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女相之国色无双 > 第222章 怀疑
  不同于这边的紧张激动,凉临城城主府里却是一片肃静。

  “玥执,水云城到底是怎么回事?”凤宸珏面色有几分沉郁。

  站在他面前的一个黑衣少年眉头紧皱,低头压低了嗓音道:“殿下……据属下探查,水云城上下已无一活口,一夜之间,成了一座死城。

  城中人们死相诡异凄惨,皆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液而亡一样,很是可怕。”

  “可有找到什么线索?”

  玥执摇了摇头:“城里到处都是血,并没有价值的线索,像是并非人为。”

  凤宸珏一时没说话,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眼底闪烁着莫名的寒光。

  不久前,一个浑身是血的水云城居民来到凉临求见他,乞求庇护,不过被守城的士兵给拦住了。

  毕竟这里是边境,谁也不能排除这是不是敌国的苦肉计,打算借机杀害城主,夺取边境城池。

  那人一直在哭喊着有妖怪,血眸妖怪杀死了水云整座城池的人。

  疯癫的模样极为吓人。

  等他赶到时,那名浑身是血的水云居民已经暴毙了!

  不过“血眸”和“吸血”两个词让他联想到了某种可能……

  “对了,殿下,属下在一个小巷里捡到了这个。”

  玥执皱了皱眉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一个蓝色的东西,那是一个步摇,琉璃珠碰撞间叮铃作响,珠玉之音很是悦耳。

  凤宸珏抬眸看去,瞳孔骤缩,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玥执面前一把夺过那个蓝色步摇,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了片刻,低喃道:“苏倾城,果真是你吗?”

  他之前随灵素媛一起去苏家参加过苏家兄妹的十岁诞辰宴,那时惊艳的一幕幕犹在眼前,他知道这支步摇是苏倾予送给苏倾城的生日礼物——惊鸿,那日他还见过。他抿紧了唇,联想到江湖上的那个墨发血眸的传说,心中不由一紧,他对苏倾城虽然无感,可是却明白苏倾予多么在乎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对自己的孪生妹妹,那更是恨

  不得捧在掌心里宠溺。

  如果真的是苏倾城杀了满座城池的人……

  “啧”了一声,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步摇,立马吩咐玥执继续调查此事,并且让他加大力度搜查失踪的苏家姐弟一众,也就是苏圣依,苏倾城和苏灵溪三人。

  至于苏倾予,因为知道她已经被棠无香救走的原因,自然也没有太过担心。

  之所以这么急着想要找到苏倾城等人,是因为他急切地想要证明此事是否与苏倾城有关,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思考对策。

  玥执走后,他复又低头看着手中的步摇,坠着的莹亮海蓝琉璃珠因为摔过的缘故,其中隐隐有了些裂痕,带着几分破碎的美感。

  顶这个桃子头,穿着红肚兜的小人参娃娃无心从角落里踱了出来,看了眼凤宸珏手中的步摇,皱眉仔细嗅了嗅,圆润的大眼睛忽闪了两下,最后像是想要确定什么,扑扇着背后一对半透明的翅膀飞到凤宸珏的手腕上,弯腰仔细闻了一下,倏地道:“这味道好奇怪……”

  “怎么?”

  知道无心乃是集聚天地精华而生的灵物,它能闻到常人闻不见的气味也实属正常,所以一听此言,他的心立马提了起来。

  “这东西,沾染上了邪祟的气味,而且还带着……”说到这里,它顿了顿,眼神上挑,非常诡异地瞥了眼凤宸珏后才接着说:“带着君家人的气味!”

  说到这里时,无心一向软糯的嗓音染上了几分沉重。

  凤宸珏瞳孔一缩,君家……

  云水城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君家人掺和进来?自家何时出了这等毒瘤?

  他正想着,却听无心接着又道:“上面味道非常混乱,大多被血腥气掩盖了,只能隐约判断出有君家人的气味,云水城被灭一事一定不简单。”

  “嗯。”

  凤宸珏淡淡的应了一声,随手将无心从手腕上扫了下去,还好后者反应灵敏,立即扑扇了两下翅膀稳住,不然少不得掉地上摔个狗啃泥。

  “喂,暴君,你什么时候能温柔一点对我,虽然我是人形植物,但是也是有痛觉的好吗,你丫下次再次这样对我,我一定跟你没完啊¥!”

  凤宸珏完全屏蔽了无心叽里呱啦的抱怨声,抬手不知扣了扣书架哪一点,只听一声机械声响,一道暗格出现,他将手中的步摇放了进去,眼神越发深沉。

  云水城一事当天就如龙卷风一般席卷了周遭所有城镇,听说了如此血祸后,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镇定的了。

  民心躁动,无不担心害怕那吸血怪物会来自己的城镇作祟。

  作为凉临城主的凤宸珏自然也不得不出面安抚民众,一时各城城主纷纷忙的焦头烂额。

  各地官员第一时间联名上书云水城一案,八百里加急送到了长安城皇宫内。

  凤敬得知此事后,自然便将此事交给了凤宸珏去处理,后者捏了捏鼻梁骨,只觉太阳穴隐隐作痛。灭城血案太过悚然,又在边境,第一时间传到了邻国,在邻国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西北边境毗邻的赤夏国甚至立即派出了三万兵马驻守边境,出入国境都得经过严格审

  查。

  生怕有什么怪物混入了自己国内,危及国之根本。

  自从发生了这件事后,云水城就变成了一座人人避而远之的死城,里面的阴气怨气血腥气凝儿不散,稍微靠近一点就感到遍体生寒。

  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因为死的人多了,不可避免的形成了某种无法解释的气场。

  而就是这样一座死城,一个紫袍少年走在其中。

  头顶艳阳高照,明明没有下雨,可是少年手中却撑着一把白色素面油纸伞,行走在寂静无声,略显晦暗的城池里,显得尤其诡异。

  当凤宸珏带着一对血气方刚的士兵来到云水城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凤宸珏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出现,是因为他想起来这满城的死人必须要处理一下,不然在这么热的天里,一旦尸体腐烂,没有及时处理,肯定很容易出个瘟疫什么的。凉临距离云水最近,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想必凉临是最先倒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