这个位置上?”羽灵冷冷问道。

  “这……”冉宏志顿了一下,说道,“说心里话,羽灵,两者都有,对我来说,三叔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一直把你视如己出,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现在闹出这么个事情来,对于三叔的感情上,真的很难接受,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现实它就是现实,再难以接收的现实,那也是现实,我们也不得不接受它,所以现在的现实就是,我们没有办法接受,我大哥辛辛苦苦几十年的产业,就这么落在外人的手里,甚至,我觉得用外人,都有些轻了,你自己很清楚我们冉家和他贾伟业的过节,我觉得甚至都可以用仇人来形容,如果你真的是贾伟业的女儿,那抱歉,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我大哥的产业,最终落在他的仇人的女儿之手。”

  羽灵没有说话,由于在门外,我也看不到羽灵究竟是什么反应。

  我想,她心里一定很难受。

  毕竟,在她心里,最近这段时间,一定是一直在逃避,不愿意直面这件事,甚至,除了昨天贾总的到来,让我和羽灵之前不得不谈起这事之外,羽灵从来都没有主动的谈起过这件事。

  可谁知道,第一个主动跟她谈起这事儿的,居然还是自己的亲人,心里一定很不舒服。

  “羽灵啊,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没有办法,我们得面对现实,”冉宏志说道,“我也不想你是贾伟业的女儿,但事实就摆在这里,我们没有办法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办法无视和回避。”

  “三叔,我知道你的想法,我也猜到,你肯定会说这些,不过,你是不是也太着急了一点儿?”羽灵说道,“就算你必须要让我面对现实,也能不能等我康复了以后再说?我现在还住在医院里呢,这么多天,你们没有来看我一眼也就算了,可你一来,就要让我面对现实,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冉宏志一愣,笑了一下,说道,“羽灵,这你可不能怪你三叔我,你说本来我和你姑姑伺候你伺候的好好的,后来秦政那小子来了,你又非要让秦政伺候你,那我们本来对那小子就没什么好感,三叔我也很想这两天来看看你的,可实在是膈应秦政那小子,不愿意看到他,这你不能怪我们啊。”

  “这话我就不明白了,你要是说贾伟业是你们的敌人,也就算了,秦政他怎么你们了?就因为膈应他,你们就这么多天没有来看我?”羽灵冷笑道,“我看三叔怕是在忙别的事情,一时间也顾不上我吧,生怕我会提前出院,坏了您的好事。”

  “羽灵,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冉宏志说道。

  “我的意思您不清楚吗?”羽灵说道,“我想,这段时间,趁着我住院,您一定是咨询了许多的律师,而且连宏远集团的人事你都擅做主张,把我培养的人全部撤掉,一律换上了你自己的人,我说的没错吧?”

  冉宏志一愣,“这……是,没错,我确实是这么做的,但我认识这无可厚非,我自己家的企业,我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我认为没有任何必要请示别人。”

  “没有吗?”羽灵说道,“你别忘了,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宏远集团的董事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