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邻居 > 第1012章 安慰
  羽灵和冉宏志的这场交锋,最终以不欢而散而收场。

  冉宏志匆匆离开,一开门遇到了站在门口的我,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悻悻的拂袖而去。

  我走进了病房,发现羽灵正默然的望着窗外,一语不发。

  “羽灵,你没事儿吧?”我问了一句。

  可羽灵什么都没有说,依然平静的望着窗外。

  我知道,这个时候,她需要安静,因此,我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走了出去,抽了一根烟。

  等我再进来的时候,我发现她哭了。  在她和冉宏志争吵的这段时间,她的口吻和语气始终保持着克制和冷静,我以为她早已经对冉宏志的卑鄙习以为常,并免疫了所有的伤害,可没想到,她还是显得很

  伤心。

  “你没事儿吧?”我将纸巾递给她问道。

  她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哽咽的说道,“让我抱抱你好吗?”

  我一愣,走到她身前,她伸出手,紧紧抱住了我,在我的怀里默默的啜泣。

  过了好久,她才似乎好了一些,但仍然没有离开我的怀抱。  “你不知道秦政,其实,这些天,我真的一直在等他们,我一直期待三叔和姑姑他们走进来,拥抱我,对我说,没事儿的羽灵,你不要听外面那些人胡言乱语,不管他

  们怎么说,你都是我们的家人,你永远都是我们的侄女儿……永远都是我们冉家的人……”

  “可我没想到,他今天来了,却没有说出一句我期待的话,脸上写的,都是利益,嘴上谈的,全是法律……”

  听了这些,我也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她对冉家,对她早已经习惯了的亲人,心里依然在乎。  “难道公司对他们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我爸的财产对他们来说,真的就比不过二十多年的感情?我是一个大活人啊,一个从小在冉家长大的大活人啊,就算是一条

  阿猫阿狗,二十多年,也总该有点感情的吧?”

  这件事,对于羽灵来说,似乎是一道无法理解的世界性难题。  我一直以为,羽灵她够聪明,她早应该看透了冉宏志还有她那个姑姑冉海琴的真实嘴脸,甚至,我认为,就算没有羽灵身世变化这件事,一切风平浪静,他们也终究

  会为了夺权和羽灵走到这一步的,只不过,现在羽灵的身世,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合适的借口而已。

  可看起来,羽灵对此,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当然,也许,以羽灵的聪慧和睿智,她并不是猜不到这一层,她只是不愿意猜到这些,或者,始终不愿意面对这些。

  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始终都用家人的感情,用二十多年的亲情,在宽慰自己,在迷惑自己。

  而现在,一切都被无情的撕开,就像是还没有愈合的伤口,被撕开了血痂,只能无力的面对疼痛。

  “羽灵,”我轻轻的抚摸着她长长的秀发,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样对你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羽灵从怀中抬头望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解我话里的意思。

  “这样,你也就彻底认清他们的真实嘴脸了,他们至少……不能在暗处阴你了。”我说道。

  这并不是我为了安慰羽灵,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说辞,我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毕竟,在这之前,因为权力的争斗,冉宏志就对羽灵的汽车做过手脚,虽然这件事一直都没有查到直接的证据,证明是冉宏志做的,甚至羽灵也始终不认可我的意见

  ,可我一直固执的认为,那一定是他做的。

  那个时候,羽灵刚接手宏远集团不久,而且正是冉宏志第一次想要夺权的时候,和羽灵的矛盾激烈的阶段,于情于理,也只能是他做的。

  更何况,事发之后,警察介入,甚至还有那不知名的神秘第三方介入调查的时候,冉宏志立刻就停止了夺权的欲望和行动,一直忍到了现在。

  这足以说明,他是做贼心虚。

  而羽灵之所以始终不认可我的判断,其实,也正是因为冉宏志有这层亲情的外衣,所以羽灵根本无法理性的看清这一切。

  而现在,他们既然挑明了一切,虽然对羽灵的感情上来说,未免有些残忍,有些无法接受,但对于她的安全,至少是一件好事,他们至少不会再在暗处阴她。  羽灵摇了摇头,说道,“秦政,你不懂,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也不懂,那个家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尽管,这个家带给我的伤害比温暖要多的多,可它毕竟是

  我的家,是我所有的力量的来源,是我所有坚强的后盾……而现在,他们彻底没有了……”

  羽灵说着,又红了眼眶,她看起来,确实无比的悲痛。  而我,真的已经没有任何语言来安慰她的痛苦,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印象中,我好像一直都在试图安慰羽灵,似乎,她一直都在不断的受伤,上天对这个女孩子,

  未免也太过薄情寡义,太过残忍,除了给了她漂亮的脸蛋,其他的,都没有给她,或者说,给了她以后,又无情的统统收回去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切肤之痛这一说,我无法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因此我知道,无论如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当然,看着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无比心疼的情况下,心头忽然涌上一句安慰的话来。

  “没事儿,你还有我啊。”

  我想说这句话,可话到嘴边,还是停住了,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如果其他的安慰的话,只是隔靴搔痒的话,这句话,在这个时候,一定是有分量的,一定是有用的。

  可在我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雅婷泪眼婆娑的样子却又浮现在了我眼前。

  曾几何时,同样的情景,同样的姿态,同样的眼泪,我也对陆雅婷说过同样的话。

  因此,我犹豫了。

  可没想到,羽灵忽然抬头,含着眼泪对我说道,“秦政,你不要想着怎么安慰我了,至少……你还在我身边,这是对我已经最好的安慰了……”

  然后,她将我抱的更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