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京门女侯爷 > 第377章 377 入宫之后

第377章 377 入宫之后

  慕容如玉飞快的跑回了长乐侯府,这么晚了,他自是连门都没有走。

  自己跟踪杜宪的时候不能让父亲知道。

  只是等他落到自己的院子里面的时候,自己的院子里面灯火通明。

  长乐侯慕容寒已经等在了院子的中央。

  慕容如玉一惊。

  “父亲。”被抓了一个正着的慕容如玉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去哪里了?”慕容寒冷着脸问道。

  今日慕容如玉和他说了陆家的事情,他用过晚膳之后原本是在思量陆家的事情的。但是等临睡前,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既然平章侯府刻意隐瞒陆家的事情,而他的那个外甥有明显的表露出不愿意回长乐侯府的意愿,那么不管是平章侯府还是陆晚枫都不会主动的来找慕容如玉说明这件事情

  的。

  所以必定是慕容如玉撞破了此事。

  而慕容如玉到底是在哪里,在什么情况下撞破此事的呢?

  难不成他又偷偷的跑去了平章侯府了?

  还是杜宪那小子又暗中怎么磋磨他的儿子了?

  所以慕容寒就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对他有所隐瞒。

  至于隐瞒的是什么,就需要他亲自来问了。

  于是慕容侯爷也不睡觉了,直接又将衣服穿起来叫人推着他来了自己儿子的院子。这不来还好,一来,慕容侯爷原本心底的疑虑与不安就更扩大了几分。

  他家这位一贯循规蹈矩的儿子不见了!

  居然不在自己的房里……

  他问遍了侯府的下人,都没有人能说的出来世子爷去了哪里,都说世子很早就洗洗睡下了。就连伺候慕容如玉的元宝都说世子本该是在屋子里面的。

  这一下,慕容寒算是真的生气了。

  他气的是自己这个儿子如今真的长大了,什么都会自作主张了?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跑了一个无影无踪,刻意的隐瞒自己的行踪到底是为什么?

  还有他怎么会撞破陆晚枫在杜宪那边的?

  说来说去,也就是说他这个好儿子背着他又和杜宪在往来!

  慕容如玉是疯了吗?

  即便慕容寒抛开杜宪那人的人品如何,是不是个短袖,是不是一直与他儿子纠缠不清来说。单说说现在的局势!

  慕容家如今在外人的眼底是靠拢了镇北王了。

  而隔壁那位跟在太后的身边,是太后的狗腿子。

  太后与镇北王表面风平浪静,其实私底下已经是为了权力暗潮涌动。

  慕容家想要翻身,想要报仇,唯有利用他们两人之间的嫌隙,寻求机会,重夺兵权。这臭小子不知道在这上面筹谋,却是满脑子的风花雪月……

  和个女子,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为了慕容家开枝散叶也是应该的,可偏偏和了一个男人。

  早先慕容如玉答应了他那么多,都答应到哪里去了?在这种节骨眼上,慕容如玉好不容易取得到镇北王的信任,眼看着就要打开一条新路了,偏生要和隔壁的那个妖孽混在一起……要是被人发现的话,还谈什么重夺兵权,只

  怕慕容家都要岌岌可危了。

  陈良那个人是个什么性子?

  那就是一条毒蛇!

  蛰伏不出,一出便是直击要害!不会给你半点喘息的机会。当年他为了谋夺粮草钱财,为了谋夺权力,什么手段用不出来?原本他只是国舅,手里还没有多大的权利,他就已经胆大包天了,现在他手握权柄,执掌全大齐半数之兵

  力,只有变本加厉。

  所以慕容寒又气又急。

  已经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了,这个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呢!

  还一味的与隔壁的那个妖孽一起瞎胡闹!

  “跪下!”慕容寒见慕容如玉紧抿双唇的站在他的面前,便直接呵斥了一声。

  慕容如玉的脸色隐隐的有点发白,他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我问你去哪里了?你为何不答?”慕容寒寒声问道。

  “孩儿只是出去逛了逛。”慕容如玉不会撒谎,也几乎不怎么撒谎。

  他长到现在,撒的几次谎几乎都是因为杜宪。

  慕容如玉说完就羞愧的低下了头。

  知子莫如父,看到慕容如玉这副样子,慕容寒就气的心口发酸发疼。“你啊……”他指着慕容如玉的鼻子,指尖颤抖半天,骂他的话还是被慕容寒给憋住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偏生偷跑出去闲逛!你可真有那闲情逸致!既然你这么精力充沛

  ,就在这院子里面给我将慕容家传剑法之中所有挥斩劈的招式都给我练上一百遍!不劈完不准睡觉!”

  慕容寒气的浑身发抖,但是还是死死的憋住。

  他今日在这里等儿子的阵仗有点大,难保这府里没有什么嘴快的,容易传入镇北王的耳朵里面。所以他不能再多问下去了。

  这臭小子真是要气死他才叫他省心吗?他狠狠的看了慕容如玉一眼,“你一边练剑,一边好生的想想吧!想想我为何要罚你!想想你真正该做的是什么!想想你是如何在祖先的灵位前说的!想想你要如何才不会

  辱没了咱们长乐侯府的牌匾!”

  说完慕容寒这才叫人把他推离了慕容如玉的小院。

  慕容如玉等慕容寒走了之后,还是依然保持着刚刚的跪姿。

  “世子,剑!”元宝是个实心眼的,他是一根筋,以为老侯爷叫慕容如玉练剑便是真的练剑了,忙不迭的入了房中将慕容如玉练剑用的长剑拿了出来。

  这柄剑要比日常用的剑重了一些,若是能用这把剑将慕容家的剑谱精准无比的演练出来,那不管换成什么样的刀剑都会用的得心应手。

  慕容家世世代代都是这么练出来的。

  慕容家善用长枪,讲究的便是快,准,狠!

  长枪与剑走的是一路风格,儒雅之中杀伐狠绝.

  慕容如玉木然的转过目光,将元宝递过来的剑拿在手中。

  冰冷的剑柄一入手,他就明白了父亲叫他练剑而非是练枪的含义。

  同样都是惩罚,而剑在手,挥剑斩情……

  慕容如玉陡然一颤。

  所以父亲是知道他出去找杜宪了吧……

  不能明说,便以这个来警示他……

  挥、斩、劈……

  慕容如玉更加机械的站了起来,感觉自己的手脚都有点僵硬。

  他不由苦笑了一下,随后抬首仰天……

  所以不管他怎么喜欢杜宪,父亲那关是始终过不去的……他抬手臂,将长剑缓缓的举起,情丝他大概是斩不动了,也不想斩,只是这情丝亦是不能外露,只能潜藏于胸。

  院子里顿时炸开了一片清冷的剑光,他的身影在月下翻飞,元宝退到了角落里面去。

  他常常看着自家世子爷练剑,世子爷练剑的模样很好看,怎么都看不厌……

  只是今日,为何他看着世子爷在月下练剑的样子,忽然有点想哭呢……

  元宝摸了摸自己的大脑门,一脸的狐疑。

  秀女入宫,太后大喜,每个秀女皆有赏赐。当今陛下并无后宫,所以这一批秀女每个人看起来都前程似锦,只要能选在皇帝的身边,那便是陪龙伴驾的第一批人。一般来说,只要皇帝不是特别暴虐,喜欢杀人,这

  些第一批陪伴他的女人最后的封号都不会低到哪里去。

  所以这些秀女们心底也有数,未来的皇后她们大概是够不上的,但是封个贵妃什么的,努力努力还是可以的。

  进了宫了,与外界的一切也就等于斩断了的,也没什么好想了,只有定定心神,看看怎么在宫里谋得一席之地才是真的。

  原本在路上,秀女之间并不算十分的相熟,毕竟年轻,有惶恐,还奔波不断,现在入了咏春宫,安稳下来,一个个的就开始串门子了。

  杜若华惴惴不安的待在自己单独的宫舍里面,垂眸看着自己手上包裹着的纱布出神。她从昨夜被弄醒之后发现自己被平章侯府的人弄来了咏春宫一直到现在都是懵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手上怎么就破了,嗓子怎么就哑了,但是她知道她已经成功的过了验身

  那一关了。

  “妹妹在做什么?”杜若梅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碟子的果子。

  杜若华赶紧起身,“姐姐。”她低下了头。

  “呦,身子骨大好了啊。”杜若梅笑了起来,“都起身了,前些日子在驿站,你都是卧床不起的,看起来人都瘦了一大圈了。”杜若华被这么一说,才想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很饿啊……好像她昏迷的这些日子都没吃过什么东西,真的被饿瘦了不少,这衣裙的腰身都显得有点空,若不是腰带束紧

  了些,怕是都要飘。

  “叫姐姐担心了。”杜若华忙说了一声。

  “咱们的十四堂叔对妹妹就是好。”杜若梅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么多秀女,只有妹妹和太后家那位姨侄女有单独的宫舍。”

  “姐姐莫要这么说,只是因为我病了。”杜若华依然敛眉说道。

  她被平章侯府的黑衣人警告过,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一定不能说,所以杜若华并非是不知道她昏迷了多久以及在她昏迷的时候平章侯府的人都做了什么的。

  事关她的性命,她当然不敢说了。

  她偷眼看了看杜若梅,见杜若梅神情自若,并无羡慕嫉妒之色,她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姐姐,我这几日怠慢了。”杜若华低声说道。“你怠慢我不要紧。”杜若梅淡淡的一笑,“以后在太后和陛下面前,千万不要怠慢了才是。我知道你不想进宫来,在家里的时候便是百般的阻挠,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来了,你就少出点幺蛾子吧。”杜若梅私有若无的看了看杜若华的手,“例如你受伤这些小把戏,太后都不知见过多少了。咱们这些人里面有太后的娘家人,你莫要再闹出什么事情,传入太后耳中可是非同小可的。你我生身母亲皆在家族手中,我们两个如今到了这里,只有相互依靠,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也平日里看不惯你的做派,但是在这里

  ,我们俩该是同气连枝的。”

  “我知道了。”杜若华轻轻的应了一声。杜若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猜想着,手上的伤难道是那个替代她的姑娘刻意为之?怕杜若梅也是这么想的吧。

  是啊,她与杜若梅的关系一直都不算好。当初备选上西苑去学习的女孩子很多,论样貌自然是杜若华最为出众,论才学她也不差,尤其善舞能歌,最是讨教习们的喜欢,而杜若梅却是平平淡淡,不管做什么都是

  温吞水一杯,杜若华素来看不上的就是杜若梅这样平庸无奇的。

  杜若华总觉得能与自己一起入宫的必是族里另外的一个女孩,所以不管做什么,她都和那个女孩子针锋相对,但是最终中选的却只有她和杜若梅。若是家里没有请楚长洲来给他们讲授诗词歌赋,杜若华一直都觉得将来即便入了宫,她也会是宫里最亮眼的,可是暑去冬来,她便也不再想入宫的事情,而是陷落在楚长

  洲温柔俊美的眼波之中。

  与楚长洲在一起的时光无疑是刺激加浪漫的。

  让杜若华最为得意的是她能在杜若梅的眼皮子与楚长洲偷情而不被杜若梅知晓。

  所以刚刚杜若梅说要与她同气连枝的时候,她虽然嘴上应了,心底却是习惯性的不屑。

  杜若梅不管怎么样都比不过她,她凭什么与自己相互扶持?她在来的时候在江南暗中找到了一个老嬷嬷,那老嬷嬷教授了她一套办法,能让经验丰富的验身嬷嬷从外表上看不出她的破绽,也能让男人在夜间情动的时候察觉不到她

  并非处子。只是这套法子去糊弄一下州府的验身嬷嬷是可以的,但是她怕糊弄不过宫里的。

  只要能混过验身那一关,她不愁自己骗不过一个才不过十一岁的孩子。

  那孩子怕是连毛都没长齐吧……可能连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都做不了……其实就连杜若华都是十分矛盾的。她一边想着要跑,去找楚长洲过神仙眷侣的日子,一边又怕找不到楚长洲,真的跑了,母亲会受折磨,连着她也会变成了通缉犯。所以又想着其实入宫了也不错,或许真的能得到圣眷,一步登天呢?若不是在到了驿站之后她打听到这最后一次验身是由宫里的嬷嬷和医女一起完成的,而且是入宫之后完成

  的,断然没有任何行贿的可能,这才让她害怕到了极致,断了她一切的念头,一门心思的想要出逃。

  其实从江南到京城那么远的路,虽然是连作的制度,一个看一个,但是铁了心想要跑的话,不是半点机会都没有的。杜若华就是一直处在那种左右摇摆不定的状态之中。她想要她的情郎,也想要荣华富贵。如她们这样的庶出女,又是商贾之家的出身,又是在婚前失贞的,即便是嫁给了

  楚长洲,怕是都当不了正室,只有入宫之后才有机会出人头地,才能真正的当上人上人,一飞冲天!

  如今她的十四堂叔不知道用了哪家的姑娘替换进来帮她过了验身那一关,所以杜若华虽然怕的要死,但是心思却也活络了起来。十四堂叔虽然抓着她的把柄,可她现在站在这里,也就是说十四堂叔帮着她做了欺君之事,瞒天过海的,何曾又不是递到她手中的一个把柄呢!所以她才是与平章侯有紧

  密联系的人才是。

  杜若梅不过就是一个陪衬。

  她需要一个陪衬来和自己相互照应吗?

  思及至此,她才抬起头来,“姐姐的好意心领了。不过咱们既然到了这里,也需要各自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才是。”她朝着杜若梅笑了笑,“姐姐也要努力!”

  杜若梅素知道杜若华看不上自己,只是没想到都到了这里了,她还那副德性,“你是叫我不要拖累你了?”杜若梅索性打开了问道。

  “姐姐知道就好。”杜若华笑道。

  “你如今身上有伤,喉咙嘶哑,若是不好,怕是连陛下和太后的面都见不到。”杜若梅摇头笑道,“比起我来,你更要小心你自己才是。”“我一定会好的。”杜若华倒是不乏信心。因为平章侯府的人送她回来,叮嘱她的话里面就有关于手上的伤和嗓子的事情。手上只是蹭破了皮,不严重,三五天必好,只要

  坚持用他们留下来的药膏,好了之后,连个疤痕都落不下来,至于那嗓子,只要不用药三日必然恢复如初,所以她也不算是什么伤残人士。

  杜若华说完就抬眸朝杜若梅笑了笑。

  杜若梅没有说什么,只是起身,“那倒是我多虑了。”她上下的看了看杜若华,最后转身,“既然如此,就不打扰妹妹的静养了。”还没等杜若梅走出房间,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太监的声音,“各位姑娘都先在屋子里收拾一下!一会太后的赏赐就要来了,是由太后身边的长平郡主亲自送来的。各位姑娘,

  注意一下自己的仪态,这位可是太后身边的人儿。”

  小太监的言下之意就是若是能得长平郡主对太后多美言,对大家也是好的。

  杜若华的眸光隐隐的一亮,“姐姐先行一步吧。容妹妹收拾收拾!”杜若梅闻言转眸再看了她一眼,无声的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