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神鬼行纪 > 第二百七九章 出山

第二百七九章 出山

  杨孝忠正在急汗交流之际,见眼前一道白光一闪,面前不远立定一人,当下小心戒备,准备随时出手。

  只是天色阴暗,看不出那人面貌,只能见恍惚身形。便凝神定睛往那细看,只见一个身穿粗布青衣的人,正看向自己。此人手拄跟破木杖,一块灰布搭肩!

  来者行装简单却极为神秘,饶是杨孝忠修行多年,也未曾见得。刚才一出手,便将黄泉梭收走,他当下断定,对头怕是多年未出的绝世老怪,心内暗暗担忧起来。

  此人正是陈玉卿,他本在韶云县那座书店中静修。参悟天机时,竟然感应到事情出了变化,有个高手已经到西京来了!

  事情已经发展到凭陆玄灵也难以对抗的地步,于是他便亲自出山,来西京走一遭,让对方知难而退。像他们这种人物,战斗能避免就避免。

  这里毕竟是京城重地,若是真的大打出手,后果对谁也不好!

  一旁少年正待上前答话,陈玉卿忽朝他摇摇头,示意莫要出声,少年便不再言语。

  陈玉卿直盯着他,并不搭话,杨孝忠却感到山大的威压扑面而来,恍若独身沉溺于惊涛骇浪,很难自拔,面上不禁冷汗长流。

  就在沉默之际,少年忽趁杨孝忠出神不备,取出一大把赤色飞虹针,照准心口打去。杨孝忠还在分神抵挡威压,哪里来的及防备,眼看危险临头,立即大惊失色。

  就在此时,西北方向一个黑色人影飞来,远在百米之外,便将手一撒,百十多道极细的金色丝线,蹿了过来,迎着飞虹针,一金一红,相互绞缠。

  少年跳下树来,悄悄对陈玉卿说道“前辈!有人来了!”

  不待少年再说,那黑色身影已然飞近,却是那尊神秘的护法。护法手持长剑,越过杨孝忠,直朝陈玉卿劈来。

  陈玉卿指尖一点,一道灿如流星的剑光,窜上去迎着护法宝剑狠狠一劈,护法身形丝发无伤,只被震得略微一滞。

  待对方落地,陈玉卿赞道“好手段,过去之物重新现世,真是不枉此行。”

  旋即手掌向前推出,虚空一握。对面的护法立刻被紧紧缚在原地,任其怎样挣扎,也丝毫动弹不得。陈玉卿手掌微微一松,护法随之翻身一晃,飞上三丈,复又向这边袭来。

  陈玉卿不由得夸道“好个灵秀之物,几千年天工造化,何苦与魔结缘?我今不与你为难,但要劝上一句,你已自生灵性,当知修行难得。”

  “自甘堕落,岂有善果?趁早回头为妙,不然劫数临头,任你万法不侵,也难保全。”

  护法正在飞奔,听到此话,身形微微一顿,速度却不见停。

  陈玉卿扶掌向前一扇,护法顿时被重重一撞,倒飞数丈。落地犹不减气势,滑退几米。

  杨孝忠更是惊悚,面前人物手段,太过高深莫测,准备出手相助。陈玉卿却忽的收手,转而抓住少年,一个恍惚间,带着少年消失在原地。

  待少年醒过神来,已是来到西京城东南郊外一家房顶上。少年连忙拱手谢道“晚辈于兴龙,多谢前辈相救之恩。”

  陈玉卿笑道“你个小小滑头,竟敢趁你家师父闭关,私自跑出来生事。你就不怕那些旁门左道知道你的身份后,来找你麻烦?”

  于兴龙忙赔笑到“前辈法力高强,想必知道我的事。一般的魔道妖人,要是听说我师父名头,还哪敢惹事,况且还不是师叔指点晚辈来西京等待!”

  陈玉卿说道“你家师傅苍池老人法力虽高,却功行不足,他不想坏了你的根骨,让你找机会拜入南山门下。你师叔又嫌你一身滑溜,心眼忒多不肯收留,却让你来西京聒噪!”

  于兴龙回到“前辈明鉴,晚辈哪里聒噪了?”

  陈玉卿道“刚才打不过还敢露面,被人追杀还不忘耍滑,这还不是聒噪?刚才有人对付九霄黑狐,你当真以为他不知道你在旁边?不过是看你正派弟子,又有法宝护身,懒得生事罢了。”

  于兴龙忏忏赔笑道“前辈什么都知道!嘿嘿,前辈法力高深,还请指点指点。南山已经封山,我在西京等了半年,至今也没碰到机会!”

  陈玉卿点点头道“如今事情有变,在这里等没用,你立即到函谷关城南麻黄沟里。”

  “那有一块大若三丈的黑顽石,搬开石头钻地五丈七尺,取出一位上古仙人留下的石匣。再到骊山西北方铁犁谷等着,到时有仙家路过,那就是你师门。”

  于兴龙赶忙谢道“多谢前辈指点。小子这就去!”

  陈玉卿又到“那黑石上有古仙人留下的法术,把黑石粘地,气通地脉,重若大山。”

  “你不可轻取,只能等每月太阴全消时,法术减弱,先诚心净身,向天地祷告,然后搬石取宝。取完宝后,石头一定要搬回原地。你可记住了!”

  “晚辈记住了!”于兴龙躬身一拜,驾驭飞剑向东飞走。

  另一边,那杨孝忠正在惊恐未定之际,见陈玉卿主动离去,当即如释重负。再一看护法,只是呆立在那里,不言不语。

  正在纳闷间,忽见眼前一道黄光一闪,面前飞近一人,今晚来的人物太多,杨孝忠还以为又是哪路仙人过来,伸出爪子就要动手。

  那人破空喊道“师弟慢来!是我——”杨孝忠凝神再看,原来是平王,不禁大喜,连忙上前唤他过来。

  “师弟!到底发生什么了?”平王便问他因何迟迟不归,杨孝忠将刚才一路追来所遭遇之事,简单诉之。

  平王大吃一惊道“城里还有这么多高手,茅山那位不是说已经将这些人杀光了么,怎么还会有!看来事情不妙!我等需要尽快动手!”

  转而又道“刚才你离开,久久未归,我便担心出了事故。早前邀请的几位旧友正好登门,我脱身不得,就先让护法过来。”

  “可惜还是来迟了一步,被他们离开。要不然,凭他们多高道行,我三人齐下,还不是手到擒来。”

  杨孝忠道“师弟,你刚才不在,有所不知!那神秘道士倒也罢了,粗看和我真身不相上下。但随后来的一个看似普通的高人,手段实在是匪夷所思。”

  “护法一出手,就被他照面拿下。虽不知他为何没下杀心,主动离去。但他若在此地出手,只怕我等邀请来的那些家伙,一个都不是他对手。”

  平王听的又惊又疑,说道“既然连师弟也未见过,只怕是哪方的老古董现世,不好!事情有变,你我还得坐镇此地,我立即派人回师尊那里,问问情况,顺便多请几位助手。”