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工程 > 第四百七十五章拆迁套路(求月票!)

第四百七十五章拆迁套路(求月票!)

  漫天要价,着地还价。

  反正我有钱,不缺少投资的项目,你来找我投资,那我肯定要提条件。

  至于最终的条件,大家再慢慢谈,这种套路,太平常了。

  谈项目,就是一个谈,万事皆可谈!

  “余总,真对不起·······”

  “没事,这种事情,也不是你能做主的!我能理解!”余庆阳笑着安慰了鲍国庆一句。

  涉及四十多亿的投资,别说鲍国庆,就是陈振兴也不能一言决断。

  中信投行各方面的管理都非常的成熟,不像华禹投资,刚刚成立,好多决策都是余庆阳一个人说了算。

  越大的公司,对管理者的约束也会越大。

  “你稍等,我让段助理把老运河项目的一些资料整理一下,交给你,你带回去,供领导们参考!”余庆阳又笑着说道。

  “谢谢余总理解!”鲍国庆连声感谢着。

  一个能够和四九城太子称兄道弟的人,鲍国庆只能小心伺候着。

  远离四九城的人,可能体会不到,四九城那帮人的能量有多大。

  虽然他们的权利都是延伸出来的,但是各种延伸权利交织在一起,发挥出来的能量,比本源权利的能量还要大。

  余庆阳叫来段刚,让段刚把老运河项目的有关资料,复印一份给鲍国庆。

  送走鲍国庆,接着又把薛琴叫过来,“薛姨,你把咱们整理出来的账目中,和省国资委的债权,债务都拢一下,弄张表格出来!”

  “你说的这个表格,我已经弄好了!

  上午蒋科长过来,我就安排人弄了!

  不过这些还不是全部!”

  “也行,有多少算多少,先给我!其他的,等账目整理完,你们再慢慢往上添!

  现在整理出来的账目,欠咱们钱的,有多少是正常能够要回来的?有多少可以通过法院判决拿东西抵账的,还有多少干脆就是死账的,也都弄份表格出来!”余庆阳又交代道。

  “这个也都在整理当中,你需要的话,我先拿给你?”

  “薛姨,多亏有你,我省老心了!没有你,公司可发展不了这么快!”余庆阳拍了薛琴一记马屁。

  “呵呵!你啊!不用拍我马屁!帮你也是应该的!只要你和小雪好好的,我累点,没啥!”薛琴开心的笑着。

  未来女婿的一句认可,薛琴感觉自己的辛苦一切都是值得的。

  “薛姨,你把除了隶属省国资委的债务人单独列出来!

  然后区分可以正常还款的企业,无偿还能力但是有可用来抵债物品的,干脆破产清算,无处要债的,都区分开!

  然后那些无力偿还,但是还有用来抵债物品的公司企业,还有已经欠账超过两三年,期间没有偿还过一次的企业,让法务部对这些企业进行起诉!

  让他们拿东西来抵债,包括厂房、办公楼、汽车、生产线、商品、专利等等所有能够用来抵债的东西。”

  “好吧!估计不是很容易,能欠账的,基本上都是国企,或者事业单位!

  事业单位还好说,大部分欠账的国企基本上都已经停产,处于破产边缘!之所以没有破产,是市里没有考虑好这些职工怎么安置!”薛琴早就对各种债权进行了分类,听完余庆阳的话,苦笑着摇摇头。

  “能收回多少是多少!至于那些濒临破产的,肯定不止欠我们一家钱,我们不起诉,也会有别人起诉,破产清算是早晚的事!咱们早主张,也许能够多挽回一些损失!

  至于说市领导的看法,不用管他们,本身就把烂摊子扔给我们,有意见让他们找水利厅去!”

  余庆阳已经忘了,当初是他自己主张要这四家公司的,不是人家市政府硬塞给他的!

  ·········

  “老耿,咱们这边的工期可是有点慢啊!”余庆阳对陪在身边的耿淮安说道。

  京城华禹世纪城也已经动工,华禹二建的总承包,目前刚刚开挖基坑。

  准确的说是正在做泥浆护壁灌注桩的排桩支护。

  所有华禹世纪城用的都是一张设计图纸,不一样的地方除了因为南北气候原因,使用的墙砖、绿植不同,再有,也就是基坑支护了,这个是根据地质的不同,采用不同的支护工艺。

  泉水华禹世纪城使用的是锚喷支护,主要是因为基坑底下主要都是岩石,基础牢固性好。

  京城这边,地下全都是沙壤土,单纯的锚喷支护自然不行。

  京城这边的地质情况也比泉水更加复杂,处在多条断裂带上,所以选择的是泥浆护壁灌注桩支护。

  “余总,主要是前期拆迁耽误了一些时间!

  你看看,就是现在那边还有好几户没有拆!

  一套破旧的四合院,二百多个平方要两万一平方的补偿款,这不是天价吗?

  天子脚下,又不能用其他手段!”耿淮安解释着,也有借机抱怨的意思。

  “老庞,怎么回事?你这有些不给力啊?

  当初可是说好了!拆迁你负责!关键时候掉链子可不行!”余庆阳转头去找庞飞云的。

  京城华禹世纪城是合作项目,庞飞云在里面也有股份,当初他可是承诺一切外围的关系全部由他负责。

  也正是因为听信了庞飞云的话,当初签订土地转让协议的时候,才没有坚持要求政府部门负责地上物的补偿。

  现在因为地上物补偿问题,拖了好几个月,一点钱没省不说,还有好几户没有完成拆迁。

  按照法律规定,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中的地上建筑物的拆迁工作的政府部门的责任,政府委托拆迁公司具体负责拆迁。

  但是,实际操作中,单靠政府拆迁,往往一拖三五年都给你拆不平。

  所以,大多数都是房地产商自己进场负责具体的拆迁工作,自己拆平。

  不是所有房地产商都能拖得起,大部分房地产商的资金都是来自银行贷款或者金融公司,每拖一天,他们就要多付一天的利息。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不能像余庆阳这样,清楚的知道,未来房间会涨到什么地步。

  可能,除了重生的人,再大胆的预言家,都不敢预约,中国的房价未来会涨那么高。

  所以,为了能够早一天卖房子,他们只能亲自下场,去搞拆迁。

  “余总,这几家我们正在沟通着!主要是他们家里有华侨……”庞飞云尴尬的笑着解释。

  “有华侨怎么了?有华侨就可以漫天要价?”余庆阳有些不满意道。

  2000年,改革开放刚刚取得一定的成果,国人的自信心还没有建立起来。

  外国人,华侨,在国内往往都会受到许多优待。

  比如这几家,因为有亲戚是华侨,庞飞云就不敢搞小动作,或者说干脆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警告,不允许他搞小动作。

  这里的华侨,指的可不是七八十年代移民出去的那些崇洋媚外的人。

  而是建国前,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中国,在国外生活的侨胞。

  政府正处在招商引资的关键阶段,生怕惹出不好的国际影响。

  “这个……”

  余庆阳敢不在乎这些有华侨亲戚的住户,庞飞云可不敢惹。

  其实,余庆阳也就是说气话,他也不会去招惹这些人。

  没必要去惹一身骚。

  “继续做工作,这边排桩也要加快进度!

  实在不行,就修改设计图纸,把他们圈进去!”

  “咱们的华禹世纪城是全地下停车场,整个地块都要挖空!

  他们的房子在哪里碍事啊!”耿淮安为难道。

  “不要紧,等打完排桩他们还不啃接受拆迁补偿,不肯搬走,你就在房子周围打一排泥浆护壁灌注桩,把他们的房子保护起来!

  然后该怎么挖就怎么挖!”余庆阳看着孤零零的耸立在工地上的几套房子,冷笑道。

  如果按照后世的京城房价,他们要两万确实不高,但是这是2001年。

  京城的房价还不过万!

  现在两万块钱什么概念,可以在南铜锣巷那边购买四合院了。

  那边的四合院,可不是这边可以比的。

  就是木恩的那栋四合院如果卖的话,报价也不会超过两万一平方。

  不怕对比,一对比就看出来,这几家要价有多么狠,完全背离市场行情。

  “明白了,余总!”耿淮安点点头,表示明白余庆阳的意思。

  “余总你这招高明啊!估计到时候,不是我们找他们了,该是他们求着咱们了!”庞飞云笑着称赞道。

  这些套路,都是后世房地产商用烂了的招式,放到现在,还是比较新鲜的套路。

  “小段,你回头给邢总说一下,让他通知羊城、鹏城、魔都项目部的人,这三个地方,一定要坚持,政府把地平了再进场!

  可以政府平一部分,我们圈起一部分,但是绝对不允许,提前入场!”看到京城的情况,余庆阳想到另外三个城市的世纪城项目。

  地买下来了,你政府负责拆迁费你没有完成拆迁,不能怪我们不动工。

  拖?

  余庆阳最不怕拖,拖一年两年,那点利息才几个钱?

  房价地价都是打着滚的往上涨。

  尤其是08年奥运会以后,国人的自信心,购买力的欲望好像一下子被国歌惊醒。

  08,09,短短一年时间,许多地方的房价,一下子翻了两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